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4日星期一

Merry X'mas & Happy new year


  

Merry X'mas & Happy new year

每年聖誕前,在這裡的Cafe會各自做出這些彩色繽紛的蛋糕,除了用來作宣傳外,還會讓某些慈善團體用嚟拍賣的,你會出手多少呢!

趁此佳節當前,也應應氣氛,整首耳熟能詳的歌仔讓大家唱唱。


Jingle Bells

Dashing through the snow, o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O'er the fields we go, laughing all the way
Bells on bob-tail ring, making spirits bright
What fun it is to ride and sing a sleighing song tonight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Glad tidings we bring, to you and your kin
Glad tidings for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Bring us some figgy pudding
Bring us some figgy pudding
Bring us some figgy pudding

Please it right here
Glad tidings we bring, to you and your kin
Glad tidings for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We won't go until we get some
We won't go until we get some
We won't go until we get some
So bring it right here
Glad tidings we bring, to you and your kin
Glad tidings for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發佈於2012年12月24日下午10:44
公開累積瀏覽 399





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

曲線保釣

 

曲線保釣

釣魚島局勢緊張,完全是由日本一手造成。今年以來,日本當局不斷製造事端,從民間登島到捐款購島,從揚言國有化到叫囂駐軍等等,鬧劇接二連三;就在日本戰敗投降六十七周年紀念日之際,日本右翼議員又叫嚷組織五十人登島。在這一連串動作當中,日本政府由幕後逐漸走到幕前,對中國極盡挑釁之能事。

中日釣島爭議,日本防相森本敏揚言:「絕對不會容外國船隻靠近日本領海一毫米。」




其實有一絕對可行方法,不單止靠近,甚至登島觀光,繼而真的釣一下魚才走,日本也沒法對付得了,只爭在有沒有人去做。好似俄羅斯佔領南千島群島,南韓佔領獨島,日本除忍氣吞聲外更是束手無策。而最近俄羅斯總理及韓國總統分別登島宣示主權,日本最多只有口頭抗議,其他甚麼都做不到,而這些例行的硬話,只不過是說說而已,別人連飛機都可以登陸島上,至於甚麼外國船隻不得靠近,一切全都是屁言!



其實辦法有很多,最簡單的反而是從日本處學到,記得多年前看過一本書"間諜與秘密",書中講述在二次大戰期間,日本人利用偽裝的漁船,用同盟國的國旗來掩飾身分,目的是攻擊來往的商旅船隻。有見及此,保釣人士雖不至於依樣葫蘆,但可取其意,試租用多艘或購買多艘在美國註冊的船隻,打著美國的旗號,最好聲言有美籍華人同行(相信一定會有不少保釣人士是持有美國護照的),況且與此同時,相信聲援的船隻亦會為數不少(除中國人自發的船隊外,可能還有其他國家的船隻和人士。),正所謂千帆並舉,到時看看小日本拿甚麽辦法來應付!敢不敢再非法扣留船上人士,敢不敢連隨船的記者也不放過。



每年的端午節,還可以在釣魚島舉辦國際龍舟邀請賽,邀請各國運動健兒齊來參與,這可算是一種壯舉,同時亦可搞些另類的水上活動或比賽,相信也是宣示主權的另一種方法。
 


其次的做法是以針對性為主

年中日撞船之後,美國國務卿希拉妮在夏威夷與當時的日本外相前原誠司會談時說:「我願意明確重申,尖閣(即釣魚島)屬於安保條約第五條的範圍。我們重視保護日本國民的義務。」

既然這樣,我等亦同樣可宣稱:「明確重申《波茨坦公告》的合法性適合於琉球群島(這是聲東擊西的策略),要求讓流球(現名冲繩)脫離日本。並公告釣魚島為我國固有領土,外人(包括所有外國人)不得說三道四,並直接要求美國政府對《波茨坦公告》作出承認聲明。」

當然已估計在內,美國不會有甚麼正面回應。無他,這些動作都是跟她們學,宣示主權是為了拿回自己的發球權罷!同時也是對其她有紛爭國家的警示,使彼等不要以為有美國撐腰就可以狐假虎威,張牙舞爪,也正好用來壓一壓美國的氣燄。

好比南韓總統李明博剛在八月十號登上獨島之後,日韓關係頓然緊張,日本天皇明仁有意訪問南韓化解緊張關係。不過南韓總統李明博十四日卻在一場教師研討會中表示,「除非日皇能向當年為脫離日本殖民統治而發起獨立運動,並為此犧牲的韓國人士真心道歉,南韓才會歡迎他的到訪。」這也是一石二鳥的做法,除提升個人威望和國格之外,也能同樣的給日本政府折騰一下,尤其是那些右翼鷹派議員,中國雖不至於東施效顰,但對美國或小日本,針鋒相對的例子還少得了嗎?是不是真的那麽難找?若能頂得住她們的進迫,到時那些魚腩小國,又能有甚麼作為!

