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8日星期日

真話這麼難講?

「口甜舌滑」與「 Sweet Talking」,都是討人歡喜的人性行為,但都脫離不了虛偽和欺騙成分,「美麗謊言」,往往很多人愛聽,至於是否真實?都來得無關重要。

有人用說話技巧只撰擇表達好的一面,而更將內容擴大至連說話本人也沒想到的「冠冕堂皇」效果,這就存有「擦鞋」成份,長久下去就會蒙蔽了意志,最後只願聽想聽的話,真話便難以再聽得進去了,再者便是另一個「皇帝的新衣」。

近日,中央領導人鼓勵講真話;為何到了今天仍須要「鼓勵」呢?可見在今日中國,講假話、空話已成風氣,這是民族悲歌,也是道德人格與權責承擔等問題。

首先,講真話會否被認為「違反當前的利益與價值觀念」。例如韓戰是朝鮮金日成挑起,中共若不咬定是「美帝國主義首先發動」,便不能以假話來維護「抗美援朝」決策的正確性。毛澤東當年曾說美帝是「紙老虎」,說美國不堪一擊,也是說假話來哄騙國人,不講真話正是出於所謂「當前決策」的無上威權!

有些事情發生錯誤的情況下,而過往未曾發生過,亦沒有經驗和方法來處理,唯一最好是靜觀其變,最終真相便會顯現。
第一,如果不知錯在那裡,就不能講真話,因為意見多,可能為了搶功而藥石亂投,越攪越糟;第二,不知誰個有其真實性,致使情況變得複雜,第三,難以發掘事件的最終起因,便不能有序、有效的整理過程成因,亦無法吸取經驗來設定解決方案。

像日本當前的核危機,就有兩面睇法,一如上述所講的情形,因不了解事件的起因與嚴重性,和不懂用甚麽方法解決時,還情有可原,但若當初是為面子和尊嚴,或因有甚麼不可告人之事,而拒絕美國給予的幫助,又不立刻決定用別國曾解決過的方法,這就大有問題了,最後只有用一個一個的假話來掩飾事件真相,從而阻礙拯救工作,更禍及他人,這又是用假話來証實「當前決定」的正確性又一例子!

其次,中共主政以來,政壇上講真話要冒風險的事例俯拾皆是,例如大躍進各地競相放「高產衞星」,如實報告則被視為「右傾保守」當「白旗」拔掉,大膽吹牛糧產萬斤者卻被當作「先進典型」;時任國防部長彭德懷在廬山會議講真話被罷官死於非命,而當時的河南省委書記吳芝圃搞浮誇餓死逾百萬人,反而升官為中南局書記。講真話倒霉,講假話得益,這種思維管治,是否返回以前的帝皇將相模式呢?改朝並不換制,又那有人願說真話呢!

再者,中國以往所發生的「文字獄」何其多,以言入罪的政治生態,根本不具備講真話的土壤。


馬寅初講真話主張「節制生育」,與毛澤東「人多好辦事」論斷有抵觸,便慘遭撤職、批鬥、傷害。一九五七年五十多萬社會精英講真話,被打成「右派」,又是批鬥、又是迫害,因為要不停地檢討,不停地寫撿舉書,正是「牛棚不是種瓜豆,牛棚處處盡文人,文人不上朝奉侍,只剩文人蹲牛棚呢!

「百花齊放」是當權者的謀術,他或她都不是說真心話,只待時機一到便「引蛇出洞」,好將一個一個與自己相違的逐過打倒;就如一些人打麻將的「出口術」一樣;賺人輸錢兼輸面。

血的教訓:「講真話就要準備承受後果,『打擊報復』已成為不變的事實。」就算在現實的社會階層中,一句「Sweet Talker」,這些無傷大雅的話,也使別人不高興,如不識相,亂說亂話,後果只會被人摒棄,試問誰還敢講真話



發佈於2011年5月8日上午8:23
公開累積瀏覽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