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1日星期四

強冠應正名「強灌」(坑渠油料理續篇)


強冠應正名「強灌」(坑渠油料理續篇)

最近坑渠油新聞鬧得兩岸人心惶惶,香港人原以置身事外,隔岸觀景心態,誰知卻在追查中爆出原是與本地有關。

剛巧在數年前大陸為此也鬧得十分之沸騰,那時我亦有撰文作誌(坑渠油料理),這篇是經過整輯並加了從報章摘錄部份的要文,希望大家知道……

坑渠油原在中國人的社會裏,已經是由來已久的事。那麼,這還算不算是新聞呢?

~~~~~~~~~~~~~~~~~~~~~~~~~~~~~~~~~~~~~~~~~~~~~~


坑渠油料理

中國人聰明,中國商人更聰明,基於利益,就有了官商勾結這詞語;當然,那亦不能一竹篙打盡一船人。

千禧那一年年尾,我曾在尖沙咀一酒吧餐廳廚房工作過數月。那時的工作十分簡單,通常都是些炸物,如薯條、洋蔥圈、魚柳、金沙骨、沙嗲串……等等,是給客人用來伴酒,可以說任何人都能夠勝任。在這裡,每個星期都有一次要換去用過的炸油,這雖說不得上怎樣污穢,但因這些舊油會被丟棄,一般都會把其它污濁雜物混入其比如油煙機抽不去的沉積油,煮食爐盆底下跌落的剩餘物,及殘留的污垢油漬等等,然後便會將這些髒物與舊油一併存儲在一油桶內,並置放於後門外等候回收公司派人來清理收集。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留意到這有甚麼不妥,但直至有天晚上,我仍像往常的把那些廢油放在門外,也不過是半點鐘左右,那桶舊油竟然便不翼而飛。最後(經我從中窺探)才知道原來是隔壁的「炸物專門店」取走。他們為了節省那一百幾十塊,唉!就背負了良心做那坑人穢事。因此,我想出一法,將寫著 「此油內含老鼠藥」的紙條貼於桶上,當然這只是用作恫嚇,其實根本是沒有的;就這樣,此後便再沒有離奇失蹤事件發生。

最近閱報,看到不法商人使用坑渠油,就不覺間想起,之前提過的「廢油回收處理」公司,不知他們會將如何處理?又或會是如何不良?


火鍋店使用坑渠油,真的難以置信,為了金錢就置甚麼都不顧嗎 ? 內地坑渠油曝光後,四川成都卻對使用坑渠油的火鍋店秘而不宣,當地藥監局更阻止記者採訪,有關官員三緘其口,迫緊不得時往往言不及義,並表示這些違規火鍋店名單「是否能公佈,是否要公佈,牽連廣泛,需要開會後協商,最後再統一給媒體提供資料」,官員還告誡媒體「不要逼我」,並威脅記者「不要將事情搞得很難看」。這種顛倒是非、欲蓋彌彰的做法,真教人心寒

日前成都市多家官方媒體重點報道成都市針對坑渠油的專題整治及工作進展報告,但均未提及涉用坑渠油的十三家火鍋店名單,對此,成都市民紛紛要求公告真相。但成都當局只宣布整治工作的政績,卻不公布涉案企業,自話自說,如此透明度不足,又怎能取信於民?背後到底牽扯了甚麼利益關係?

坑渠油包含各種病毒細菌,若長期食用,極易患上與食道有關癌症,或更嚴重惡疾,這些無良商人,等同謀殺,而庇護和縱容這些商家的官員,則是幫兇。

「民以食為先」,對違法商戶的包庇縱容,多延一天,就會有更多老百姓受到損害。四川成都之麻辣火鍋聞名中外,據說今次涉案的十三家火鍋店中,有不少品牌,是成都美食的支柱。當局擔心公布這些店舖名字,會砸了成都美食的招牌,毀了成都城市的形象,但當危害到與民眾的生命健康時,再亮麗的城市形象,再複雜的利害關係,也不能如斯不顧一切,倒行逆施。

為此,成都飲食行業將遭受到毀滅性災害,由於不知哪家火鍋店使用坑渠油,民眾勢必拒絕上館子進食,「坑渠油料理」便成火鍋,川菜的代名詞。

事實上,中國食品安全屢屢出現危機,當局者不是正大光明地查處,而是千方百計掩飾隱藏,遮蓋彌補,期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反而進一步助長了無良商販擴大貪婪的慾念。中國要整治食品危機,首先治官,對那些包庇縱容者嚴懲問責,方能奏效。


發佈於201046日下午12:46
公開累積瀏覽 66

標籤: 龍門集

以下是引用部份報章內文:

台灣「強冠」坑渠油風波峰迴路轉,最新矛頭直指香港。台港兩地部門連日追查發現,台灣強冠向香港的金寶運有限公司,購入來自元朗的寶源油脂公司的豬油。寶源的老闆更向本港傳媒爆出驚人回應,其生產的工業用油根本「唔食得」。金寶運承認曾向寶源購入八十多噸油,其後轉售台灣。本港食安中心已派員到元朗調查寶源。本報查冊發現,香港金寶運與台灣強冠的董事有着千絲萬縷關係。有台灣強冠員工踢爆,強冠從香港進口劣質油至少十三年。

211萬噸坑渠油來自港
台灣強冠從香港進口劣質油至少十三年,有強冠員工向台灣媒體稱,強冠從二○○一年起自香港進口劣質食油,混合郭烈成的油再出售。台灣財政部關務署統計資料顯示,台灣今年上半年進口未食用豬油,即外界較擔心的俗稱坑渠油,超過二百四十萬噸,其中近九成,約二百一十一萬噸來自香港,而從大陸進口的未食用豬油不多,僅一千零八十三噸。
強冠是否應正名「強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