釣魚島問題涉及主權歸屬,不僅事關中日兩國的切身利益,更牽涉到東亞及整個亞洲的局勢。

其實美國是釣魚島問題的始作俑者。眾所週知,釣魚島一直是屬於中國的固有領土,但美國卻在一九七二年將其行政管轄權劃轉沖繩(這也涉及到《波茨坦公告》),使該島的歸屬成為中日矛盾焦點,美國隱身其後並不斷利用釣魚島問題刺激中日兩國神經,進而更令到中日臺三方面的關係緊張,盡顯挑撥離間之能事,從而獲得更大的利益,兼且可保留自己的優勢,確保世界一哥的地位。

以下是謫錄報章對《波茨坦公告》的部份內容及解讀:

「上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德國法西斯政權宣布投降。為了減少在太平洋戰場上的犧牲,美國希望蘇聯轉過頭來,在亞洲一同打擊日本侵略者。於是,一九四五年七月十七日至八月二日,同盟軍在柏林西部的波茨坦舉行了一次包括英國、美國、蘇聯的首腦會議。





會議達成協議,發表著名的《波茨坦公告》。當時蘇聯還沒有對日宣戰,不便簽字,反而由中國政府同意,形成美、英、中三國共同宣言,全稱是《中美英三國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

琉球交日 - 私相授受
《波茨坦公告》總共有十三條,其中明確指出:「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這就明確表示,日本非法佔領的朝鮮半島、台灣、琉球群島等等,都不屬於日本主權之內。


由於當年蘇聯是二戰戰勝德、意等歐洲法西斯國家的主力,在太平洋戰爭中,英美又有求於蘇聯,所以早在一九四五年二月四至十一日,美、英、蘇三國在蘇聯克里米亞的雅爾塔舉行會議。會議是背着中國政府進行的,作出了損害中國主權而有利於蘇聯的決定。其中除決定將庫頁島南部及千島群島須交予蘇聯外,還決定:


一、外蒙古的現狀必須維持;


二、大連港須國際化,蘇聯在該港的優越權益須予保證,蘇聯之租用旅順港為海軍基地也須予恢復;


三、通往大連的中東鐵路和南滿鐵路,應設置一個蘇中合辦的公司共同經營。


當年,蔣介石主持的中華民國政府被這個秘密協定蒙在鼓裏,絲毫不知道本國的利益被出賣,真正是「弱國無外交」也。


然而,這個《波茨坦公告》還在,當年的中國政府也簽了字,日本需受其主權僅限於本州等四島的約束,原是中國藩屬的琉球群島以及中國領土的釣魚島肯定不屬日本。戰後美國託管的琉球群島,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由美國交給日本,屬私相授受,我們應該不予承認 ……

日本人大量向琉球移民是戰後的事,真正的原居民對日本人至今還是有抗拒情緒的。因此,琉球群島的歸屬地位在法律上仍未肯定。中國作為琉球幾百年來的宗主國應該發聲,要求國際組織或聯合國就琉球群島歸屬問題進行討論,並作出裁決。

日本國內的軍國主義者蠢蠢欲動,在釣魚島問題上興風作浪。我國應該化被動為主動,向國際提出琉球群島歸屬問題,以一挫日本右翼分子的氣燄。吳康民

這樣慷他人之慨,除了收買別國作為靠攏之外,還可以在亞洲上增添力量。夏威夷、關島屬美國領土,如果能夠在日本、台灣、菲律賓及南海諸國行使合縱連橫之計,一旦插旗成功,環形圍堵中國之勢更是呼之欲出



發佈於2012年8月27日上午8:07
公開累積瀏覽 684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

穩中求 Change - 4 最終回


 穩中求 Change - 4 最終回

「該做的,還得要做,即使對方是朋友」,在上一篇中已經說過了。

此話不用說也知道所指是誰?本來不想寫這最終回的,但事情發展到與 Change 的劇情有幾分相似,就不能不寫出來以作參考之用,也好日後看看事件進展會否真的如此?

Change 中,朝倉啟太的內閣名單是由神林會長所草擬及極力推薦而成,最後因此成為朝倉啟太請辭的因由;現時梁班子的組合又是誰人在幕後主導呢?

數日前從報章中得悉,麥齊光被指二十多年前任職政府工程師時,利用公務員申領的租津漏洞,與同事互租單位,舔盡灰色地帶所得來的「問心無愧」利益,變相以租津作供樓投資。身為問責局長,麥齊光的行為確實很難不令人懷疑他的誠信及其品格,而最不堪的是,身為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竟然在事發後力撐麥齊光清白,聲稱「百分之百信任」,雖然這是駕馭手下人的一種手段,但都不能不考慮整個政府的聲譽,不調查清楚就倉卒發言力保,這是否著顯她是如此的做人和處事的作風?又或者她也有同樣的想法而覺得問心無愧?怎料言猶在耳,不多久便火速出事,實在是諷刺得很!





以上情況就好比朝倉啟太,因輕信神林會長提出的閣員名單,同時也不去深入了解狀況;在傳媒質詢內閣成員是否涉及醜聞時,他也是作出對其閣員絕對信任的回應;因草率的任命決定,出事後便無可避免的要對國民作出交代:「我會負起全部責任」,因此而令他下台,至於林鄭力薦的麥齊光局長,是否也因輕言力撐而要負起政治責任,而梁生又會否為自己任命的官員也要辭職呢?這兩起事件猶如同出一轍,結果會是如何?
不過,眾所周知在中國人的社會裡是沒有這種傳統的,奈何!



