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戇男軼記之一【神女】



戇男軼記之一【神女】

最近真想不出有甚麼題材好寫。

心想,男人認叻自豪的事常常會說,但如果是將自身的糗事寫出,尤其是些涉及男女關係的,我想或許會有人感到興趣?

87
年有齣很賣座的電影叫【孽緣】,而今次寫的卻只是百分一相似,所以我覺得很冤,原因那時並沒多人相信我,說不可能有「一隻碗叮噹」的事!

******************************************************


那年,當女兒出世後第三天,在其探望她倆正途經醫院大樓中,我離遠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時我內心掠起一束像刀光劍影的寒意,我問自己,為何這個女子會在這裡出現?

我自問光明磊落,若男未婚女未嫁,談情說愛本屬尋常事,只是我不會任意拈花惹草,總是一段完結後才會開發另一段感情,有時這樣的間隔也會頗長的,但我亦不會因此而拖泥帶水。

在工作時候,為怕閒言碎語我很少與女性同事交談,甚至連結了婚的也不例外。基於禮貌上,在每天上班前,經飯堂吃早點時候,遇著她們自然也會點點頭或說一言半語。

這樣做法我覺得最正常不過……

那段期間,我正春風得意(剛和太太拍拖),又升職又加人工,人氣頂旺,可能便因這樣罷,況且還加上我對同事點點善意的打哈(hello)……

在這裡,我先要澄清一下,我敢發誓,雖和「這個的她」常有碰面,但交談次數卻是有限。這年多兩年時間,若以一年工作二百四十天計算,一年中與她應不有超過二、三十句對話。

之後,當傳出我婚訊時候,這便出事了。首先在家信箱收到一封詆毀(太太)信件,寫了些不中聽的話,最記得有句意思是這樣的,說公司有那麼多女性,問我點解唔識揀?

而另一次,在中午時候我和太太外出用膳,我留下外衣在椅子上,回來卻發現有人用唇膏在外衣背面「吻」了一個唇印。

這個時候,我仍當是些妒我同事搞的鬧劇,我也沒想會有甚麼大不了。然而沒過多久,這時我已結婚,晚上深夜卻常遭電話滋擾,接聽後沒說話就只聽到對方輕微的呼吸聲,在無奈之下我加了密碼。再因電話有來電顯示,我便試圖在後一段時日去掛這一個號碼;接聽的是個小孩子,他好似是說XX媽不在家就收線了,而這個XX就是她的名字。

事情似愈發嚴重,我不得不在公司備案。我拿那封匿名信交予她部門主管驗對字跡,答案當然在估計之內。

事件曝光後我給許多同事訕笑,有人話我必與她有一腿,否則她不會如此糾纏。後來她部門主管跟她對話並出了警告信,希望能夠息事寧人,而我也以為會安心。誰知她卻趁我女兒出世又尾隨到醫院來,幸好,最後也沒發生甚麼不愉快的事,但這又怎能令我放心!

後記:
古人說:「無謀人之心,而令人疑之,殆;有謀人之心,而令人知之,拙;謀未發而聞於外,則危。」意指沒有圖謀別人的心,卻使人疑心他,這是危險的;有圖謀別人的心,卻被人知道了,這是拙劣的表現;計謀還未施行就被外人知道,情況就危急了。

若借喻此一事件,戇男無夢卻令神女有心,這可真是危乎危乎之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