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

美國行散記.7 雜碎

北美洲行
美國行散記.7 雜碎 fusion

發佈於2010年7月9日上午9:47


公開累積瀏覽 76
 

美國行散記.7 雜碎

舊時說雜碎(chop suey),不多不少含有一定貶意;但時至今日,新的雜碎概念演繹又有所不同,在飲食界已流行多年,稱fusion cuisine或潮創美食,其實說穿了是用不同的食材,以傳統手法溶合而創新的菜譜,並美化其外觀,總之是我行我素,天馬行空的配搭,無所不為,有些做得不錯,亦有些嫌畫蛇添足;今日我所講的一些見聞,也可算是fusion的一種,炒炒雜碎罷。

  
在《鴨子樓》工作的Stephen,從他閒談中得知一些在美國的生存之道,他說:「用別人的身份(稅號)來做工,已不算奇事,為了要慳多些,借用別人的工作證購物,亦大有人在。」他也說過做人要眼明手快才搵到著數,並驗証了他的真實性,他說很多人在結賬時,有時放在錢包內的電話卡也顯露了出來,雖然卡號碼有十多個數目字,一時間未必會記得哂,但他說只要記得是誰,習慣是改不了,分兩次或三次去記,就一定掂,最後他真用了兩次時間便記全了所有號碼,並給我們試用還真的搭通了很多地方。

有時客人要瓶house wine,因那時的中國餐館對西方餐酒並不講究,所以沒多人懂得那門學問,他便用了在酒店學到的知識來服務客人,若要白酒,因沒備冰桶他便把酒放在冰水內,然後再放在凍房內,不需十分鐘便可饗客;而紅酒又如何呢,因紅酒要在室溫中飲用才能發揮到最佳效果,那麼便將整瓶紅酒放在電冰箱底下,那馬達發出的暖熱氣流,很快便會將酒變得微溫,勉強也算達到室溫作用!

那時候很多人在美做黑工,經一段時間或會得到大赦,都能取到合法居留,Stephen也許想到這些,就跟我談論綠卡(美國人身份証),他在言語間說取得綠卡不難,言外之意不外乎找中介人罷(可能是他),因當時我沒打算在美國作長期定居,便沒有再進一步瞭解,否則也會略知箇中情況。

現在很多人所說的換匯,在那時或更久之前已有人在進行這種活動,那美麗單身女老闆用的手法是跟本地華人擬訂好的匯率,一般比公價高3至5%左右,在美付款給她,而另一方會在中國取得以上訂價的人民幣或已承諾等值的入口高檔產品,相反亦然;雖說她可能已涉及了洗黑錢,或非法操作金融貿易等行為,但在這裡不想談論;據我所知在中國剛開始開放時,太約79~80年,我認識的朋友中,已有人從中國內地帶些昂貴藥材,古玩,袁大頭(袁世凱銀元)等,合法與非法的運送出來,也有人冒險帶入一些高徵稅的消費品進入大陸,也是以換匯的手法將錢銀兌換出境,我想貪污的行為便是種根於此。

雖然這年青老闆臉上在左眼下有一小遍黑班,但仍蓋不住那美麗精明樣貌,不過她找的男朋友卻是個大花筒,付四千美元首期買一部全新保時捷跑車,擬想駕駛兩個月便把它賣掉,最主要是想過過新跑車癮,他說這樣做法比租車還要便宜,高大靚仔便連這個精明老闆也被迷上了,奈何他有這種本事!

有一同事是一名工讀生,來美多年還未畢業,他告訴我的原因真的很荒謬,他說:「為了得到或等待時機取得在美居留,不惜每年都把某些科目成績不過關,年復年重讀不斷。」因畢業了便要回國而為居留而念書,真的用心良苦!你信嗎?我就不信。

花絮點滴在美國 198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