成為一名政治家,最起碼的要求是「身家清白」,成熟的社會要有成熟的制度,每個從政人士都需要有高度的行為操守,並不只是一般的自行申報,行得正,企得正的人又怎怕別人抹黑。在外國眾多的選舉中,都不難發現候選人與候選人之間都為攻擊對方而大忙特忙。正所謂真金不怕洪爐火,因此選出來的人基本上是「比白還要白」的。今次新政府組班,不僅要用人唯才,更要用人唯德,尤其問責局長人選更加不能馬虎,定要嚴格審查以示品德可靠。而那些高官議員若要做到比白更白,可否與他們看齊也接受公開的人格品查?若然不願意,他們可以去私隱專員公署投訴,或去找林先生的府衙提出仲裁罷!

廉署能在今次租津事件中決斷果敢,迅速採取行動,效率驚人,一點都不拖泥帶水,這是否對其他醜聞纏身的人士敲響「鋃鐺」呢?

事實上,港府對公務員的要求一向十分嚴格,過去發生多宗涉及公務員行賄及受賄案件,即使涉及銀碼只是一千幾百,亦難逃牢獄之災。反觀曾治家涉及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其性質不僅比公務員受賄一千數百元嚴重得多,亦比麥齊光涉嫌騙取租津不遑多讓,即使現已立案在查,而廉署的動作卻是慢條斯理,至今仍沒有向公眾交代,莫非高高在上的人真的難以被人所動?又莫非廉署另有其他辦法?唯一解釋的是,亦最為諷刺的也是,香港從未有過如此的高官,牽扯到如此的行為,到底「白大人」何時才能幫這些人洗白白?

聽說中央在查處一些大官罪行時,也是從低處的官員入手,逐一遂一將其羽翼除去,而「心戰室」的功能也因此令犯事者發揮到心顫作用,就好比拔起蘿蔔帶出泥一樣,罪證就能容易查出,這是新一代「打小人」的方法,廉署真的要好好的活學活用啊?

在保齡球館內,朝倉啟太採取了新時代win-win的思維模式,不把對方當作「敵人」,採取合作交心的態度;但很可惜,神林會長卻採用了舊時代win-lose的做法,目的只在打倒對方。

最後,神林也自覺失算,竟然運用卑劣手法反誣朝倉使他聲望受損,群眾要求下台之聲不絕,這跟梁先生的處境真的有如照鏡。好一個朝倉啟太,他在向國民的二十二分鐘的電視演說中,用很真誠的態度及正面的處理手法來回應國民,除深自作出道歉外,並宣布解散國會,希望國民能從新公投所有的國會議員,揀選他們的好官,彼等那些不用心做事的高官議員能摒除出局。

不竟win-win 的力量仍是正面得多,win-win的思維才是王者之道。


梁先生能否"變"回普通市民,重新出發,再次重新參選,落實他的「穩中求變,適度有為」的承諾,他能做到如此反戈一擊嗎

發佈於2012年7月15日上午11:27
公開累積瀏覽 437



2012年7月12日星期四

穩中求Change - 3

 穩中求Change - 3

以下的語句,留待讀者自己細意品研吧,看後定能有深刻的體會。從政並不是容易的事,要做到"問心無愧"就十分困難!

在前兩篇中已引述了的一些句語,在本篇就不再重複了。


賓加姆:
「您給的答案,即使造成日美關係惡化也無所謂嗎?」

朝倉啟太:
「賓加姆先生... 我必須保證這個國家的利益,不過你也要考慮你國家的利益,會有衝突是必然的。

但是為了這第十三項造成關係惡化,我想無論對哪個國家都沒有好處。

如果這時還要繼續下去的話,恕我不能接受,我是內閣總理大臣,我有責任保護日本的國民...
我以前是做小學教師的,去年還負責小學五年級的,總之他們就是經常吵架。
當然其中有些陰暗的東西,也有欺負的事件。

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就會像這時的給孩子們說教:
『你們好好思考思考,既然都是同學,有看不過去的地方 ,不能苟同的地方的話,就把自己想說的好好告訴給對方,好好聽對方想說的 ,然後都好好的去思考,這樣做的話... 就會注意到對方和自己的不同之處。』

正因為都視對方為同樣的人,即便是稍稍被否定... 也會很生氣。

如果有誰單獨行動... 就會想那傢伙算什麼呀!這樣就開始吵架欺凌

但是,這世上是不存在同樣的人的,大家都是思維方式,情況各不相同。

所以我希望孩子們理解自己和對方是不同的。

在這基礎上,才能考慮使用什麼樣的語言能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怎樣才能說服對方。

我一直在教育他們思考這... 一點,我認為外交也是一樣,正如剛剛賓加姆先生所說... 我們是同盟國。

但是,日本和美國畢竟還是有所不同的,所以,賓加姆先生所想的,有什麼要說的,請全部說出來。

我也會這樣做的,日美通商協議並不是在今年就結束的,所以,今後也讓我們加強相互間的交流。

這樣的話,我想一定可以找到讓我們雙方滿意的答案。」
反觀今天的香港,九月立法會選舉在即,政客為了撈取政治資本,為了個人利益,必然不擇手段,無限上綱,對市民真正所需的反而放在一旁,對重大的議案不斷的刁難,甚至拉布來阻撓進行審議;新班子上台後兩次落區聽取民意均遭貼身狙擊,圍堵謾罵。尤其令人不齒的是,反對派喉舌借題發揮,不斷大摷特摷,甚至連港英時代的陳年舊帳都翻出來肆意炒作,他們聯手掀起風風雨雨,藉新班子成員還未暖身,就想攪到他們個個心寒,更重要的是要打擊梁振英政府的威信,讓新班子寸步難行,希望最終能迫使梁振英心灰意冷而貼近他們,從而"變"身成另外的一個曾治家。
朝倉啟太對賓加姆的一番說話,証明為了利益,衝突是無可避免,而梁振英必以市民所想,也應以大局為重,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分析情勢,理性溝通,並且清楚說明自己的立場,思考的邏輯,而不是固執地一昧從自己的角度來表達想要的結果。

