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炭燒烤煀焗






炭燒烤煀焗

早排到奧克蘭探望母親。在離去前一天,外甥婿特意為我們做了頓燒烤晚餐,雖沒什麼高級食材,然簡簡單單的卻也吃得很「捧腹」。別的不說,只要看看這隻「棟篤雞」,那就已夠搶眼!

做法不難,從標題上琢磨也便能知大概。

一個很傳統有蓋子的炭燒焗爐。

一個能將雞䜿立起的金屬支架。

雞只用醬油、紹酒、糖鹽調味。

現做的,是開爐燃起炭火,跟手便合上爐蓋,只待溫度升得差不多便將通風氣孔關細,這可讓炭火半熄半滅的保持著溫度。打後便置雞於燒盤並放入爐的中央,蓋好蓋子,待約四、五十分鐘左右,揭開看看燒成怎樣?同時拿起手掃將醃雞剩下的汁液塗刷其外皮表面,再合上蓋子,之後便每隔十數分鐘掃上一掃;與此同時,可將預先用錫紙包好的蕃薯和蒜蓉麵包分先後放在爐內的燒架上。至於腸仔、雞中翼、羊扒、牛排等等更是一併放在燒雞旁邊,這因沾了燒油,那烤出來的肉也特別好吃,然而,由於肉類厚薄與生熟的拿掐,時間掌握就必定得妥當。這麼一來,就只待那雞那刻煀好,便可一次過全拿出來吃了。

當然還少不了我秘硏的油醋汁,用來撈沙律和蘸那些「燒食」,總之,就好吃到食完唔記得自己吃過!

原來極平凡的都可以成為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