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9日星期一

不常吃到的青口粥



不常吃到的青口粥

母親她今年八十六歲,和妹子在首都區處居住,每隔一頭半月又會到我家住上數週。在市區住的她,想吃喜歡的東西定必比住我處方便,如飲茶、買中國人食品等等;而我住的地方是數千人的小鎮,環境寧靜悠閒,小城的設施一般,離威靈頓市中心要五十多分鐘車程,因此,如無必要我們也不會常到市區。

我母親喜歡外出,數年前她還常常獨自乘公車到市中心逛街購物,又或到商場食肆買她心愛的三文魚腩粥吃,現今她的健康雖仍不錯,但行動已不像從前爽俐,如沒人陪伴外出,只好留在家中,由於此種原因,她的脾性轉趨沈默,食的口味比以往較執著和善變,很多時候都會為她的胃口而大傷腦筋。不過仍然還有些食物不至於「移情別戀」,比如南乳炆豬手、豉汁蒸魚云、三文魚魚生、芋頭扣肉和脆皮燒腩肉(兩者都要肥多少瘦的一種)
除魚生外,其餘的都難與健康攀得上關係,她還是會「吃不停手,咀不停口」的一個饕老。

像她這樣的一個老饕,嚐到自己鍾愛的食物時,她的饞相就像小孩子一樣,有時甚至會把一些不健康的食品收藏起來。問她為何這樣,她猶如犯了虧心事似的汕汕地說不知道,見她一把年紀,許多時候都會寬讓與她,但又怕她吃得過量而消受不了,便常常給她來個適當開導,有時實在是看不過眼也會向她訴說兩聲,不管高興否也都是為了她的健康著想嘛!

今天一早,我煲了一大鍋子豬骨粥,是她喜好系列中的一種。若單單是齋食粥,她不會吃很多,除非有她喜愛的配搭,比如豬腸粉,油炸鬼,蘿蔔糕,炒米粉等等,這樣便去想一想,還有沒有那些遺忘了的,又不曾試過的好煮意。



母親喜歡吃魚,也喜歡吃青口,她喜歡魚粥,不如就煮番餐青口粥來吃,也好讓大家嚐嚐鮮。

你或許會問我,那煲又有豬骨又有青口的粥會是甚麼樣子的呢?是否不大合適?這個我是知道的,不過我煲的有味粥是有些特別,跟白粥一樣,粥底是沒有任何骨和肉類,原因也許只得一個,就如喜歡飲湯的人並不一定喜吃湯渣一樣,我家大閨女(老婆)與小閨女(女兒)都不愛吃粥渣,在少數服從多數之下,唯有用以下轉折的做法,首先隔晚將豬骨瘦肉用鹽醃咸,待第二天早上,像煲湯一樣煲它個多小時,除渣後用此湯水來煮粥,加適量干貝、果皮和豆腐衣,有時還會加白果,但因這裡的白果多從中國運來的防腐劑食品,品質很差,除了能找到此地的新鮮貨色,否則不用。及後要小心睇火,間中翻弄並煲多個半至兩個鐘頭,一鍋香噴噴、軟綿綿的有味粥底便這樣的完成了。





話又說回來,若沒有其他食品配合,吃一碗這樣的粥,是否有點單調和味寡的感覺呢?

於是便在熬豬骨湯的時候,看看有甚麼可以去做,當打開廚櫃時便見到有包粘米粉,就想到了豬腸粉,買是有得買,但必要駕車到老遠的市區,七十多公里的車程,雖然「為食」也不需要這樣罷,最佳辦法就是自己落手去做,這樣便開粉醬,開爐,用整蛋糕的易潔圓盆來蒸腸粉,做三十多條的腸粉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那鍋湯還只是煲不到大半的時間,這時又要做些甚麼好呢?




當然係去買青口,買回來後的青口用小刀開邊取肉,用清水略洗一下,去除沙漬雜物,放在碗中備用。當粥底完成後,可將煮好的粥底適量的倒入另一細鍋中,細切薑絲並用大火略煮片刻,再下青口肉;記住,不要煮得太老,看見微微滾起便要熄火,加胡椒粉,鹽調味,那香滑肥美汁鮮的青口粥就可以品嚐得到。



中午青口粥配腸粉,夜晚個餐又點呢?之前不是說過煲了一大碢子粥嗎,除了中午那餐之外,剩下的還有很多,清粥晚餐,吃剩餘的腸粉,再加兩大碟用芽菜、卷心菜絲 、紅蘿蔔絲、洋蔥絲炒的米粉,炒完後鋪上雞蛋絲和蔥花,下數滴的香油,滋味清淡的一餐,既可填飽口腹,又可清清腸胃,倒還是不錯的選擇啊


發佈於2012年9月21日上午10:30
公開累積瀏覽 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