「理解自己和對方是不同的」,是一種很有效的認知模式,我們通常都會用自己的思維形式來加諸在別人身上,認為對方和我們都是以同樣的方式來思考,這不是實際情況(因為每個人的背景、學歷、成長、工作環境,以及吸收到的知識、資訊,及從小到大的經歷,累積下來都會產生巨大的差異),因此,若對方表達出來的意見不合我們的預期時,就很容易會發生衝突,甚至會很生氣地想,不會吧,他們怎可以這樣地想呢?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裝傻,或故意唱反調
... 如果我們能將此種心態調整成為自己和對方是不同的常態,當一旦遇到與對方和自己意見不同的時候,也比較容易心平氣和地冷靜思考,才能達到有效的處理溝通,也許會有更多得著呢 ......

美山理香:
「他的語言有種力量
最初福岡選舉時也是這樣
總理選舉的時候那個演講也是
明明是在講一些理所當然的事
但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
即使是平常讓人覺得可笑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 會馬上深入人的內心
如果我感受到的都是真的
他或許...非常適合做政治家」

小野田議員:
「所有政治家都對這把座椅虎視耽耽。
於是不知不覺中都漸漸忘卻了自己最初的抱負,我也是這樣的。
但是,是你讓我重新找回了以前的自己。
我們不是為了選舉和競爭才涉足政治的... 而是為了理想中的政治,才參與選舉。
沒錯,為了理想中的政治我才決定支持朝倉總理。」

朝倉啟太在澄清緋聞的記者會發表的演說:
「真遣憾,這不是什麼浪漫的照片。
大家有發揮自己想像力的自由,無論寫什麼都沒關係的... 但是,批判能不能只針對我呢!
我是大家選中的公僕,不論被寫成什麼我都不介意。
但是美山小姐不一樣,她只是拿薪水盡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的普通女性,就像你一樣。
因此, 如果今後她真有地方遭人譴責的話...
... 不只是她,官邸的每一個人發生這種事的話,我會負起全部責任。
我想他們都是我今後想要一起工作;應當尊敬的夥伴。
我們還有一大堆要做的工作,沒有時間用在這種無聊的醜聞上。」

不要逃避問題,照實將情況說出,不僅僅為個人的考慮,也要關懷到團隊夥伴的感受,而免受不必要的滋擾

革進黨的野呂代表:
「關於前幾天總理的提案的答覆,正如您所說的... 幫助陷於痛苦的人們 ,這和黨派之爭沒有關係,我們革進黨支持這次的補正預算議案,一起致力小兒科的醫療問題吧。

看著你 ,我就想起了第一次當選的自己!」
為了市民,為了承諾對選民的責任,放低身段都要面對反對派的周旋,亦不應因人而廢言,對的事,就一起合作完成,不要為政治立場不同,就固執地採取凡事必反的態度要用別人都無法抗拒的理由去征服他們,這才是"仁者無敵"的意思!

朝倉啟太的母親:
「不要後悔... 啟太,事後會讓自己後悔的事請不要去做。」

朝倉啟太的母親:
「在政治的世界,人就只是玩偶一隻,就算你站在他的對立面也是形勢所迫。
什麼時候才會到來呢?你們倆都能不為外界所動,只照自己所想走下去的那天。」

朝倉啟太總理:
「小野田幹事長,既然我知道了這件事,那我...就不能對您放任不管。」
************************************************
"問責制"的要義:「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
若然跟以往曾治家年代一樣,"有問無責或不問不責",上方寶劍又怎能去斬妖除魔呢,上方寶劍唔用,放耐咗都會"變"成生銹鐵!與"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又有甚麼兩樣!
當年港英政府的房律陷阱,擺明是給公務員舔到盡攞著數的好處,即使你認為是合法權益,在公平的定義上是否欠缺公允呢,在市民方面是怎樣看待呢?道歉都不說一聲,又何來說得上"問心無愧",今日梁生可否改"變"有關漏洞,使人性好貪婪的劣根子得以矯正,再不要給攪局者有機可乘,該做的,還得要做,即使對方是朋友

發佈於2012年7月12日上午9:10
公開累積瀏覽 313

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

穩中求Change - 2

  

穩中求Change - 2

梁振英現時最頭痛的事,莫過於要怎樣才能駕馭好其管治班子,及跟公務員之間的磨合;從報章處盡是看到許多人對他不服,而港大最新民調顯示,梁振英團隊的整體認受性,與前兩屆相較為低。事實上,以梁生的學歷、家庭出身、工作專業、從政背景和行政經驗,都和社會上普遍存著對特首要求有很大的落差,雖不至於與朝倉啟太這個政壇新丁相比,但或多或少都受到那些自命高學歷、有資深行政經驗的政務官、專業人士、有背景的權貴及黨派中的大佬們刁難與冷待。
 
