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0日星期三

我的舊書信@2011之5(非誠勿擾)


我的舊書信@20115(非誠勿擾)

近這些年間,甚麼都向錢看,資本主義徹底打敗了共產主義。人民公舍亦變成了陋室天堂,為追求那數瓦一蓆,無巢鳥自必「媽不停啼」兼且起義聲不絕。

站得高,看得遠,對那些高高在上的尊貴,他們會做些甚麼好?唯一令我想到的可能是……遠望神州,做個嫌貧愛富的錢奴!

早些日子曾看過一篇報導,說江蘇衞視製作了一個叫《非誠勿擾》的相親徵婚娛樂節目。節目不久便迅速走紅,其因是在某集的節目中,二十多歲畢業於北京現代音樂學院、從事模特兒工作的馬諾,在男嘉賓趙晨向她表白後,馬諾聲稱:自己非富人不嫁,「寧願坐在寶馬車裏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此話一出眾人嘩然,都罵她拜金,把愛情、婚姻當買賣!

當然,也有人支持馬諾夠現實,支持她「如果有錢是個錯,我寧願一錯再錯!」又或者「你可以污辱我的人格,但請你不要砍我的價格。」

《非誠勿擾》有個滅燈環節,當男人條件達不到女性擇偶的要求,二十四盞燈全滅。

網上有個頗逗的笑話,話說悟空跟唐僧一起上《非誠勿擾》,悟空上台二十四盞燈全滅。
理由:沒房沒車只有一根破棍;保鏢職業危險;動不動打妖精,對女生不溫柔;政歷有污點,被壓五指山下不得翻身,更要坐牢達五百年之久。

之後輪到唐僧上台,嘩!不得了,燈全亮。
理由:一是公務員;二是皇上兄弟後台挺硬;三,精通梵文外語;四,長得帥;五,有寶馬!

若然問我《非誠勿擾》可有其他甚麼解讀?那麼我想奉勸一聲那些尊貴,你們的本錢不是身嬌肉貴,不是青春可人的美媚,而是甚麼呢?這裡也不好說。

但是,那最基本的訴求你們又是否能做得到?
非誠勿做官,做官勿擾民!

相信這才是真正《非誠勿擾》的意思啊!

~~~~~~~~~~~~~~~~~~~~~~~~~~~~~~~~~

蕭兄你好:

得悉你最近也有點煩腦,但最終也得已解決,為你高興,像我們過了五十多個年頭的人,那會未經歷過喜怒哀樂,感覺上年紀越大越吃得開,年青時就沒有這道行,可能還覺得有日子,現在就大大不同,很多事都沒那麼執著。

最近我也忙著為未來打算,準備結束做了二十多年的中港司機生涯,回港打工,不再北上,也把現居所出售,更換另一所較細的屋,也很煩腦,當了二十多年自僱小老板,不知幫別人打工能否適應。

聽你說,過了那邊才六年,是否全家一起移民,為甚麼早年不過去,現才去?

上天創造我們的腦袋,是很公道的,若給我們植入晶片,我們只會選擇性來記憶,豈不是對那從未幸福過的人不公平,我個人較喜歡甚麼都可以記得起,因為是自己個人的財產,也可以跟別人分享。

近日香港發生了這麼多事,其實這些問題早已存在,只是早年政黨不多,競爭不大,民生又沒有現在般大倒退,大部份高官又臨近退休,人人都得過且過算了,反正可以做完份工就是成功!!!!!!!

! 又煩了你這麼久,願你的美好回憶,一生陪著你!
                                                                                                        

學弟凌峰
4 Jun 2011

~~~~~~~~~~~~~~~~~~~~~~~~~~~~~~~~

凌峰:

很抱歉這麼久才回信給你,請諒!

正如你說過,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七月出生,你無須稱呼我蕭兄,一般好友都會直乎其名,或索性叫我亞蕭,這樣反而覺得自然。

八二年我移居新西蘭,在九一年尾返回香港,在這段日子中,我去過許多地方,有旅遊見聞,有工作體驗性質,像這樣飄泊無定的生活,是想尋找理想的生活環境?在尋尋覓覓中走了一個圈又回到原來的地方,正如你說過,年青時總覺得還有大把日子罷。回港後很幸運地給我找到一份很滿意的工作,然後我就順著人生軋跡,結婚生女,到二千年做事的公司遷往大陸後,生活水平就跌差很大,往後斷斷續續的做了多份工作,更因那時社會環境變得很壞和不穩定,於是決定帶女兒回來這裡唸書,看看會否比香港好?初時也有點期望,想做些小生意,但都因種種原因而告吹,到如今這把年紀也不想那麼多了,生活雖乏味(當然沒法與香港或中國相比),但在這裡起碼比在港穩定,基本上我是滿足現狀,而我太太卻常常埋怨說要回港定居,我勸說待女兒大些才回去罷,但她還是嘮叨不已,我心想:「做咗人哋亞媽還要老公就、老公疼,這些都是典型的港女心態。」

我還是會堅持著,相信你都知道若我們一家回港,工作肯定是十分難找,除了靠自己,唔通真係要等運到?況且香港的生活水平這麼高,不知要維持一家三口最少要多少錢開支呢?凌峰你能否告知我大概一二嗎?

惱人的事天天有,最近患上了骨刺,疼痛不適使我終日難安,看過醫生也說不出治本之法,只能吃藥治標或做物理治療,說過些日子或能不藥而癒;正如我説過要正視問題,明白這樣而用心處理就無須為煩而惱,但此階段只好無奈地接受現實罷!

不過最慘的事,莫過如一些官員怕煩而不去管事,但卻給別人拿了把柄(因怕麻煩而最終也惹出麻煩),就用狡辯的言詞為自己脫罪,那怕只吃虧一點點也不肯妥協、讓步,只會諉過於人,從無半點羞恥之心,能如此厚顏是看得「名(面子)和利(得失)」那麼緊嗎?怕這也是另類「獨立異行」的中華文化罷了!

近日香港發生了這麼多事,其實我很認同你說法,這些問題早已存在,除了你說的那些事實外,我想還有一樣最重要,就是「老化」的問題,相信不講你也許知道,「老化」會引伸很多問題,就如人一樣:「年紀大,機器壞」,這就是一種負擔,社會環境亦如是觀之,一切不在起始時整理、整頓、清掃(日本企業基本的3S管理,再提升的便是5S。)到了最後往往是積重難反,況且到了那些「老化」官僚手裏,更是關人個關,反正做完份工就收工,有些人更處心積慮在「收工」前準備好「後事」,一於等退休後跳槽,延續過往的名和利,這些人又怎能做好自己份工?但望下屆政府在大執位後,用3S的「清掃」理念來掃舊迎新罷!

你的事處理好嗎?不阻你的寶貴時間,下次再談!

祝康健!

蕭恕
Thomas Siu
12 Jun 2011




以下這一首別了溫哥華的插曲《逃》,可能便是我過往到處飄泊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