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1日星期六

魚頭

魚頭

看報驚覺,原來魚的頭部是個藏金庫……

可是,當今環境又有甚麽東西不能吃?尤其近年國人推出那麼多的「份子美食」,那俱俱一點點「重金屬」,還怕得嫌少?就當是享用金箔罷;然而這「忽然高人」感覺,是否會比一般人強?興許…這或更能體現出「大文豪」筆指的「心靈慰藉」!

有朋友給我點子,猜一些物事?

四隻腳不及兩隻腳
兩隻腳又不及一隻腳
而一隻腳更加不及無腳

相信已猜到了罷!

而這真有那麼矜貴的嗎?

有朋友在此間是開炸魚薯條店的,很多時都會給我一些連著腩的新鮮魚頭。一般而言,除用作清蒸外,有時也會拿來作湯。


一直以來,我對魚湯有固定的煮法,那是先將魚頭、魚腩斬件,在表層撲上薄薄生粉,跟著燒紅鍋子下油,爆香數片薑塊,繼而把魚件落鑊以細火慢煎,待至微焦時再加以贊酒,並下水與豆腐、白菜仔同煮,約三十分鐘左右就能熬出白白如奶汁的湯。除了豆腐、白菜仔這些傳統配料外,有時我亦會選用不同之瓜果,比如節瓜、冬爪、勝瓜、苦瓜、木瓜、甚至是鹹酸菜等等,又或單只用皮蛋及莞茜……
最近,聽人說連蜜瓜都派得上,這可真沒有想過!


另外,有時我也以「羅宋湯」口味來炮製此一湯底。做法其實是與上述所說相若,就只是加多一項工序,要爆香少少茄膏,然後才落蕃茄、薯仔、洋蔥、大蒜及西芹,和下少量的辣椒。這樣煮出來的味道,你會發覺到那點點酸辣,及薯仔做成那綿綿的濃稠感,這可更令你喝得津津上口。



數日前,去批發店買了瓶泰式咖哩膏,就想起吃過的一道馬來西亞菜「咖哩魚頭」,於是便想來「胡弄」一下。這是別於一般的印度咖哩,因沒那麼多香料,所以感覺上像是吃川菜,而那紅辣椒引發出來之辛辣度,及其香茅、南薑、荳蔻、玉桂、及大、小茴等等之香料,亦很能刺激食慾,尤其我加入了些羅望子醬,而它那獨特的酸香,這可真又帶出了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