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8日星期五

用腳做官

中國人民銀行日前披露,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來,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國家事業單位、國企高層,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數目,高達一點六萬至一點八萬人,捲走款項達八千億元人民幣。

這是官方正式公布貪官外逃數目與捲走的金額,而這份報告原來是在2008年已經做好,這些只是保守數字,有民間組織的統計顯示,中國貪官外逃捲走的民脂民膏,早已超過了三萬億元。無論如何,三年前的八千億元已經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要知道中國軍費一年,才不過六千多億元而已,從這三年中的進度計算,再加上現有的貪腐官員隱藏的財富及胡亂的花費(如三公消費的濫用),國企在外的投資虧損而化公損為私囊等巨額款項,這幾年間形成的幾何級變數應是天文數字,如用來除以十二多億的中國人(據估計有數千萬人是地富反壞右的先富分子),平均每人所得的應不是一個小數目,集一家數口之數來購置安居之所首期?你說可行嗎?

若設圖偵察官員的腐化,可從官員的背景狀況開始,要是孤家寡人一個,又大多親人都在外地,相信必然是裸官一名,從此途徑著手查處,更可縮短偵輯的時間與範圍。可惜的是,在官官相護,又或許在官場內利益捆綁等關係之下,「留一線他日好相見」,總是將那些貪官「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這樣的思維指導下,老虎又怎會害怕呢?

中國裸官現象如斯嚴重,是腐敗發展必然的結果。古代官員無論怎麼腐化,都無法叛逃出境,然事發後按罪名輕重判決或處以全家抄斬極刑,落得個人財兩空,因此貪官多少還有所顧忌。如今的裸官卻早已謀定後路,他們在台上口號叫得多麼嚮亮動聽,表面上忠黨愛國為人民,暗地裏卻營私舞弊,千方百計讓親屬入籍外國,然後將財產轉移國外,一旦大勢不妙就腳底抹油,
溜之大吉,到國外與家人團聚並逍遙快活,中國政府能管得到嗎?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前國家電力總公司總經理高嚴身懷多本不同化名的護照,畏罪潛逃,至今下落不明;浙江溫州官員楊湘洪以出國考察名義出境,在過境法國時私自停留,以治病為由不歸,實際上是叛逃;中國銀行開平支行原行長余振東,涉貪污挪用公款約四十億元後潛逃美國,四年被押返中國,只輕判監禁十二年,這些刑期在七除八扣下,或用身體不適作為理由,濫用人道藉口來一個「保外就醫」,只用腳就“行”,真的是「“得”其所哉」了!

早前內地有人揭發,中國銀行黑龍江分行的一位低層官員,在將老婆與女兒送到加拿大之後,分十八次捲走近十億元人民幣;茂名市茂港區原公安分局局長楊強在任期間大肆賣官鬻爵,明碼標價,如派出所所長十五萬,副所長八萬,共有三十六名民警重金買官,楊強因此獲利三百多萬元,而他的身家則有二千多萬元,不少來自開賭場的黑社會進貢。由於錢太多,他將賄款拿來放高利貸,後果嚴重也不問而知!陝西寶雞市委書記龐家鈺為了儲夠在海外生活的費用,在城市公用建設方面上下其手,致使當地經常斷水,民不聊生。

相比起剛上堂受審的茂名市前副市長楊光亮,楊強則是小貪見大貪了。楊光亮身家高達一億三千萬元,歷來僅過年過節收紅包就有數千萬元之巨。至於已經倒台的深圳前市長許宗衡、中山前市長李啟紅、廣東前省委副書記王華元、廣東省前政協主席陳紹基等,據說身家都在數十億之上。那些更高級的貪官或國企高層,其財富之多簡直難以想像。

貪官外逃之所以愈演愈烈,主要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當年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雙規時,家中便搜出多本化名護照及多張飛往海外的機票。堂堂政治局委員尚且處心積慮準備外逃,基層官員又怎會不有樣學樣呢?中國的反貪只不過是肅敵,若上面有靠山,再怎麼貪腐都平安無事,只有政治上跟錯了人,才有可能被雙規。然而最令那些貪官慶幸的事情,若一旦被查處,通常都會有人幫腔做勢,將貪污得來的款項無限縮小,來達至輕判或死緩,其中贓款縮小的數目究竟到了甚麼地方呢?可見反貪只是門面工夫,完全是裝模作樣



發佈於2011年7月8日上午2:30
公開累積瀏覽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