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

攝影軼事(1978)

舊照片
生活點滴
攝影軼事(1978)
 
發佈於2013年1月7日下午5:49
公開累積瀏覽 359



攝影軼事(1978

我對攝影了解不多,只知道追求境界高的師級人馬,當是十分熱愛。他們會為理想的照片而不辭勞苦,甚至是上山下海;至於我呢,想是虛榮感作祟也曾有過玩攝影的時光,拍出來的東西當然是見不得人,然而,我還是想將一值得記的往事寫下,以便留待日後回思!

已很多年了,在我任事的地方來了名新同事。他從澳門過來,起初不知道他是攝影發燒友,直至聽到別位同事談起他,知道他得過一些攝影獎項之後,彼此認識深了,發覺到是一名藝術家?因為通常玩藝術的人,一定要花得起錢,要心無旁騖,要有赤子之心。我看這個「朋友同事」,三樣要素全有,他耗盡了他的一分一毫,將所有收入全都投放在他的興趣中,住的是現今所說的「劏房」,地方只許放得下一張床一個櫃,和貼牆的壁架這狹小的空間除了他個人物品外,一眼所見盡是攝影用品,勾起的、掛起的、和擺放在床上或藏在床下的,根本已沒有多餘地方可供睡覺他告訴我,睡的時候只要把床上的東西向內推推,剩一點兒地方已夠他睡了,我想除了在攝影時要真的心無旁騖外,怎想到他連睡覺都能做得到,難得!至於赤子之心,他也無奈地做到了,房裡的攝影器材約值二三萬元,在那時來講不是一個小數目,是他全部的財產,但房門卻不設鎖,他說上鎖也管用不了,想入他房子實在太容易,他更為自己一番,說只有住這樣房子的人才去偷人家東西,又那有小偷來光顧他如此穢亂不堪的房子!

那一年,我妹妹學校舉行年度會操,她好想我能為她拍一輯照片,除留作紀念外也可作為校內壁報展出。那時我只得一部單鏡反光機,沒有長短火(鏡頭,也沒有甚麼效果之特殊鏡片,唯一的只向這位「大師朋友」求救,班借兵他很爽快的借我兩支中、長距離的鏡頭,腳架閃燈,機袋等等配備物品。

到了會操那天上午,到了會操的球場門外,那時已有好些人在外正等著進去;那門口站崗的人,也包括警員在內,竟沒問我半句就讓我㩗著全副武裝昂昂然的進入會場,怕且他們還以為我是某某報的記者呢!我的優先,是否應了「人靠衣裝句詞語。原來那些嚇人裝備真的可充撐得下場面,可笑!

也是同一年,有同事結婚,為節省費用不去找攝影師影相,卻找我充當「影相佬」。當時我信心滿滿的一口答應,也是借了這個「龍友大師」的裝置。幾日後,沖晒出來的照片,好彩也沒有令這個新郎哥失望。

在此之前(1977),
朋友在家玩黑房沖晒,我也跟著玩,於是買了全套「傢生」,有沖晒底片用的沖罐和換底片用的黑手套,仲晒機連120 135 底片的鏡頭,過光機,切相片用的鍘刀板,當然還有塑料盆子和夾子,紅色小燈泡,藥水等等,還有圍得密得不能再密的窗簾布

我從未做過如此好玩的事情,本來朋友應承過會在有空時候教我,但因遲遲未能配合時間,雙方又住得頗遠,一個觀塘再入,而我住在葵涌再上,那時未有地鐵,來回時間最少要耗三四個小時,無法之下,唯有用「電話問功課」這招。

其實最難的是第一步,那是將底片在緊密的黑手套內,怎樣從底片的卷殼內取出,又再將底片重新卷回在沖罐內的卷片器上(沖罐已一早放入那窄小的手套中),不能有摺痕,不能使底片重疊,更不能走光。你可要細心的想一想,這些繁複步驟怎麼能憑著嘴巴就能講得明白,那時的我,一方面聽著電話,另一方面用戰戰兢兢的心情,像盲人一樣,用雙手一步步模著去完成過程,那種心情既刺激又興奮,尤其是成功過後的那種感覺特別不一樣。還有一次,這可能不是我的發明,只是一時諗到的玩意,那是不用底片也可以晒出照片來(並不是真正的風物照),那麼你能知道我用了甚麼方法呢?

順便看看我多年前所拍的一些旅遊照片,這是我人生的部份記憶,間中看看,想想從前,倒還是頗窩心的











這張小學畢業照,你能否認得出那一個是我?又或有沒有一個會是你呢?
照片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