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初生之犢

兒時記趣
打油詩
初生之犢

發佈於2010年2月27日上午11:13
公開累積瀏覽 126


初生之犢 

要記兒時的事真的很多,也是十,十 一歲間,去完教堂禮拜後,很多時會挑撥起一些當時說有勇氣的行為,<< 探險 >>; 童年時曾讀過數本探險的故事書,如金銀島,湯姆歷險記,小飛俠等等,這些都促使我有冒險的行為,爬山便是其中一種,爬山要有勇氣的。

教堂位於彩虹邨,那時我們經常會去附近的山頭攀爬,最近的山名字叫清風岩,不算很高,滿山都長了矮密的灌木叢,如不懂得路徑,是很易迷途,況且跟本沒有山路,只是一些捉蛇的蛇王,採山草藥的郎中,或一些野孩子闖出來的小徑,我想我們也是野孩子,他們能夠闖我們也不能沒有作為,而且要比他們強,所以要向戰前時所建的防空洞出發探險(當時根本不知道在那裡,只聽說緣在此山中而已)。

我們這一班探險隊大多都是小學生,沒有做個童子軍或小狼隊,沒有甚麼冒險的經歷,只有在九歲時,跟大我很多的表哥攀爬過獅子山,更不知死活的半行半爬至獅子鼻,還有曾跟一個叫霍神父的意大利人,行過飛鵝嶺,所以我便自動成為他們的領隊,正所為初生之犢不畏虎,浩浩蕩蕩的尋幽訪勝,沿路上我給他們上了一些不知對錯的常識,叫各人各自去找一支扶手棍如樹枝的東西,若看見野芋葉或蕉葉,把它摘下來當帽戴,脫下外衣並扇動週遭的蚊蠅,沒有蚊蠅時便把它纏繞在腰間,感到口渴便去找山溪水來飲用,或咀嚼一種名叫酸味草的植物,再或找大紅花吮啜花芯的花蜜,山棯,臭草花的果實,油甘子……等都可解喝;如看見一些金塔瓦罐,要說唔該借借及禮拜一下,不要將扶手棍向草叢處亂捧,因為有句話叫打蛇隨掍上。


沿路上唱著歌,大呼小叫,各人金睛火眼,小心翼翼注意身週的環境,間中真的看見了蛇,甚至從我身邊擦過,亦看見了一條有兩呎多長,全身金色及長滿鱗甲的四腳蛇,後來才知道叫作金龍子;野狗很多,瘦骨嶙峋怪可憐!有時也看見到採草藥的郎中,當然也有樣學樣, 這樣便破壞了很多自然景物,最後各人都到達了山頂(清風岩),這只是一半的路程。

讓我在這裡介紹一下清風岩,顧名思義清風岩是在山頂轟立了一塊很大的岩石,如能爬上岩頂可容十多二十人,真的,在未到前感不到一點風,但當一抵達後那陣陣清風從四面八方吹來,清爽怡人,精神為之一振,頓然靈感湧現更不需思索,作了我人生第一首詩(打油詩才對):

皆友登上清風岩,上山容易落山難,
清風岩上真清涼,便在岩下就地攤。

剛才曾說過沒有山路,這是不對的,當我們一抵達山頂後便發現了兩條山路,是在山的另一邊,我依然用我的感覺選了其中一條(是向林深深處進發),不多時我們看見了一個洞穴,洞口長滿了雜草,能容一至二人進入,我曾聽說若進洞必要燃點燭火,假若燭火熄滅,便不適宜入內,那時倒沒想到若山洞內有沼氣,燃點燭火便有可能觸發爆炸。

於是我帶頭進入山洞,燃點預先準備的紙張,誰知燃點多次也都熄滅,那時各人都有些猶豫,最後我說服了他們進入,每人手拖手一步一驚心的奮進,摸黑步行的感覺不知其他人會覺怎樣?行了不久便有人退縮,有兩人回轉了去,我和其他人卻堅持繼續,不數步間我看到了一點點光線,再行數步便到了一個分义口,心中也不知行那條路,所以找了有光線的,不多久便出了洞口,探險成功,每個人都很興奮雀躍,但我心中不憤,要進入多一次,我說服他們進入洞後,行另外那個分义口,試看會在甚麼地方出來,原來出口也是先前那個,後來再進入多次才發現那分义口只是一個拐彎處,所以不論行那一方都只有一個出口。

這個時候各人也要回家了,在分道揚鑣前我約了其中兩人(他們是兄弟)在下個星期日一齊探訪霍神父,因霍神父調到另一教區,便想來一次探訪行動;沒有預約,從未去過的地區,只知道那教堂的名字和地區,就是這樣另一個盲目行動 (驚慌,惶恐,害怕,不知所措),快將在我人生中留下難忘的點滴回憶。

在我那時的年代,這樣的玩樂已可打發一整天,消費廉宜,比學校旅行還好玩,起碼沒有人管,但自己條命分分鐘凍過水,而且可能會連累了別人,至今想起也覺得好彩幸運,無法啦!那時大多數家庭都有很多子女,做父母的是很難兼顧得到的,我想這是最主要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