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

遲到



遲到

這天早上,腦子就只想著睡醒前的夢境。

夢裏我身處一英式的餐廳酒吧內,那時心中不知怎的,忽然掛念起一兒時相識的朋友,那便給他打了個電話,約他出來見見面並着他在街角處等我。誰知在等候期間我卻在那裡睡著了,醒來後才發覺與相約的時間足足遲了一個半小時。

這當然使我十分懊惱,因為我與他已很多年沒有見面,於是我拿起電話想問他在那裏,但夢境中的電話雖仍是一樣,但功能怎地變了,變得很陌生,連找個號碼我也不會!

既然用不著,那我便唯有到街上碰碰。大約半個鐘左右,真出奇地終於給我找到了,那時的他可說是完全木無表情,而且樣子我感覺到他還想狠狠的罵我。這時候,我不知為何會吐出這樣的話語,我對他說:「以我們倆的交情,我遲到是我的不對,你可以鬧我,但卻不可以和我計較。」

在這裡,我想先停一停打個住,原因這篇標題是說「遲到」,所以也就不得已將這個夢打斷(稍後待續)。

我向來是個守時的人,亦很害怕遲到。今次夢中發生的遲到能令我梗然於懷,雖說是有些可笑,但這更能說明「守時與不遲到」便是我的「潔癖」。

以下待我說些與之有關的往事罷!

記得唸小學低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掛住玩耍,回校時的鐘聲響了因而進不得操場集隊。那時心中怕得很,只想到進不了課室我就唯有逃學(一生人中我從未試過逃學,嘻嘻只除了成年後的人生教育那就難免了),可幸的是我突然想到當學生集隊受訓之後,便會魚貫的行經樓梯回轉班房,那麼這正是時候我便可趁機的隨插其中。

另一次,是我剛剛進入職場的時候,那年打大風,差不多所有巴士停駛,而那時的勞工條例並不完善,沒有說明在何種情況下無需返工,而且亦因太早了,打電話回公司也沒有人應的。於是我便提前個多小時從葵涌搭車到長沙灣,到了後就真的沒有巴士了,那時我只有兩個決定,一是從那裡行路回工作地方的新蒲崗,而另一便即時回家……其實心中已想到這可能也是白行的,但為了不犯這遲到習慣,我行了!

我想問,人生中有甚麽日子是至為重要?而這一次的「遲到」真使我受不了!原因那天是我結婚註冊,太太約好的証婚朋友遲到了,那時的心情真的如「度秒如年」,看著手錶指針一嘀一嗒的動,我額頭的汗水也是一滴一嗒,最後這對証婚人出現了,他們不說遲到不好意思的話,反而說為了趕來只吃不到一半的早餐,你說這又怎能不氣憤。事後,太太說我全程的臉孔很難看,簡直是燶口燶面,黑過墨汁

現再接回那夢斷後的事

之後,雖然他還有點兒氣惱,但既見面了,我亦不想為此提早離開,我建議(只九時左右)不如找處地方醫醫肚傾傾偈罷。

也沒多久,我們行經一橫巷看到裡面有一家麵店,而這店子很特別,只獨孤一味的湯麵「定食」。為何說是「定食」呢?原來那店面安放了一個多格子的食柜,而每一個格子裡面都有用碟子放上數樣預先做好的食材,其中一味我記得是上海云吞。

那時候朋友可能不想太晚回家,便說不如就在這裡吃罷。很快,湯麵弄好了,而那賣相也著實蠻不錯,與此同時,我看到隔枱的客人要了瓶冒著寒氣的啤酒;於是我也要了,但拿來時我卻發現不凍的,手感還像有些暖暖,試想這樣的啤酒怎麼能喝,我便要求換過一瓶,但很激氣,那老闆的臉孔居然還比這啤酒冰冷,他說沒得換,要就要不要也就沒有了!

遲到並非一定不好,這裡我要說一個快樂的遲到事兒給大家聽聽。

某年,我約了女友在銅鑼灣國都戲院(維園對面)見面,可能會記錯戲院名字,但那次她的遲到卻使我終身都忘不了。

我等她足足有大半個小時,雖然心中有點納悶,但我仍然無怨的等著。

在此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令我瞠目結舌的美人兒,那時我真的呆了,然而我再定睛一看,那不就是她嗎?原來那天她是在北角上化妝課,而她這刻意的妝容就是想看看我的眼前一亮。

這一刻遲到,我真有點狂喜得不能自己,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