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5日星期三

習字(1982)


習字 1982

這是很久以前的一幅習字,最近翻看舊照片時,發現它被夾在相簿的尾頁。

這也是一幅寫壞了的習字,它使我想起一些事,一些與朋友之間的事。




初中時,因班會要求,我仍需常用毛筆寫字。及後轉到其它學校就再沒有這樣需要。



那一年是1982,好友亞詹得悉我即將前往新西蘭,他知我喜好,在臨行時送給我一些文房用具,這包括紙(月宮殿)、筆、墨和一本【原板芥子園畫譜】,是學畫中國山水畫入門的圖書。這些物事我原先只當禮物或玩意兒看待,從沒想過用得著,誰知後來它卻成為我在煩惱時用作排解和舒發用的工具。




那時我有一要好朋友,知道他不怎麼喜歡香港,知道他很渴望想到外國定居,這或可歸因於他的家庭背景……


曾幾何時,他聽信他表哥的話,說若想到外國定居,最簡便方法便是以學生身分前往該國唸書。因此,他耗盡僅有的積蓄去了一趟英國,這可沒讓他耽得多久時間,就因學費與生活費的拮据(他説最差時候只能啃麵包度日)致令他捱不到半年時間便得返回香港,這一次經歷,他和他表哥以後便沒有再見面了。




為此,他認為若要定居英國,入藉是唯一可行途徑,於是他入紙欲歸化英藉(他在國內出生),但最終亦告失敗了。及後他仍未死心,對前往外國的那份毅力真使我感到驚嘆,為適應在外國居住的基本語言條件,不惜花費到英國和法國文化協會學習語文,他更在自家修習日語。




那時的他,父母早已離異,與他關係亦很疏離,他獨居於母親的房子,而母親亦不常與他同住,一頭半月中也只回來得那三數日,他就好比一名孤兒,少了份家庭感覺。工作上不愜意,形成某種程度壓力,與缺乏親和感都使他很喪氣,令他常常悶悶不樂,鬱鬱寡歡。81年他因對前途感到晦澀,負氣而走去台灣住了大半年,這更可證明他出走的決心是有多大呢!為此種種原由,我好希望他能達成願望,能有他自己的天空,我力邀他跟我一齊前往新西蘭,我並盡力的幫他成行,而這「盡力」兩字當中所包含的……亦無須表述,一切盡在不言中!



然而,一切事情都不能如己所料,跟他這麼深厚交情就如我寫壞了習字一樣,因開頭的一廂情願,算錯欄數與字數而壞了,與他亦然!

事後回想,才知道為他全心全意的舖排,一切都是白費心,所設想的都不是他心中所願,他原意是想去美、加、英國或歐洲一些大國,甚至連日本也許是他心中所選。




在他來這裡之前,我曾和他傾談過,說到那些大國家定必比新西蘭困難得多,因此這一次可能是一個機會。及在到後不久,他即感到這裡的環境跟他心目中所想的有著頗大差別,況且定居前景茫無頭緒,產生挫敗感覺也是人之常情,而我為了安撫他也曾細心的跟他分析過。我們當時的處境猶如寄人籬下,能否定居於此,一半要靠自己實力,另一半也要靠運氣,最終若不能實現心中所想,也只有回港算罷;我並告訴他這一個老闆未必可以幫得到我們取得居留,要他有心理準備並要早作日後的打算。……誰知他卻受那老闆的挑撥離間(原因就是我剛才所講到的事)而對我產生懷疑,並對我心生怨懟,更因此逐漸的疏遠我。

有天晚上,在我們的住處裡,我正跟他說些將來的打算時,他那投向我的眼神已沒從前那樣親切,很冷漠。在這一刻間,我想起他對我的不信任,我不禁淚如泉湧,心酸得難以抑制的在他面前痛哭了一場。我撫心自問,有從他身上得過任何益處嗎?這是我對友情感到痛心的一次真情流露,藉淚水崩發而宣洩出來,他能理解嗎?

之後的整個星期,我用練字來舒解情緒,每天晚上用個多小時寫字,不停的寫,寫得不好丟掉後還繼續寫下去。那時正值寒冬,在數度的氣溫下,我瑟縮埋首於字叢墨海,那冰冷的天氣正好凍結那不順心事兒,這亦使我心情平靜了不少!

……最後,這朋友一聲不響去了澳洲,也如對他表哥一樣沒有再跟我見面。

這究竟為了甚麼


發佈於2013年2月20日下午1:28
公開累積瀏覽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