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5日星期六

我的舊書信@2011之2 (正本清源)

我的舊書信@20112 (正本清源)

佛經是看不懂了,我亦自問沒這恆心和佛性,那便惟有繼續看信罷

跟著下來的及以後數篇,大多都是些零碎片段,這包括了n年前的事兒,和相互間之近況,並且在思想上,大家對香港近幾年怎樣「變異」來過閒話家常。

雖說是閒話,但其實也很「政經」,箇中所提到的香港事況,好像到如今也還是解決不了,加上最近普選之爭吵聲,議事堂上的拉布及各方面等等,情況嚴重得尤令人憂心,社會這樣的亂哄哄,之前理順不到,之後還可以嗎?

我不相信「積重難返」這句話,要改變現狀,那管有多大困難辦法仍會是有的。然而,中央放任香港這麼多年,如今忽然話要取回治權,肯定短期內亦不可能成事,而陸續而來的咚咚撐「大龍鳳」,那定必更為精彩!

昔日有人上書唐太宗「請去佞臣」,唐太宗召問:佞臣為誰?此人回答:「陛下可與群臣言,假裝生氣以試之。有執理不屈者,直臣也;畏威順旨者,佞臣也。」

唐太宗不以為然,說:「君,源也,臣,流也。濁其源而求其流之清,不可得矣。君自為詐,何以責臣下之直乎!」

唐太宗畢竟有自知之明,要正本清源,執政者要有勇氣和決心,最重要的,還是態度!歸根結底,我們這班公僕頭上的公僕,能有這「正本清源」的胸襟、決心和態度嗎?中央也能夠支持嗎?



~~~~~~~~~~~~~~~~~~~~~~~~~~~~~~~~~~~~~~~~~~~~~~

Thomas :

不好意思!現在才回郵給你,因這幾天較忙,我也很高興認識你,還未畢業的時候已遷離黃大仙,跟家人住在牛頭角,最後幾個月還要每天坐巴士上學,現在居於屯門,差不多三十年了,我還在工作,當貨櫃車司機,行走中港兩地,也幹了二十多年,還沒有條件退休,因學歷不高,沒有別的好職業選擇,香港未來其實大家早已料到,用樂觀角度來看,大陸已很包容香港了,這幾
十年來任你香港自由發揮,誰會把自己的東西任意由別人玩弄這麼久,只是這幾十年來沒有條件反擊,現在甚麼條件都齊備了,為甚麼不用盡,反正做一個中國香港人又有甚麼好怕呢!

你是否教友?在那一年畢業的,我姊也是教友,她早我兩年畢業,應該是六六年,叫陳X蘭,現在做了修女,長在澳門。

我也曾做過詩歌班,但時間不長,跟你和天外來客學兄可能相隔了一兩屆畢業,但書寫方式也很相近,可能來自一校,來自同一的課本,要回憶的太多了,可能要一點一點,慢慢找回來,有些時候想不起用字的筆劃,可能因我們接觸大陸的簡體字太多了,根本忘了我們的繁體字,好像現今的年青人,常用的方式我也不能適應,例如(我deoic)!

好了,下次再談吧,祝你家人身體健康!

學弟凌峰
1 May 2011

~~~~~~~~~~~~~~~~~~~~~~~~~~~~~~~~~~~~~~~~~~~~~~


凌峰學友:

你好!

《忙》是屬於每一個香港人所獨有的生活形式,如果不忙累,政府又何來那麼容易地掌控市民!正所謂:「為口奔馳」,又那有時間去跟政府糾纏。

我們全家都是天主教徙,在小時候已受洗,當過數年輔祭,曾經思考過會否在將來成為神職人員,但最後放棄了這念頭,原因是信仰還未算十分堅固。

你說你姐當上修女,初時聽到她的名字還以為認識,後來在發掘深藏腦底才知道另有其人,名字叫陳麗華,而你姐不知在66年那一班?因我姐和天外來客鄭兄也是同屆66年下午6B班,或許會認識你姐也不定?

你有沒有聽過叫鄧碧梅這個女性?她也是我姐同學,是當年校花,後來進入了不知那時的麗的還是亞視當藝員,回想當年,她真的很美!

現在對童年時的週遭環境,已甚模糊,只得一些零星片段,就如美酒般越舊越醇美!

現還記得一些地方,如九龍仔泳池,摩士公園放船玩,攀獅子山,探防空洞,遠足至井欄樹旅行,在暴雨後走下大磡村與黃大仙交界的一條溪澗,逆水而行,真不知危險怎寫!總之是樂事多籮籮,望以後大家能互相分享。

凌峰兄,你現職中港貨櫃司機,相信一定熟悉大陸的情況,亦會比別人見識得多,往後真想聽聽你的所見所聞,可以嗎?

常聽人說有家室的人,都不希望丈夫跟大陸牽上任何關係,記得在十多年前,我偶爾要回內地工作或開會,只一天兩日,已有同事叮囑我太太,要小心我的動向;並不是怕我沒定力,只怕是太誘惑了;因現今中國某些地方已可取代三十多年前的東亞各國,繁榮昌盛是如此娼盛嗎?嗚呼哀哉!況且神州滿遍黑心無良食品,真的是無所適從,唯一要像兒時的學生,只有自㩗飯盒才可自保,小心!心心!

離了題,阻了你太多時間,我們以後再聯絡罷。

祝順泰!

Thomas Siu
4 May 2011

~~~~~~~~~~~~~~~~~~~~~~~~~~~~~~~~~~~~~~~~~~~~~~

Thomas
:

你好,當了這麼多年中港貨櫃車司機,基本上由大陸甚麼都沒有,發展到現在叫做甚麼都有,分別很大,但我一直對大陸都沒有好感,可不是為了生活我根本沒有興趣回去,至於我太太也對我很信任,她連回鄉証也沒有領取(這應該是對我信任的最好保証)

有這麼長時間,誘惑一定有的,只是自己的取向,要發生不軌的行為,在港也可以發生,哈哈!年青的時候沒有,現在更不會,閒時在家裏彈下結他,唱下民歌又一天,總比留在大陸好!

我姐當年好像是下6A班,因她的成績一直都很好,她應該是66年畢業,比我早兩年,她有一兩個同學的名字我也有點印象,其中一位姓呂的女同學印象更深,因她家人在黃大仙某座開醬園舖的,你說那位鄧碧梅,當然有印象,當年好像在麗的電視做過新聞主播,是很美,但一直不知道她也是舊校友,她好像比我大很多。

又說,真羨慕你,這麼年青就可以退休,我還要繼續,暫時沒有條件!好了,下次再談吧!

 
請代問候家人

學弟凌峰
5 May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