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星期日

輕輕說聲心繫香港


輕輕說聲心繫香港

早幾天臨醒時候我做了個很短的夢,夢中我身處葵涌以前做事的那間公司。

類似回到工作這樣夢境我曾有過許多次,每次感覺都像「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的捨不得。因為夢裏我知道我將會離職,回去只是作最後的倒數。然不知怎的?以前跟我要好的同事都像突然變了,說話都變得很敷衍,變得疏離隔陔,而夢中景色頓也成了一遍黑白(灰色…Ha…ha…ha……霞…哈…吓…)!

夢中,我跟很傾得來的同事說話,他告訴我最近公司會和某些資深員工簽約,為期兩年。說是公司想安穩人心,並說若我不離任也可能有我份兒。

這個夢給我一種啟發,以現時社會經濟環境,前景灰暗仍先照顧員工的短暫未來,那有多少老闆能這樣慷慨?雖說兩者間各有倚附,但與工人簽約可是給自己捆綁的啊……

這便是工業家良心!

反過來看現時的香港政府,有沒有堅負起社會責任,對市民也能承擔起政治家良心嗎?

說官到無求膽自大,說甚麼做回自己。我想知我亦不禁要問,做官是否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又或不可以對人坦承?更要用到「膽自大」來壯自己的聲音,這其實是否有點「自大」其說?至於甚麼「築福香港、欣賞香港」,聽來真感到莫名其妙完全沒有內涵。若單憑口號做騷便可達成願景?這那裡還像個首長?一般而言,這些都是局外人才會說的,比如「你好打得呀」、「祝你好運呀」、「好好欣賞啦」等等,言下之意就是想閣下好自為之。

另外,安老問題更是不斷諮詢研究復諮詢研究,講甚麼「不論貧富」,好像同你講「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窮,是錯永不對真永是真」,但同時又講,「與你情如白雪,永遠不染俗塵」,然後又再來多句,「輕輕說聲,漫長路快要走過,終於走到明媚晴天………」

你估真係唱歌咩!

來來去去都是利益問題,總括的,如果能將蛋糕做大,人人有份又怎會有分化,又怎會有深層次矛盾。

要撥亂反正就要「鬥地主」,聽說網絡上這遊戲都幾多人玩,這可是鐵一般蟻民心態,若果到了燒巴士、槍擊校園事件發生時…那便真的難以收拾!

過往,香港一唔掂就搵阿爺,試想阿爺都有仔女的,點可以這樣偏心?香港有兩樣最明顯的矛盾,一是基本法賦予香港政府能繼承殖民地傳統官本位權益,這已將財富分去了不少,但卻不能做福市民。二是地產與金融獨大和一些公營企業壟斷,這也是社會蛀蟲侵食著市民的血汗,而再其次的便是涼薄老人的問題……

今上要解決這些事很容易,第一要做是打散地產霸權,要讓人人有屋住沒房奴。暫行之法可將深圳某些地方租讓給香港,年期999年。

第二是要切實執行問責,而且也不能再有鐵飯碗這套,並要一一去清理那些霸著茅坑不下廁的怠官庸官……

「家是香港、築福香港、欣賞香港」,甚至連發個夢都「記住香港」,就可知道安穩…才是最令人「心繫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