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

細說鞋子

細說鞋子

小時,皮鞋、「白飯魚」只在上學時穿,平時著的多為「人字拖」,也成了我主要的「腳墊子」。

幼時,父親常責令我們,不能空著雙腳,這會是沒禮貌的。

這習慣了,便無鞋不行,卻不像這裡的人,他或她們都慣常不穿鞋子在街道上走,據說這比穿健康鞋還要健康?

年長,那時候已漸開始追求美好,一雙好鞋子除感到舒適外,也存有不少虛榮心。窮小子的我,自然知道榮譽之難求也便心安理得。我第一次穿的名廠波鞋,其實是對布鞋,是這牌子最下價的一款,是三十五年前到紐西蘭時買的,十八元正,可能在我來說是有點貴,但是,也不至於有些人的死慳死抵,要將早、午餐節減,甚至
……為了財力所限還會受虛名而買別人的「二腳鞋」!

那時,回港後差不多天天都穿這雙鞋子,因從未有過這輕柔的感覺,鞋底穿洞了仍不想丟掉。母親看了便拿去鞋匠處,但回來後我卻如了那一句,對它「棄之如屣」,及後我還有好一段時間思之難忘
……原因是那感覺,已好像全給修理掉了!

四年後,我才真正買了一對名廠皮鞋,德國手製,價錢頗貴,一百三十多紐元,那當然又是另一次舒服的開始!

這之後,我這個愚小子才明白甚麼叫好,以後也買了不少「中價」品鞋。

故事到此為止是否很乏味呢?

那當然還有下文,這要回說我八年前回紐的時候。有次,姊說這裡有間大公司,周不時會有意外驚喜,她就告訴我,她在那裡買了一對只付五角錢的鞋,真有點難以想像,然而這種「清倉價」雖不經常發生,但畢竟最近又再次出現了
……

看看,這是甚麽究竟?









以上的鞋子,我只買了一對兩元的高腳真皮波鞋,雖不是名牌,穿得還可以,而你可知那原價?不多,是六十元正!
其它的這幾對應是名廠罷,是在另一間名鞋店用了很便宜的價錢就買到了,最貴的是這一對,「其樂」氣墊,三折九十元,另外兩對分別用了兩折和一折,就只付了五十和三十元,和這之前我買了對「NB」波鞋,付百多元的真沒法可比!



這兩對是女兒揀的,是先前說的那間大公司,第一對特價後五元,另一對在數日後買,猜一猜多少?就係個店員話,連一個漢堡包也買不到的一元……咁大把咯!
 這些鞋子漂亮嗎?她們買回來都捨不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