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4日星期一

凱撒沙律VS辣薯角


 
凱撒沙律VS辣薯角

這天,超市做特價,我買了包連著醬汁、麵包多士粒(bread croutons)及巴麻臣芝士碎( parmesan cheese) 的凱撒沙律(Caesar salad)菜包。裡面的羅馬(Romaine or cos lettuce)生菜很新鮮,再加上女兒慫恿……

在港時,我對薯仔、對番薯真一點兒興趣也沒有,尤其是那些炸薯條;但來紐後就不得不改變,竟然在不覺間愛吃起來。薯仔是西人主食,所以不貴,但番薯卻是「貴族」,是非常昂貴的食材,曾賣到十元多一公斤。算現時來說,售價亦常徘徊在七、八元之間。但不知為何?那個星期的所有番薯,包括黃、橙、紫一律都只售三元。

於是,我將番薯和馬鈴薯分別做了辣薯角,連同那凱撒沙律便成了我們該晚的主食。

辣薯角易做,只要將之切成粗條,猛火熱油過後…混上Cajun spice seasoning 即可,但也有人會用日本的七味辣粉。總之,不管放任何那一種,後再以酸忌廉蘸點,味道依然像是「去飲」(並不是說佔中,是到酒吧喝酒的意思)的…好吃到「不肯收手」!

再同大家吹吹水罷,凱撒沙律有甚麼奧妙能令那麼多人傾倒,滋味深處中的靈魂究竟又有甚麼稱羨?哈哈…說出來或會嚇你一跳,原來是凱撒大帝攻戰時的汗水?真的,這沒有錯,這沙律醬汁就有那種臭鹹香,雖然我未聞過,但好肯定…我相信所有英雄汗水都一定臭美的。

甚麼氣味?那是構成醬汁成份的鹹醃鯷魚仔( anchovies )、蒜末、和少少臭香的巴麻臣芝士碎。

像這樣嘔吐的描述,那麼…日後你還敢不敢吃?


後話:

西人現成許多口味沙律醬汁,盡都可在超市內買到,但真正的home made,又有多少人懂得?

其實做法也不難,難在是過程中或完成後是否會「泡湯」?行內人說法,稀巴拉得像搞碎了的豆腐花!

所以,除憑實戰經驗外,心法當然是有,只因我文力有限難以訴諸於紙上,嘻嘻…這便要待我升了班後再說!

講開又講,我年青時喜做 copy cat,曾作過嘗試,研製出的沙律醬(mayonnaise)跟當時十分著名牌子的可沒兩樣;我將兩款沙律醬分別找人品嚐,結果沒多少人能說得準,而且有部份回應更說我做的可比那品牌要好;那陣子……我還不樂透嗎?


哈哈中國人就是喜歡A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