生方議員:
「這是個充滿嫉妒的世界,誰要是太引人注意,就有人想把他拉下來, 或者利用他,凡事要小心 朝倉議員。」
朝倉啟太:
「你能把我當成小學五年級的學生, 詳細地解釋一下嗎?」
朝倉啟太:
「我在想兩位進行的討論,到底能否傳達給正在觀看討論會的人。
我在想你們兩位討論的內容,抱歉那個...
你們可以把我當作是... 小學五年級學生進行講解嗎?
抱歉我的確是...還不太明白政治?
但是我或許...不是...
我肯定比你們更接近於正在看電視的人們...
我想說 ...大家明白嗎?現在所說的話題。


別人對梁振英的不屑,是鄙夷他個人的層次嗎?很多人滿口專業術語,自命不凡,但卻不見得真正瞭解事物的本質。如果能夠讓每個人都像小學五年級的學生聽得明白,這才是真的瞭解。他們能否這樣的看待梁生嗎?而梁生亦可否以"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謙虛心態來問過清楚,溝通要靠互動,怕別人認為自己無知而裝懂,這才是真的無知,他們能有這樣的胸懷嗎?

最近行會召集人林煥光,在上任不足一個星期,已公開議論為保平機會主席的工作,寧願辭任行政會議的職務,梁振英是否找不到更好的人選呢?如果一個對香港有承擔的人又怎會說出這種話來?是不在乎這樣的角色?是否看不起行會中人?對不能入閣是否耿耿於懷?又或想屬意有自己個人權力獨享的位置呢?這跟"Change "中神林會長的心態不是很相似嗎?

盛傳陳茂波會成為梁振英管治班子中一員(副財政司司長),但是他在新架構排議程一役竟然缺席,理由是涉及利益衝突,這理由是否充分?是他不願屈居人下?難道他不明白因一票的缺失會影響到新架構過不了關的重要性嗎?會對梁生開局的威望有所損折嗎?神林會長不也是表面上接受了朝倉的好意,但之後卻擺了他一道,就好比給人拉了後腿,這些失誤使人相信梁的班子出現問題,同時亦使梁振英吸收了對此役掉以輕心所得來的深切體驗。


梁班子給人的感覺有點各自為政,也沒有團隊工作的味兒,就比如打份工一樣,唔鍾意就想轉工跳槽或等收工,但都不要緊,唔啱咪換到啱囉,林煥光要走,梁振英無須挽留,更需重訂機制,不保證每位官員都能做到退休,不走就不能炒嗎?做錯嘢或唔做嘢,便要"執過位,起個風",壞事也可變成好事!





在最後的一集中,木村拓哉向國人道歉,向國人宣佈要辭去總理大臣一職,並解散所有國會議員,祈求國人能重新選出他們所認同的政治家,這是回應當初競選時的承諾,以下是朝倉啟太在競選總理時的街頭演說,內容感染力強,是貼近市民角度的一番肺腑之言。
 
演說內容:

「謝謝大家,我就是剛才介紹的朝倉啟太。原諒我站在高處向大家講話,以前我一直覺得...國會議員是在選舉上被大家選出作為國民的代表,而站在這個頂點的總理大臣;應該在國民中是高高在上的。
但是現在我的想法不一樣了...所謂國會議員是在發誓為國民服務的基礎上,然後才在選舉上被選出來的人。
而總理大臣...要為了國民比所有人都要努力工作,肩上背著更加沉重的義務和責任。
那些只在選舉的時候對國民點頭哈腰,當選之後馬上變成特權階級的人,並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選擇的措辭不能讓所有人都得以理解,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國民的幸福之前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最重要的是 ,身為國民的諸位現在...
為什麼而憤怒?
在希望什麼?
要相信什麼?
不知道這些的人 ,不是真正的總理大臣。

可惜我現在身處的政界裡 ,那樣的人有很多。
如果要成為一個職業政治家,就必須遵循他們的規則的話,那我不希望成為一個職業政治家。
我在這裡向大家保證,用和大家同樣的眼睛,找出現在政治上存在的問題,然後糾正它們...
我保證用和大家同樣的耳朵,去認真傾聽那些被稱為弱者的聲音 ,不管它是多麼微弱...
我保證用和大家一樣的腳,毫不遲疑的奔赴問題發生的現場...
我保證用和大家同樣的雙手,揮灑汗水努力工作,指出這個國家應該前進的道路...
我的一切...我的一切...都和大家一樣!」

朝倉啟太:
「我只是想幫別人 ,無論是多小的事, 我錯了嗎?」

 朝倉啟太面對市民的請願,雖然表面看起來是小事(收養35隻貓、對亡妻的思念),但他很耐心去聆聽這市民的聲音,更用心的尋找辦法去幫助他;因此延誤了與神林會長的聚會,優先次序的選擇,側面反映了他以民為本的價值觀。

朝倉啟太:
「我不會感情用事,我只是想知道所有的消息,我想在這基礎上 再決定簽不簽字。
八島灣的漁夫35家中已經有28家的人幾近失業了,
這對那些人來說 事關生死,難道這不是應當執著的問題嗎?
如果國家有責任的話,我覺得應當這樣做,做錯了事做出賠償,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難道比起過著平凡生活的個人 國家就偉大嗎?官僚就偉大嗎? 」

