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

愁緒揮不去苦悶散不去

愁緒揮不去苦悶散不去

重帷深下莫愁堂,
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
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
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
未妨惆悵是清狂。

這詩的作者李商隱,是有名的情歌寫手,所寫章句艷麗哀絕,情致繚人。他長期癡戀他的姨仔,但卻又一直粒聲不出,直至後來,當他發現小姨在出嫁之日,「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音語未通。」原來為的是「重帷深下獨愁眠」之「小姑無郎」心態,慌不得才找個男人來「袋住先」。這一時的悲愴,一切都在「詩人獨憔悴」之下,澎湃出那「愁緒揮不去苦悶散不去,為何我心一片空虛,愛情已失去,一切都失去,滿腔恨愁不可消除」的萬分懊悔心情。因此,若「有心事」定必要講出來,做人就千祈唔好成日都「心癡癡,扮無知」!

但如以此詩現今香江政改某些事兒來作個古文今讀,在深宵細細思量之下,亦不乏會有另一番意思。

詮釋:

政改既然已重帷深下,一錘定音,落閘關門;也即是有人會打爛飯碗;況且一家大細,又有咁多人跟你搵食,那真能做到「莫愁堂」嗎?

唔緊要,長夜漫漫,瞓醒吃完宵夜再想清楚都未遲,也不用太急!

神女,乃為高唐之客,生涯原與尊貴無二,亦都是些逢迎趨合,這次入不到閘進不了屏便當夢作一場罷,但醒過來後又會怎樣?那還不是和往常一樣。

既然獨處,又冇人騷你,那便得要生活。

外面風大雨大,真不信你這柔弱身軀能撐多久?

這時明月還未上中天,雨露薰風,就嗅幽香四溢百花滿月樓,這又真何其吸引啊!

有道是:「心思思有件事,遇疑難,話我知。」若不說出來,肯定對誰個也沒有好處……

但這亦不妨要裝出副惆悵、難捨的心情,盼望上意能回轉,也希望能得到下台階收場。

這正是那「愛慕美景,心事輕輕透,祈求知心心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