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戇男軼記之十二【人面不知何處去】


  網絡圖片

戇男軼記之十二【人面不知何處去】

這是個「戇豬豬」的故事。

話說多年前有個小伙子,從老遠香港跑來新西蘭,幹甚麼呢?說穿了還不是想在這裡定居,他算是有點兒衝勁罷,總之無論在那,只要知有僱主能辦工簽又或幫到居留,不論有多遠他都會去試。他曾搭飛機到過基督城見工,而那次,這個傻瓜卻搞出了令人感到可笑的「表演」!

這一份是普通到無需甚麼學歷的工作,但這小伙子卻不知是無知又或太不識相,竟然穿著得體,全套三件頭西裝襯衣、結領帶、揹相機及手提半樣式公事包,而且手指還戴了幾款不同的介子,儼然就是個身嬌肉貴遊埠的公子哥兒樣子。然而,在甫當下機時候,他這身打扮卻嚇呆了給他接機的老闆,他可能在想:「我沒請經理呀!怎麼會跑來個如斯盛裝的?」

在駕車回他公司途中,除寒喧話外,他有意無意說出他在基督城的社會地位,用十年時間便建立了時今日的財富和華人社區的譽,是第一個在這裡擁有「平治」房車的中國人。那時我不知天高地厚,又不懂奉迎拍馬,自然也沒有附和他,心想,這有甚麼了不起成功又怎麼樣?況且那「平治」又不是全新的,在香港比這款車子要靚的不知有多少,而且更是隨處可見。

那時新西蘭就是這樣,好聽點說是樸實,不好說的便是窮鄉僻壤國家。街上殘舊車子多得很,因此連一輛二手「平治」也可以誇跨其詞;真的,我還認識一個中國人,他也常常炫耀他那部「積架」跑房車!

其後他介紹員工給我認識,中午時候亦有和他們一起吃飯,飯後他沒跟我說見工事宜,只說明天會帶我去馬場看看他的新馬和操練狀況。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早,我穿了另一整套的「牛記笠記」,滿以為去馬場就如郊日行山那樣隨便,誰知這個模樣倒使他帶來眉皺。原來去看馬的人,也包括不認識的,盡多西裝筆挺,有些還像是參加隆重讌請似的,攜杖(士的)帶帽(紳士帽),持酒提杯的與其他人侃侃而談。像我這個窮小子,原不知這是層面上社會攀比的場合,我穿成這樣子會給他尷尬事後回想,這老闆可是因我落機時的穿戴,許使令他增添面子這才帶我來?我這一瞎亂搭,一切都顯得我不識時務。最後,不得而知,這份工也就黃了!

詮釋:
「戇豬豬」即「戇居居」意思
又:人面不知何處去是指人的「面子」




後補:
有網友回應我,說這篇很有意思,最有啟發。他是這樣寫的 「不需學歷係指不需資歷?工作只係眼見工夫?普通工種而老闆都親身接機,老闆可能好得閒,還翌日帶你去『玩』,由此看,這份真是筍工,黃了實在可惜。」

因此,我有必要作一些簡單的補述:
那份工作因有中介協助,學歷高低便不成問題。
至於那老闆紓尊降貴來接機,原因是要賣中介人的帳。那中介是前移民局高官,而我得此機緣全賴文中所説擁有一部積架跑房車的朋友,他就是那前移民局高官的乾兒子,所以,那位老闆是生意人,他定會周旋一下,就算最終不用我也算是有交代!




待續



註:
此篇取材自本人舊有日誌,重寫並輯録附於《戇男䡍記》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