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

穩中求Change - 2

  

穩中求Change - 2

梁振英現時最頭痛的事,莫過於要怎樣才能駕馭好其管治班子,及跟公務員之間的磨合;從報章處盡是看到許多人對他不服,而港大最新民調顯示,梁振英團隊的整體認受性,與前兩屆相較為低。事實上,以梁生的學歷、家庭出身、工作專業、從政背景和行政經驗,都和社會上普遍存著對特首要求有很大的落差,雖不至於與朝倉啟太這個政壇新丁相比,但或多或少都受到那些自命高學歷、有資深行政經驗的政務官、專業人士、有背景的權貴及黨派中的大佬們刁難與冷待。
 
生方議員:
「這是個充滿嫉妒的世界,誰要是太引人注意,就有人想把他拉下來, 或者利用他,凡事要小心 朝倉議員。」
朝倉啟太:
「你能把我當成小學五年級的學生, 詳細地解釋一下嗎?」
朝倉啟太:
「我在想兩位進行的討論,到底能否傳達給正在觀看討論會的人。
我在想你們兩位討論的內容,抱歉那個...
你們可以把我當作是... 小學五年級學生進行講解嗎?
抱歉我的確是...還不太明白政治?
但是我或許...不是...
我肯定比你們更接近於正在看電視的人們...
我想說 ...大家明白嗎?現在所說的話題。


別人對梁振英的不屑,是鄙夷他個人的層次嗎?很多人滿口專業術語,自命不凡,但卻不見得真正瞭解事物的本質。如果能夠讓每個人都像小學五年級的學生聽得明白,這才是真的瞭解。他們能否這樣的看待梁生嗎?而梁生亦可否以"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謙虛心態來問過清楚,溝通要靠互動,怕別人認為自己無知而裝懂,這才是真的無知,他們能有這樣的胸懷嗎?

最近行會召集人林煥光,在上任不足一個星期,已公開議論為保平機會主席的工作,寧願辭任行政會議的職務,梁振英是否找不到更好的人選呢?如果一個對香港有承擔的人又怎會說出這種話來?是不在乎這樣的角色?是否看不起行會中人?對不能入閣是否耿耿於懷?又或想屬意有自己個人權力獨享的位置呢?這跟"Change "中神林會長的心態不是很相似嗎?

盛傳陳茂波會成為梁振英管治班子中一員(副財政司司長),但是他在新架構排議程一役竟然缺席,理由是涉及利益衝突,這理由是否充分?是他不願屈居人下?難道他不明白因一票的缺失會影響到新架構過不了關的重要性嗎?會對梁生開局的威望有所損折嗎?神林會長不也是表面上接受了朝倉的好意,但之後卻擺了他一道,就好比給人拉了後腿,這些失誤使人相信梁的班子出現問題,同時亦使梁振英吸收了對此役掉以輕心所得來的深切體驗。


梁班子給人的感覺有點各自為政,也沒有團隊工作的味兒,就比如打份工一樣,唔鍾意就想轉工跳槽或等收工,但都不要緊,唔啱咪換到啱囉,林煥光要走,梁振英無須挽留,更需重訂機制,不保證每位官員都能做到退休,不走就不能炒嗎?做錯嘢或唔做嘢,便要"執過位,起個風",壞事也可變成好事!





在最後的一集中,木村拓哉向國人道歉,向國人宣佈要辭去總理大臣一職,並解散所有國會議員,祈求國人能重新選出他們所認同的政治家,這是回應當初競選時的承諾,以下是朝倉啟太在競選總理時的街頭演說,內容感染力強,是貼近市民角度的一番肺腑之言。
 
演說內容:

「謝謝大家,我就是剛才介紹的朝倉啟太。原諒我站在高處向大家講話,以前我一直覺得...國會議員是在選舉上被大家選出作為國民的代表,而站在這個頂點的總理大臣;應該在國民中是高高在上的。
但是現在我的想法不一樣了...所謂國會議員是在發誓為國民服務的基礎上,然後才在選舉上被選出來的人。
而總理大臣...要為了國民比所有人都要努力工作,肩上背著更加沉重的義務和責任。
那些只在選舉的時候對國民點頭哈腰,當選之後馬上變成特權階級的人,並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選擇的措辭不能讓所有人都得以理解,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國民的幸福之前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最重要的是 ,身為國民的諸位現在...
為什麼而憤怒?
在希望什麼?
要相信什麼?
不知道這些的人 ,不是真正的總理大臣。

可惜我現在身處的政界裡 ,那樣的人有很多。
如果要成為一個職業政治家,就必須遵循他們的規則的話,那我不希望成為一個職業政治家。
我在這裡向大家保證,用和大家同樣的眼睛,找出現在政治上存在的問題,然後糾正它們...
我保證用和大家同樣的耳朵,去認真傾聽那些被稱為弱者的聲音 ,不管它是多麼微弱...
我保證用和大家一樣的腳,毫不遲疑的奔赴問題發生的現場...
我保證用和大家同樣的雙手,揮灑汗水努力工作,指出這個國家應該前進的道路...
我的一切...我的一切...都和大家一樣!」

朝倉啟太:
「我只是想幫別人 ,無論是多小的事, 我錯了嗎?」

 朝倉啟太面對市民的請願,雖然表面看起來是小事(收養35隻貓、對亡妻的思念),但他很耐心去聆聽這市民的聲音,更用心的尋找辦法去幫助他;因此延誤了與神林會長的聚會,優先次序的選擇,側面反映了他以民為本的價值觀。

朝倉啟太:
「我不會感情用事,我只是想知道所有的消息,我想在這基礎上 再決定簽不簽字。
八島灣的漁夫35家中已經有28家的人幾近失業了,
這對那些人來說 事關生死,難道這不是應當執著的問題嗎?
如果國家有責任的話,我覺得應當這樣做,做錯了事做出賠償,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難道比起過著平凡生活的個人 國家就偉大嗎?官僚就偉大嗎? 」

東大的久野教授:
「啊!終於出現了,認真聽民眾講話的總理... 終於出現了!
貼近民眾,從老百姓的角度思考,便能爭取民心,當民心一穩,求變就容易得多,無需適道都能有所作為,對嗎

發佈於2012年7月10日下午12:27
公開累積瀏覽 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