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真任權


「真任權」被報章踢爆接受富豪朋友款待,乘坐豪華遊艇和私人飛機到澳門和海外食住行,更租住市值逾半億人民幣的超豪禮賓府留待退休之用,引起全港市民熱議。

雖然證據確鑿,然而他還惡人先告狀,說自己一直重視操守,呼籲外界勿以陰謀論視之,咁樣批評佢,令佢嘅痛心又傷心;其實該痛心傷心係大眾市民而唔係佢,試想想香江出了這樣的特醜,醜聞不斷,
還辨稱說時代轉變了,制度追不上,反思後明白市民對公職人員的要求是「比白更白」,好像如夢覺醒昨日之非,訴說以往太自以為是,這樣的自圓其說,顛倒黑白,已沒有所謂的道德界線,如此的行為使人感到心寒和好恐懼,正如挪威學者拉斯.史文德森在《恐懼的哲學》中講到,恐懼文化是來自人類的信任行為消失,因為信任是聯繫人們在一起的「社會黏合劑」,社會一旦存著相互猜疑又或互不信任的情況下,想想這將會是甚麽樣的社會呢?

連串醜聞事件激起一眾港、澳市民和公務員的不滿,皆因接待如此高級別人物,當局必以特別的保安編排來作招待,只為私務而要勞師動眾,添煩添亂,不但無益,且勞民傷財,是否
有點假公濟私嗎?

雖然「真任權」在港任期還只數月,視民望浮雲的他仍狂黐富豪著數,更用自我尺度來支付所得的款待,不但飽受外界抨擊,更令部份市民相信他在退休後不會甘於平淡,若有機會被委任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時,那出入於港深澳時的擾民措置,更將會沒完沒了!一個沒實權的官,真要這樣
浪費工帑嗎?

其實有一班這樣的朋友同行,不用而知那些超格安排都是多餘的。所以,不妨在
離任之前做做好事,向中央報請取消高格局優待,將省下來的開支用老婆的名義(就如賣名酒所得用作捐款)來做一些公益之事,不但能樹立良好的形象與榜樣,還可扣減稅款,正是一舉數得,對他來講根本沒有甚麼損失,因他還有一眾好友照住,雖是慷他人之慨,沽名釣譽,捉到老鼠是好貓;況且他計算精叻,這些有賺冇賠的事又何樂而不為呢?
真與責兩字極其相似,做一個有膊頭和有腰骨的責任權」;總好過如今的丟人現眼,被人罵作以權謀私,權權相護,權責不分的人,那就跟他名字的意思沒有兩樣,「真任權」,真正任意濫權了!

詩云:
"離岸於海角,豪遊在天涯,
 今朝來此地,欲募江湖家。"

求之有道,正財也
 
 
 
發佈於2012年2月29日上午6:23
公開累積瀏覽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