東大的久野教授:
「啊!終於出現了,認真聽民眾講話的總理... 終於出現了!
貼近民眾,從老百姓的角度思考,便能爭取民心,當民心一穩,求變就容易得多,無需適道都能有所作為,對嗎

發佈於2012年7月10日下午12:27
公開累積瀏覽 289


2012年7月8日星期日

穩中求Change - 1


 
穩中求Change -1

最近重看了一齣日劇,是一套激勵人心的政治寫真集,描述木村拓哉飾演的小學老師朝倉啟太當上總理大臣的傳奇經歷,角色中與現時梁生的政治環境有些近似,開始時也是孤家寡人一個,沒多少人看好他,並在輕視他、杯葛他、難為他、欺騙他的情況下,他仍用十分正面的態度來看待事情,從而化解了許多危機,最後都能得到別人認同,甚至是反對他的人的支持。我希望藉著這套名為「Change」的日劇寄望梁生及所有從政人士,能從劇中情節得到一些啟發和激勵,彼能使之成為新一代的政治家典範。同時亦選錄了劇集內一些動人心弦的語句,望能發人心省,振奮民心!

特首梁振英在參選時提出的「穩中求變、適度有為」,在落實中將會是困難重重,相信現今社情一提到這個「穩」字就會聯想到維權,為了維權也會聯想到很多不公義之事,普羅大眾會心生恐懼或產生抗逆心態。而高官議員、權貴之家,反對派政客及其喉舌更會對新班子展開強攻猛打,當然不是為了監督施政,而是別有用心,大前提下當然是與自己利益攸關的事。所以說"穩"中求變就是抵觸了他們自己已建立和存在利益關連上的人與事。若然兩面討不好,又何來「適度有為」呢!

剛上任的他便率領問責官員落區,引來一番冷嘲熱諷。其實,梁振英被揭發僭建問題是亂局之始,被人以誠信來攻擊其人格,甚至還沒上場已被人要求下台,嘴長在別人身上,梁振英無法阻止別人說三道四;若能做到在朝倉啟太母親所說的那種有毅力,肯肩負重任的人就最好,她對兒子說:「你是屬於那種不辜負別人期待的人,最終還是會拚命努力地去做的。」這些說話很希望梁生能借鏡作為行事方向,只須認準目標,切底做好事情,無論怎樣,高官肯放低身段落區,即使被指作做騷,總好過甚麼事都不做的來得強吧!

及後朝倉啟太競選國會議員補選時,面對對方指控時的一次街頭演說:「昨天報紙上登載了關於我父親朝倉誠的一篇報導,說是18年前我父親從大堂商社得到了不正當的利益好處,我 ... 我無法否認這一猜疑,我想我父親接受不正當錢財的事 ... 恐怕是真的。」

不因為自己的利害關係而企圖掩蓋真相,勇敢地說明事情的真實情形,因此能贏得民眾的信任。而梁振英在處理自家僭建一事,也充分做出果斷的決定,亦挽回了不少市民的信心。

朝倉啟太:「對不起,我清楚地記得18年前報導了對父親質疑時候的事,看到報紙上寫著父親的名字,我問他這是不是真的,但是父親什麼都沒說,只是說了一句,政治是需要金錢扶持的,當時他沒有看我的眼,從那時開始我就對政治充滿厭惡。因此離開福岡,在長野當了一名小學教師,當然也有很多人支持父親,他們也許能饒恕父親的不正當行為,但是只做些外表光鮮的事,是不能從事政治的,有時也不得不牽涉到一些不正當的行為,因此我並不怪朝倉誠。而我卻不想教導學生,在這世間上有些罪惡是必要的。」

對中國而言,有媒體引文指出在經濟發展初期,很難完全沒有貪腐,適度的腐敗是可以接受的,跟上述所說的行為又有甚麼不同!好與壞是不容蒙混,正如他說的"我不想教導學生,在這世間上有些罪惡是必要的。"

原本這是很基本的價值觀念,但對於當今的政治人物而言,卻是如此難得而可貴,當他很堅定講到最後那句話時,整個情境亦因此而令人非常感動。


朝倉啟太:「其實我一直後悔作了候選人,但是現在我突然覺得參選是對的,正因為參選,我才有機會向大家道歉,我以一個兒子的身份,替背叛大家的父親謝罪,真的非常抱歉。」

用真誠、謙卑的態度來回應所犯的過失,是否每個高高在上的人都能夠做到嗎?千祈不要惺惺作態或強撇淚光就好了,這樣做才算得上做騷!

舊政府一事無成,留下許多施政爛帳,尤其是許多民生問題亟待解決,已不容新政府再蹉跎歲月。對於梁振英來說,唯一有利的地方就是煲呔曾呢份工做得實在太爛,在如此低的基礎上,新政府的表現要勝過舊政府,應該沒有甚麼難度。

首要之事就係要節能,禮賓府只是供梁振英個人使用,何須耗電如此之多?

