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6日星期五

龍豬內閣


龍豬內閣
詩曰:
"爭名奪利幾時休?早起遲眠不自由。
騎著驢騾思駿馬,官居宰相望王侯。
只愁衣食耽勞碌,何怕閻君就取勾。
繼子蔭孫圖富貴,更無一個肯回頭。"

以上所論的是否當今香港的寫照呢?大多數如曾治家的官員們不都是在收工前趕著各取所需嗎?既得利益集團(官商)者都在利來利往下忙著部署,為新一屆政府來臨後的利益謀算,用功之勤,用心之苦不啻於讀書考試!




不誇張地說,他們已成為香江政府在管治上的最大阻礙,誰觸動他們的利益誰就倒霉,又說撤資,又說房價跌三成,似乎他們才是香江的話事人,這些人大多擁有外國國籍,暗地裏為了自家利益來作其代言人,都想在住後日子中舔到盡,貌豬實狼!可悲!

記得多年前看過一篇「讀者文摘」文章,說「洛克菲勒」家族如何地影響著美國的管治,其財富堪可敵國,試列出她們可見的資產值就不由你不信,其中包括的有標準石油公司、洛克菲勒基金會、大通銀行、現代藝術博物館、洛克菲勒中心、芝加哥大學、洛克菲勒大學,美國在"9.11"前傾倒的世貿雙塔大廈,還有現已結業的泛美航空。

更甚者在家庭成員中的納爾遜·洛克菲勒,背景顯赫(Nelson Aldrich Rockefeller 1908-1979 ,集慈善家、商人、政治家一身,4任纽约州州长 1959-1973 和第41屆美國副總統 1974-1977 及共和黨溫和派領袖 ),他身邊的連繫者更滲入到在政府內和社會上的各個階層,這有點像戰國時代的呂不韋,也是由商到政,拿鈔票換選票,拿利益與施政交換,雖然未必構成金權政治,但與現今所講的「黑金政權」也只是一步之遙,五十步笑百步之間!

若然長此下去,這個城市必定會死,如想撥弄反正,必然要一刀刀結結實實地砍在既得利益集團身上,然而他們都在群體之上的領頭人,又談何容易地將他們打散呢?相信「槍桿子」再配合「法規」或能產生制衡作用,其實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清君側」,因謀其位者必然與當事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也洽如今上的做法,只要把犯嫌的官員趕離其馬桶,臭氣必然崩天,打擊他身邊的人便相對容易,從而更易找出罪證來。



回歸初期,鑑於香港的法治與清廉,大部分既得利益集團者都不為過份,只想保著一切不變;財閥繼續獨壟、公務員繼續享其伊甸園的生活,不受其他不利因素影響,馬照跑,舞照跳,最緊要是「人工年年照加」,而政務官集團繼續獨領風騷,若沒有其自身利益,相信他們早已一走了之,那一國兩制和五十年不變是給他們的定心丸,亦是他們支持回歸的理由,誰知道貪婪的胃口不斷擴大,蛋糕就越來越細,又怎能不打崩頭,致使互相攻奸不絕,與中央為敵。


現今的特首選戰不難看出以下景像:
「因當初的老董為問責制而增添多名司局級官員,而到了曾治家時更擴大了多名的副局及政治助理,當然在新一屆特首登場後,也順理成章的為其助選朋友加官晉爵,就來一過現代的封建版,『太公分豬肉』,新貴當然少不了地產辦,醫療辦,法律辦……乜辦物辦便會應運而生,但若把扶貧辦變成呼朋辦,溫飽辦變成搵笨辦就實在太好笑了。」

然而歷史就像一面鏡子,也如輪子一樣,不斷反映出事情的光暗面,重複著發生的事與遷,萬事總有到頭日,例子莫過如所提到的呂不韋,最後都身敗名滅,為何不早日回頭呢?

正是:
"自小生來心性拙,貪閒愛懶無休歇。
不曾養性與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
忽朝緣到遇真仙,指示天關並地闕。
敕封元帥管天河,各分品級排班列。
離龍坎虎用調和,靈龜吸盡金烏血。
糾察靈官奏玉皇,那日吾當命運拙。
廣寒圍困不通風,諸神拿住怎得脫。
放生遭貶出天關,俗名喚做豬剛鬣。


發佈於2012年3月16日上午9:33
公開累積瀏覽 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