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4日星期日

我的舊書信@2011之7(談地震)

 
 
 
 

我的舊書信@20117(談地震)

這篇之後,我將會有段時間不寫日誌,原因是感到累了,不獨是身心,連筆觸思緒也是一樣。

雖這樣說,但這並不表示我一定會停寫,只是想暫歇一歇罷。至於將來,若能找到好的構念我自也不會躲懶,而我亦會將一些喜愛的舊誌重貼。

以下的這兩封書信,都有講自近年在我居住地方所發生的災難,雖沒鉅細靡遺,卻使我這一個舊同學提起當時的熱門話題21-12- 2012「世界末日」。

真的,那個時候這話點確實鬧得很沸沸盪盪。記得有報導是這樣說的,說有些台灣人竟誤信神棍,要在「那天」到臨前耗盡全副家當,亦有人相信諾亞方舟論,購買貨櫃箱來避災做個現代穴居人。畢竟天災是難以預警,如要作抗難準備亦應要有科學性,這些人的作法,並不是「化財消災」的那樣信念,而是也不用說了,這實在是太可笑!

這裡有一西人朋友,在聖堂市那第二次的巨震中,他因公幹要飛到那裡,是有幸的趕在當天的地震區經過。他說他一路駕駛就一路擔心,他看到車外有好些物品在「橫飛豎舞」;看見街外有許些人茫然不知所措,在驚懼中亂跑亂撞,亦看到一婦人血流披面無助的在街上等候救援,這情景真是不忍卒睹很是恐怖。前路究竟是禍是福?沒有人知道,而此時的他就只知道要繼續前行,而且更要是翼翼小心。

再說,新西蘭是處於頻發地震區域。自我八二年踏足於此地後,記憶中使我感到驚的地震就有過好幾次。

一比九十九
這一組數目字是否感到好熟悉?首先,我想在未談地震之前先講一下這是甚麼的「一比九十九」。眾所週知,幾乎所有災難,水是其中最為重要資源。因此政府呼籲市民,要在家中除備置一般緊急藥物外,那飲用水便一定要儲備十足。不講不知,因這是應急用的水,存放時間定必比平時的長,所以便要用上這添加漂白水比例。

地震初體驗
這是發生於八三年冬
那次我正享受著沐浴樂,突然聽到屋脊上發出隆隆聲響,第一思潮便使我想到貓狗在追逐(那怎麼會在屋瓦頂呢)。此時屋子也開始顫動,而震的感覺亦頗為厲害,只十數秒時空,但我感到好像經歷了很久很久。我想我是很笨的,怎麼要到這樣情況我才會後知後覺?還有,我想我也很傻,你可知道我當時思緒在發酵甚麼?那答案是,正糾結著要不要就這樣光身外跑?

第二次在九一年中,是在一間出租的陋屋裏……那次,也是沒有任何先兆,地震說來便來,那時我知道已沒多時間可離現場,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選擇躲在飯桌底。那時候,雖然心慌,但心底卻還存着點僥倖,即使驚,我仍不忙的從桌下外望,看到懸在天花的電線掛著的燈泡,正在一晃一晃像(鋼琴拍子儀」計時器滴答!

之後,也有過許多次是在知道或不知道情況下發生,而這亦多發生睡夢裏。有時心想,有好幾次醒來發覺自己瞓在地上,哈不知是否與此有關?

這次,亦是在年多前不遠,那時我正在工作,也是突然感到「地動屋搖」,而且持續性要比過往還久,站的地方也在動,而那晃動更使我頭暈。

這時我已沒心思理會旁人怎樣,唯一要做便是急速的跑離店子。

事情發生過後,亦是在此時間,我發覺店內的人很平靜,如像沒事兒的仍逗留在店子裏,這可否是他們的「見慣不怪」?

又或者,這才是「隨遇而安」的真正定義!

~~~~~~~~~~~~~~~~~~~~~~~~~~~~~~~~~~~~~~

凌峰:

你好!沒給你寫信已個多月,不知近況如何?一切可理順了嗎?

在這裡的我,吃飯睡覺天天如是;這會否如我朋友之前所講,說有許多年老無所事事的人,為了打發日子便去找些「細藝」,比如每天在門前拿著油掃,將椅子掃完又刷,刷完又掃……

最近,在我住的城市發生了一連串不尋常的事,七月九日出現了龍卷風,威力頗大,幸好只損毀了些莊稼、樹木、及一些簡陋建築,至於人畜,亦只是些輕微損傷報告。

其次的是自1976年至今,第一次在這裏城鎮(包括首都及廣大範圍的地區城市)下了場這麼大的風雪,那些雪花,時而飄飄盪盪,時而又像細雨綿綿,溫柔得猶如與愛侶擁抱。同時這亦是我頭一次有感落雪的喜悅,在此前的多個星期裡,這裡還下過兩次冰雹,其中一次的冰雹很大顆,擊打窗子時發出爆裂的聲音,很駭人,就只是數分鐘時間,在外的草地及馬路已被那些冰粒封蓋,粼粼閃閃,就如遍地鑲滿了鑽石!

近年,新西蘭事故特別多,如上年的礦難(死亡人數達數十人)、地震,與今年死傷枕藉的基督聖堂市地震,及龍卷風多起等等,都使人十分傷感,要過怎樣幸福生活?相信那只有是天曉得!

年紀大了,感觸自然多,又或否是我過於杞人憂天?有時真很懷念往昔日子,不論是苦、悲、喜、樂,在回憶中都是感性滿溢,假若真的如像你說,能與三、五知己及一些年少朋友相敘訴談,誠然定必是一大快事!

最近常常造夢,夢境照現的多是些遠年人物景象,雖感到會有點兒悵惘,但醒來後卻又很想再入「夢香」,去追逐尋夢園裏的假假真真。

志凌,我想問你好久了,你那凌鋒名字是怎樣得來呢?

好了,不想阻你太多時間,有空請給我多聯絡!

祝康泰!


28 Aug 2011



~~~~~~~~~~~~~~~~~~~~~~~~~~~~~~~~~~~~~~
蕭兄:

你好,很抱歉,這麼久才覆你,謝謝你的問候。最近做了白內障手術,本來是一隻眼出問題,另一隻眼只有很小問題,但為了視力平衡,故最後還是兩眼一起做了手術,現正著手開始找工作去。

你那裏最近的反常氣象,在新聞片中也有看到,也許是21-12-2012的先兆吧!世界末日其實有甚麼可怕,反正大家都不在,地球生物又重新開始,也只是看那類生物主宰地球?但若不是整個地球末日,而是地球部份出問題那就大件事。近日經常提及温室效應,全球暖化,我總覺得可能是地球越來越接近太陽,導致地球越來越高温(是否痴人夢話),其實每事物有開始總有完結的。

你當今的生活真叫人羡慕,如果生活上沒有困難,又何需介懷日子怎樣過,無論年青時怎樣拼搏都是為了日後過些悠閒日子,知足者才常樂,所以巴菲特,李嘉誠等人不是我的偶像,反覺得他們很可憐,一生做財奴走火入魔。

說到凌峰這名,沒有特別意思,只是隨便想出來,在那些討論區用的?反正我的真名也有個凌字,是否很難聽?

好了,有時間再聊吧!祝身體健康!

志凌(凌峰)
1 Sep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