朝倉啟太總理:
「官員必須以身作則,其他人看見後自然會跟著,這樣才能帶動這個社會。
長年舊習等於正確的事,這種想法不見得正確。
因為小事就置之不理,這種想法會像滾雪球般 ,最後會演變成大事的
應是環保的第一任務,在Change中有一集講到,要取消開會時的茶水支出,雖然是十分之細微數目,也受到多人質疑及反對,但最後都得到認同。
不視過去的作法為理所當然的,從理性角度去思考問題的長遠性,然後義無反顧地去做,起碼這是從自己身邊開始,對他人的影響不大,也是日常生活最容易做到的。節能既可改造現時的生活環境,若再一步步的延伸下去,更能生產清潔能源,亦不需花費太多金錢和時間。
像曾蔭權任內所耙電費之多,若將消費形式改變過來,把有關公帑改造低碳零碳住屋,減少居民耗電支出的費用,省錢又省電,當然慳儉方法還有許多,如官方宴會節省、用車節省、出差節省、政府大樓節電等等,關鍵是政府肯不肯做!
變,這是最容易變和最有意義的事!去吧!



發佈於2012年7月8日上午10:49
公開累積瀏覽 303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迫上梁生



迫上梁生

梁振英在今次捲入的僭建事件中,那些反對派的,與他有嫌隙的,及他上場後有利益衝突的,一些想從政治上抽水的……人都會因七一效應和九月立法會選情的政治氛圍下,會將事情無限地上綱上線,更是舊有勢力對他的挑戰,及不願服從他管轄的挑釁,正如那句老話,梁生猶如"初歸新抱,落地孩兒",先被他們給一個"下馬威"再打一記"殺威棒",彼能使之聽教聽話,甚至可在日後施政更能影響到與他們可能發生的衝突。

今次的僭建風波,對於梁振英而言,不單是給他的一個考驗,也是給他一個機會來表現政治智慧的時候,事情總有兩面性,運用得好時也會"壞心做好事"!

首先要說,梁生在今次涉及的僭建事件,並非十惡不赦、不可原諒的罪過,比起其他涉事人中,他處理得已算不錯。實際上,本港僭建、霸佔物氾濫成災,從權貴豪宅到新界村屋,說明了僭建現象極其普遍,也證明政府施政怠惰,長期的有法不依及執法不嚴,更使人誤解為法不責眾,變相成了鼓勵作用。不能不指出的是,在眾多的僭建事件,各有各不同的性質,但共同點就只得一個,當被發現後同是不承認不面對,還狡辯連篇,就如曾治家「祖屋」去年五月被報章揭發僭建,他一開始就矢口否認,直到屋宇署檢測後才不得不認衰,結果延宕了一段時間才不情不願地清拆。




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更離譜,其物業早已被揭發僭建,即使被釘契五年仍無動於衷,直至醜聞曝光後才不得已清拆;食衞局局長周一嶽被揭發之僭建物至今還在;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僭建二千多呎的「水晶宮」,他先是否認,繼而聲稱「掘深咗」,又將枕邊人「擺上台」,企圖撇清責任;而這個掘深咗嘅窿至今仍末填平;而來自商界的立法會議員李國寶豪宅僭建,也是在拖無再拖之下才勉為拆掉,至於前立法會議員煲呔針……等,相比之下,梁振英被揭發僭建後立即認錯及道歉,並即時清拆,顯然比其他涉及僭建的高官權貴坦誠得多。

解決辦法是有的,以前皇帝犯錯會下「罪己詔」,大臣犯錯則要求降職罰薪;而當今政治人物以減薪表示問責也是屢見不鮮。有見及此,梁振英身為下屆特首,不妨趁時而動,索性超越「好打得局長」,順便解決埋現還在發酵中的僭建門事件簿。

但必須知道,香港目前極需要一個強勢政府帶領港人,目前還有誰能擔此重任呢?既然反對派政客抓住梁振英僭建事件無限放大,顯然是另有目的。試想想,不少高官權貴包括議員捲入僭建,為甚麼這些政客不出來伸張正義?反中亂港傳媒宣淫販賤,為甚麼他們裝聾扮啞?曾治家貪舔最後一秒鐘,連別人送給特區政府作為回歸之用的茅台酒也要存放於前特首辦公室,並將酒庫豪裝,要存放多少樽紅酒?用得著這麼浪費公帑嗎?公器私用,為甚麼他們又不追究?

正所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倒不如來過釜底抽薪,由他主動在立法會上提出動議,使僭建成為刑事法案,最好還是由他去示範甚麼是以身作則,由他先行下「罪己詔」,因他涉及的僭建物已然清理好,又不是刻意隱瞞,自罰三杯,扣薪一年,應算是最好的演繹,等犯僭之人不能潛藏遁隱,一旦抽出定必量刑定罰,那時請看看那班要清算他的人會是怎麼樣;因為根據現時政策,僭建不是刑責,有關業主只需要把僭建物拆去還原,就會冇事,倘若一旦立法,想必定有人頭落地,亦能使多人受到牽連,試問問若將個波踢回那班人身上,他們又怎會淌這個渾水?又怎敢跟自己的選票鬥氣?



還會有人要聲討他要其辭職及下台嗎?還會有人大聲疾呼嗎?到了最後還不是一幕幕拉布的演出,或是發揮流會而成的"流案",好使能夾著尾巴而"不撩了之"罷了!

若梁振英真的如此提案,上策?如何?行否?



 發佈於2012年6月27日上午8:10
公開累積瀏覽 268

2012年6月22日星期五

山莓芝士餅(Raspberry Cheese Cake)


食時可把防油紙拿開,用長薄刀切成八份,放在碟上並唧少許士多啤梨汁,再放些鮮草莓在碟旁,並配喜愛的冰淇淋,加兩三塊薄荷葉做襯飾,茶啡任擇,其感覺會是如何呢?High !



