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戇男軼記之十一【屈機】




戇男軼記之十一【屈機】

來到美國後,有人說全世界最大的唐人街就在三藩市,我卻找碴子說:「就算不提香港,也要說說新加坡。」

因此,我便走訪了一趟唐人街。

那天,是895月某日,從珍姑姐住處Oakland埠坐公車、然後再轉乘火車,不需多久便到達三藩市了。

步出車站,約行十數分鐘,便看到市中心所在的建築物大多都巍峨高嵷,有些在設計上還很匠心獨特。行人車輛皆熙熙攘攘,雖不盡似香港的中環,但那種堵塞、繁囂、步伐急趕得就好有一份親切,像有回到家的感覺一樣!

以往,我說的只是以往,很多時候在沒有位置與地圖的情況底下,我都可以確切尋到想找的地方。而這次亦不例外,也是不知唐人街在那,就只憑別人簡單的幾句描述,我便一勇直前,靠的是腦子裏的直覺和方向感導航。

好笑嗎?那時凡看到疑似種種中國物事的我都會走過去,即使是漆紅的樓房!

很快似有些頭緒……

在左穿右插下,幾經街弄的周轉,一條接連著多條道路的長街終於呈現了。

這條長巷,高低不平,斜斜的恍有些印象?兩旁街舖,多把物事放於門外或置在行人路邊,亦有些山貨雜品,以懸掛形式滿滿的吊在簷篷底下;這不應有的黯蔽,心中突然覺得我是否回到了兒時年代?

天氣翳焗悶熱,老人家搖著扇,拿張矮櫈子坐在門前看舖。間隔中聽到幾聲犬吠,聽到雀籠鳥在啁鳴,店內傳播出的粵曲,或打馬吊拍拍的聲響;有洋人在參觀如遊覽……

行行復行行,很快便行到路頭盡處。不說不知,也很可笑呢,原來這裡才是唐人街的真正入口。

這個時候,我看到有間影音店,因先入為主認為在唐人街做生意的,售價必比其它地方廉宜,而且我亦想看看某一款照相機價錢跟香港的有多大分別?

進入店子後才知這是猶太人(後來從朋友處得悉)開的,起初他們沒怎理會我,只由得我自顧自。但之後當問及那款相機價錢時,店員的態度像很不經意,他沒有直接答覆我,竟反問我是從那裡來。哈哈,他不答我,我也沒理由要答他呢!於是我也學他一樣,問他這與那裡來會有甚麼關係?可能店員已明白我作出警覺,這時他倒對我坦率,他告訴我,他手上有多個地方的價目表,暗示可以給我一個好價,並也透露了香港的售價(可能他猜我是香港人罷),同時亦拿出其它數處地方的不同價格列表,以証明他沒有騙人。

當時他給的價與我心中預估仍有些差距,我便推說暫未想購買。他好像看透我的心意,便主動將價格降低少許,在這同時亦有另一店員走過來,站在我另一邊輕聲說:「再減若干並送相機袋如何?」這在我還未作出回應時,之前的店員又再跟我說送多四筒菲林。

到了這刻關口,真難不令我有點兒衝動。只是,我內心底處仍是有些遲疑,心想,可有這麼大的蛤蜊隨街跳?

所以我更堅定地說,想要看多幾款才能作出決定。誰知這個時候,卻不知從那兒冒出了第三名售貨員(肯定是蓄意的),突然的出現在我背後並且更很緊貼的靠著我,這個情勢就如一個「品」字,這亦意會到我的左、右、及後方都有這些店員傍著難以隨意移轉。之後,這個第三者也加入戰團,鼓其如簧之舌,用很Hard Sell 的手法來推銷其貨品。

這時候,我已感到十分厭煩,很想盡快離開,便對他們說我還要考慮不想買任何物品。那時,他們的臉目表情實在很難看;他們又不想放過我這頭獵物,於是硬把我圍住嘮叨不休不留我半點逃走空隙。

此刻,心中突然想起一些報導:「無良黑店脅迫消費者購物,往往會用《落閘放狗》招數。」因此,也自然想到他們會阻攔我,而事情發展到這地步,我不由得不決定,我只好將他們推開,說有事趕著要走,然後箭也似的向外衝出……

就在這剎那當口,他們已知勢難把我留住,站在我身後的店員便用一種很巧妙的手法來襲擊我,他大大聲兼笑著衝前對我說:「My friendBye…Bye...See You……」。然而也在說話的同時,他已舉起他那強而有力的臂膀,右掌急速的、猛力的,就著我後心一拍,手勢乾淨俐落,就像與好朋友或家人離別攬抱時的一種親熱行為!

離開店子後,背心仍感到點點疼痛;那種餘悸感覺,亦要待好一會才可以平伏才可以釋懷!

後來我將此事跟朋友說起,他告訴我這是一家黑店,說這店子不是獨立運作,是有另一間在附近經營,互傳聲氣通達客人訊息,使客人避得初一也逃不過十五。並說若想息事寧人,不想遇著這尷尬場面,最好象徵性也要買些東西,如一兩筒菲林或數枚電芯,那麼他們便不會為難你。

我想,做人被屈也要虛與委蛇,能像個樣子嗎?最諷刺的事莫過於當我走出唐人街時,轉身看到那街頭牌坊匾上書寫的《天下為公》,那不是很鮮明對比嗎!


註:
此篇取材自本人舊有日誌,重寫並輯録附於《戇男䡍記》系列。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