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9日星期五

情尋……飽(二)

情尋……飽(二)

做飽?曾說過不難,這是因在三十多年前那次,就是那一試,我自一本做麵包的書上學懂了做飽,這更使我信心滿滿,只以為材料俱備,那管是何時何刻!

八年多前,在回來這裡後數月,為了在太太和女兒面前炫耀,想也沒想便說要給她們做麵包吃,誰知這一鼓作氣的衝動,卻給成果冷凝了,真羞人,完全不是想像中回事!

當然,藉口是說
沒有用到最好的麵粉。之後,在「錯接錯勵」激動的驅使下,真不知為何我仍做著重複的錯誤,結果便應了那一句話,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莫非那年的不是有幸而是偶幸?

真氣人,雖然我要求不高,即使有「別人媽媽的」六十分,我想
我都會收貨的,但是,這些飽子,卻像水滸傳中那沒羽箭張清發射的石彈(飛蝗石)一樣,嗚呼……可掟得人好痛!

然而,這一石飽子,雖談不上有半分輕柔,但也不是全沒好說的,起碼不難看,倒像小號牛油餐飽,只外觀黝黑得有點兒巧克力。再說,焗出來也一樣的香噴噴,況且那甜甜內心,吃起來卻當真的又使人感到心內甜甜;尤其是我那女兒她更為「吃力」,這是愛吃的謔稱,她還笑說此之為「朱咕力飽子」!

於此,做飽心情也變得淡了,回想
總覺得不憤,總想找出原因。

用的麵粉,
OK,與外面做飽舖子的沒有分別,也試過別的yeast(發子),但情況依然未見改善,那些麵團仍是死氣寂寂,莫說要發大一至兩倍,結果咪一樣KO連半點像給人打腫了的樣子也是看不到!

直至在個多月前,到某食品批發店逛,看到一包聲稱二合一的麵包發子,可直接與麵粉混合搓揉,那麼在「死馬當活」心態下也即管買來一試,亦用了之前方法
……

來看一看,答案已在,是否不用多說
這是發子買回來後的第一次成品
這是數天後做的飽子。講開都幾好笑,今次我真係好烏龍,本以為會做得好好的,因一切步驟做起來都很順手,誰知在待發過程中才發覺原來忘記落發子,那時已過了大半個鐘頭,因此連忙用麵粉加溫水,發子混合成的麵種,再和麵團揉合搓勻,這無形中是浪費了許多時間,但這不重要,而我最擔心的是能否做出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