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星期二

退步原來是向前



退步原來是向前

早前台灣的馬王抗告案中,其審判長勸解雙方要為國家着想各讓一步,並引用了佛家語「退步原來是向前」。

縱觀現今的香港,政經諸事紛擾,佔中者與港府彼此都不願意退讓,各都為政治利益及面子計算…放不下身段?自然也下不了台階!

佔領行動持續逾六個星期,目前仍無結束迹象,對經濟民生的傷害,對社會秩序的擾亂,對香港形象的影響,尤其是對法治的摧殘,可謂彰彰明甚。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坐視無政府狀況沒完沒了,不管香港人有多寬容,相信都無法容忍部分人以爭取「真普選」為名繼續無法無天。

現在,中央已寄語港府「放膽去做」,雖不知結果如何?但肯定的是…一定有人會為此遺憾!

凡事欲速則不達,既有爭議那倒不如暫且放下,至於路線圖這並不重要,如是眾望所歸…那又怎怕事難圓?

天下沒有解決不了的事,也沒有解不開的結。意志堅定抗爭,追求未能立刻實現的理想,強硬便不可能有出路;因此,一旦願意放下爭拗,政府首應承諾不去追究一切(除了是一些蓄意滋事者外)。要知道和解不代表軟弱,亦不是說要承認失敗,自動退場對學生、社會以及支持他們的人來說是最有尊嚴的,能讓社會輿論一起認同對各方都有好處;以現今的香港,已沒多大底氣了,若真要使之遺憾,這就只好由全香港人埋單!

村上春樹以雞蛋比喻學生,呼籲學生盡快返回學校上課,用知識將自己孵化為「有能力的Angry Bird(憤怒鳥)」,充實自己從而催生社會出現轉變。

此時「退步即向前」,讓施政重心回到經濟層面,同時,更可免除社會內耗空轉,相信這才是全香港人的心聲。

「退步原來是向前」乃引用佛家《插秧偈》:「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沒有眼前一步一步往後退插秧的動作,就不會有日後的豐收,乃進與退的辯證法,在插秧中得到體現,此即佛家所說「放下」「退步」去換取開闊與圓滿的未來。





更正:

村上春樹以雞蛋比喻學生,呼籲學生盡快返回學校上課,用知識將自己孵化為「有能力的Angry Bird(憤怒鳥)」,充實自己從而催生社會出現轉變。

以上之言論原屬林煥光所引用,為此,特作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