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星期五

塗姿不抹粉

 
 
 

塗姿不抹粉

近日心情郁悶,連看電視劇都可看到瞌著,自然就不想寫日誌。

沒想寫,而又想抒發一下,那可有甚麼替代?

早排在奧克蘭姐家中見識過一幅掛曆,記憶中圖刊印有王羲之蘭亭序,張旭草書、顏真卿與及衛夫人的書帖,當然也有毛澤東的沁園春雪。

本想拿回家鼓起勁兒學摹,但臨走時卻忘了!

慢慢來,有心不怕遲,天總會有片窗開給有緣人的。

星期三,外出,忽有一「美艷不可方物」映入眼簾。隨之,煩躁心亦得稍減,並使濶別多年的手癮,隨即痕癢起來。

可惜我把她畫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