食德手冊
山莓芝士餅(Raspberry Cheese Cake)

發佈於2012年6月22日上午8:50



公開累積瀏覽 548

2012年6月5日星期二

證監會定政監會?

 
證監會定政監會?

證監會近年頻頻出手,一方面大力打擊失職及失當行為,對未有做好保薦人職責的投資銀行施予重罰,另方面又不斷收緊對保薦人的監管,以上總總都可實施於現行的政府架構內所有的官員及議員身上。早前更建議向保薦人施加刑事法律責任之餘,又計劃明年初再次諮詢市場,讓二手市場交易的投資者可基於招股書內容失實而提出申索,這些也可應用於政策的製定所衍生出來的失誤,如強積金,領匯上市,可加可減機制,及向專營者提供利潤保證等……

政府對外嚴苛,對內卻一向包容。其實現時的香江,若將審計暑、申訴專員公署及廉政公署合併,成立一個如證監會角色的政監會來監管政府運作,更能容易使「查找不足」之處作出撿討改進,對不稱職或失職的議員高官處予重懲,不要讓他們以為唔做事都可以等到收工,若有需要更可向他們說聲:「You are fired」!

近日曾治家的所作所為,嚴格而言已觸犯了刑事罪行,奈何本地政壇中還有一大堆保皇黨人士(包括立法會議員及政府高官),因權與利所得來的好處,都會力撐主子平安無事,在八年時否決將特首納入《防止賄賂條例》便是明證,亦成為「阿一香江」不受規管的魔念,踏上成魔的不歸路。眾所週知,貪婪就如吸食毒品一樣,只會越食越吸,越吸越多,當毒癮發作時便不會理會甚麽叫禮義廉,如不奢揮豪霍,便宜舔到盡,又怎能在五年內任期間,外訪豪遊費用居然高至一千二百萬元公帑。

特首辦主任梁卓偉及前主任譚志源,先後表示為曾治家官式外訪,超乎實際需要的豪華住宿安排負全責;後者更指出,由於出任該職位的時間較前者長得多,自己須負雙倍責任。他們所謂負全責,不外乎是棄車保帥想把責任攬上身,好讓主子甩身而已。而梁卓偉、譚志源支取的是政府俸祿,出事後卻為曾治家頂罪受過,儼如家臣一樣,究竟其中有沒有見不得光的內情呢?

好啦,這些家臣要怎樣負責呢?正如他們講過要負全責及雙倍責任,那麼他們能否效法偷步買車醜聞的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一樣,將超支費用(一個用雙倍,另一個當然用四倍)之數額回水以示自己不是講過就算,還要引咎辭職及向公眾作出交代和道歉,然後再論職務是否有虧來作適當懲處,雖然這樣做法或會毀了他們的前途,但在大是大非的前提下,除用作警惕他人不要效法之外,也是保存香江廉政和法治等核心價值,是多麼的重要!

不錯,對曾治家的任權謀私,對保皇派的包庇護短,以及官官相衛、官商秋波互送等等,實在是歷歷在目,現行機制中雖已有一定的投訴和檢討機構,但大多都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的花瓶擺設,一旦有事發生便設立甚麽甚麽的調查委員會,查來查去結果多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是前瞻性建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敷衍過塲罷了,如再不能撥亂反正,政府只有威信盡失,管治真的會無以為繼,港人對貪腐零容忍,犯錯謝罪下台是最起碼的道德要求,因此,要成立一個由外而內的政監會機構,聘用獨立專業人士擔任,由他們制定政策與規律來監督政府,就可產生制衡作用,當然這樣的政監會也一樣要受到法理的監察才能得到認同,或許有人會問這是否又是架牀累屋的想法,我相信只要捉到老鼠,用多少隻貓來捉一隻老鼠也就無關重要了!

況且,如不去捉老鼠的貓,養肥了就更加不想去捉了,慢慢肥貓也許會變成老虎,老鼠和老虎都一樣多,到時有人會管嗎

發佈於2012年6月5日上午9:24
公開累積瀏覽 216

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雙邊投注


雙邊投注

特首選舉到了關鍵時刻時,商界社會仍有知名人士力撐唐英年,其中之一更是長實主席李嘉誠




候任特首梁振英在今次特首選舉獲得1484萬元捐款,其中多達8人更是捐100萬元或以上,新世界一直挺唐英年,但其同系的周大福代理人有限公司於32日向梁振英捐出50萬元。另一筆特別的捐款,是長實主席李嘉誠的姨仔莊月霓,她早於去年12月中已捐100,而梁振英在發展商方面得到的捐款較少,不過仍獲得新鴻基地產非執行董事郭炳湘50萬元捐而這筆捐款卻在特首選舉過後423日捐出
當今年2月中梁振英形勢大好時,更陸續收到不少大額捐款,反觀唐英年收到的1128萬元捐款中,雖然不少來自三大發展商(長和、新世界、恒基),長和系人士捐出的200萬元更佔唐英年捐款的182月中僭建事件曝光後,捐贈給唐英年的款項才開始所以又是那一句老話"西瓜站大邊"。




長實新世界系嘉里集團及世茂集團主席許榮茂,都有向唐、梁兩邊捐款,這就應了"不要將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籃子"的另一明證。
好聽的叫對沖,唔好聽的咪叫做雙邊投注啦!

發佈於2012年4月27日上午8:52
公開累積瀏覽 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