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5日星期二

證監會定政監會?

 
證監會定政監會?

證監會近年頻頻出手,一方面大力打擊失職及失當行為,對未有做好保薦人職責的投資銀行施予重罰,另方面又不斷收緊對保薦人的監管,以上總總都可實施於現行的政府架構內所有的官員及議員身上。早前更建議向保薦人施加刑事法律責任之餘,又計劃明年初再次諮詢市場,讓二手市場交易的投資者可基於招股書內容失實而提出申索,這些也可應用於政策的製定所衍生出來的失誤,如強積金,領匯上市,可加可減機制,及向專營者提供利潤保證等……

政府對外嚴苛,對內卻一向包容。其實現時的香江,若將審計暑、申訴專員公署及廉政公署合併,成立一個如證監會角色的政監會來監管政府運作,更能容易使「查找不足」之處作出撿討改進,對不稱職或失職的議員高官處予重懲,不要讓他們以為唔做事都可以等到收工,若有需要更可向他們說聲:「You are fired」!

近日曾治家的所作所為,嚴格而言已觸犯了刑事罪行,奈何本地政壇中還有一大堆保皇黨人士(包括立法會議員及政府高官),因權與利所得來的好處,都會力撐主子平安無事,在八年時否決將特首納入《防止賄賂條例》便是明證,亦成為「阿一香江」不受規管的魔念,踏上成魔的不歸路。眾所週知,貪婪就如吸食毒品一樣,只會越食越吸,越吸越多,當毒癮發作時便不會理會甚麽叫禮義廉,如不奢揮豪霍,便宜舔到盡,又怎能在五年內任期間,外訪豪遊費用居然高至一千二百萬元公帑。

特首辦主任梁卓偉及前主任譚志源,先後表示為曾治家官式外訪,超乎實際需要的豪華住宿安排負全責;後者更指出,由於出任該職位的時間較前者長得多,自己須負雙倍責任。他們所謂負全責,不外乎是棄車保帥想把責任攬上身,好讓主子甩身而已。而梁卓偉、譚志源支取的是政府俸祿,出事後卻為曾治家頂罪受過,儼如家臣一樣,究竟其中有沒有見不得光的內情呢?

好啦,這些家臣要怎樣負責呢?正如他們講過要負全責及雙倍責任,那麼他們能否效法偷步買車醜聞的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一樣,將超支費用(一個用雙倍,另一個當然用四倍)之數額回水以示自己不是講過就算,還要引咎辭職及向公眾作出交代和道歉,然後再論職務是否有虧來作適當懲處,雖然這樣做法或會毀了他們的前途,但在大是大非的前提下,除用作警惕他人不要效法之外,也是保存香江廉政和法治等核心價值,是多麼的重要!

不錯,對曾治家的任權謀私,對保皇派的包庇護短,以及官官相衛、官商秋波互送等等,實在是歷歷在目,現行機制中雖已有一定的投訴和檢討機構,但大多都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的花瓶擺設,一旦有事發生便設立甚麽甚麽的調查委員會,查來查去結果多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是前瞻性建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敷衍過塲罷了,如再不能撥亂反正,政府只有威信盡失,管治真的會無以為繼,港人對貪腐零容忍,犯錯謝罪下台是最起碼的道德要求,因此,要成立一個由外而內的政監會機構,聘用獨立專業人士擔任,由他們制定政策與規律來監督政府,就可產生制衡作用,當然這樣的政監會也一樣要受到法理的監察才能得到認同,或許有人會問這是否又是架牀累屋的想法,我相信只要捉到老鼠,用多少隻貓來捉一隻老鼠也就無關重要了!

況且,如不去捉老鼠的貓,養肥了就更加不想去捉了,慢慢肥貓也許會變成老虎,老鼠和老虎都一樣多,到時有人會管嗎

發佈於2012年6月5日上午9:24
公開累積瀏覽 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