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戇男軼記之九【小生腳軟】



戇男軼記之九【小生腳軟】

請不要單看標題便有所誤會,也勿要想歪,這篇是接著【一個小生去旅行】寫的……

自那天到了三藩市後,能夠很快安定下來這都要感激一個我從不認識的人,她是我表弟的姑姐。說出來或許沒多人會信,我和她基本上一點親戚關係也沒有,但她待我卻猶如家人一樣,對我的照顧很無償很盡心,而她兒子亞文更很快便給我找到份待應工作,是一間以北京烤鴨聞名的飯店,名字叫《鴨子樓》。由於得到收入,那以後的旅行水腳也便解決了!


******************************************************
在六月某天,發生了些事情,這使我對美國多了更深刻的瞭解。

那天下午,和亞文及幾個《鴨子樓》工作的同事一起走進唐人街附近的一間戲院,是觀看周潤發與張艾嘉主演的影片「亞郎的故事」。

那個時候,外國影院大多都不設對號入座,所以觀眾買票後可以自行揀選喜歡座次,亦因多人看這齣戲,所以我們這一便不能聚在一起。

在觀看途中,亦是劇情首次賺人熱淚時候(女主角要取回孩子的撫養權),就突然聽到右邊稍後座位,有數人發出難以明白的話音爭吵,聽起來有普通話和越南語,但間隔中也夾雜了一兩句廣東粗口。此其時就有觀眾惱火的大喝倒采,叫收聲,叫不要嘈下去,可能是這關係罷,不到兩分鐘,紛爭終亦止息了。

這時我還以為沒事,但誰知好戲卻在後頭!

影片播放完畢,全院燈光放亮。那時的我,因影片內容實使我感到很鬱結,我很想盡快離開,我的行為變得和平時不一樣,粗野的從自己座位處跨越前面座靠,像跨欄一次一次踏過前面阻擋的座位,就好似逃避危厄時東竄西躍?

雖則我是走在前頭離開戲院最早的人,但那當下,朋友還未出來,我仍需在外等候。期間陸續人多出來了,有些人像我一樣,也站在我身旁等人。

隨後有散了,有走了,但都因散場關係,街道上,行人路上仍是擁塞。路旁泊滿了車,影院側門對的行人路上(兩街匯合的中間處),呈三角形的草地有一棵樹,旁立一電燈柱,而那電線桿上却勾掛著一些鳥兒;灰茫茫的天,雲不動,風不吹,在這炎夏的午後時分更顯得沉實,與在街道上的熙攘,動和靜不怎恊調!

等的朋友還未出來,便舉步向戲院大堂看看,只行了兩步,就聽到極其嚮亮的聲音,約七、八下,並看到一粒粒、一串串的火星,像烟花般從我站的地方對面向我身前激射過來,在灰白色的天空裏,嬝繞著白色的烟霧和飄揚著陣陣石氣味,初時真不知所以,還以為有人在放鞭炮;那數嚮聲音驚嚇了那些鳥,吖吖聲紛紛從那樹上、線桿上飛走;那耀眼的火光眩在我眼前放亮,一瞥眼間,看到身旁等候的人默然倒下;這時也見到亞文在我不遠處飛快的跑過對面草地,滾伏在樹後隱藏,而我亦像受到感染,也慢慢往後移動,去找一些障礙物來保護自己。就在這生死存亡時刻,我不知是否敏捷果敢,電光石火間我已奔至到藏身之所,是路旁汽車的後面。

也在驚駭稍減之餘,我才有時間看清當前情境,見到的就如電影裡槍擊後場面,所有人都把雙手放在頭上,其身子伏低,那不禁想問句這是否美國人早已習練有素又或習以為常?那時的我還不知危險,還昂昂乎佇立於車後(如雞群鶴立如出頭鳥),假如,當時有人拿我作靶,後果便可想而知!但這還不特止啊!我仍懵懵閉的窺探想看清環境,一覺得沒動靜,我身子便急速向後移轉,從一部車子走向另一部車子……

如是者直至聽到警車鳴笛聲,那才想起為甚麼自己沒踎低沒將雙手放在頭上;事後回想知我有多後知後覺!

片刻間,一下子便來了七輛車子,警車、救護車加採訪車。第一聲鎗響直至此刻,不過是十多分鐘,像這樣的「生死時速」效率,真難不對美國感到驚歎。

最後,警車走了,人群散去,找到亞文與其他同事,本來約好會到某處聚聚的,但都因各人像心事重重,也只好各自歸家。我跟亞文是一起的,當行到亞文那款黑色跑車前,不知怎地我雙腿突然發軟,抖得十分厲害,連提都提不起簡直就是不能受控,要很久很久我才可把雙腳踏進車廂。其時我不覺得丟人,或許這就是我所謂的「驚恐過後壓力症候群」的本能反應罷!

這時剛好過了五點,天仍很亮,在車廂內我不停地想,槍擊經歷我平生中已試過一次(在紐西蘭),但這次還是使我感到非常顫慄。也不知怎的,我發覺驚恐過後我有點兒興奮?這是否意味著事件背後,興奮感覺是來自死裡逃生!

末了,心還是有些郁悶,離去時耳中像響起那悅耳的「亞郎戀曲」,心情也為之得到一點點抒展;在車子拐彎離開那燈柱時,燈泡已亮著微光,回家途中亦已燈火處處,而晚間我也發著一個又一個「亞郎的夢」。


註:
此篇取材自本人舊有日誌,重寫並輯録附於《戇男䡍記》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