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戇男軼記之二十一【醫院之半日一夜】



 
 

戇男軼記之二十一【醫院之半日一夜】

十七歲那年,因不小心過馬路給一輪小巴撞倒了,那時沒覺得有什麼特別,只擦傷了手腳,幾滴血與弄污了衣衫,而我也因怕事所以沒與那司機糾纒。

回家後,母親察覺我有些異樣,以為我和別人打架又或被人打,在追問下我也只好和盤托出。母親當然是擔心極了,於是便托我唐兄帶我到伊利沙伯醫院就醫。

在急症室,醫生只給我看看傷勢,沒照X光,亦沒開甚麼消炎止痛藥,敷藥後便說要留院觀察。

在給醫院阿嬸推我上房途中,我看到唐兄塞了五元給她。

這以下要說的醫院經歷,想起來,真有點像個奇妙旅程!

進入病房之後,在開頭短短的一個多小時內,我想該是我人生中感到最溫暖幸福的,是因

有一個穿粉紅衣衫的護士(後來才知穿粉紅色的是見習護士),她很漂亮,可能我見得女孩子少吧,她可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子。從一開始,她便很燙貼,扶我上牀,要幫我換衣服,但我怕尷尬卻推說不需要(其實我個心都唔知幾想)。她也問我,到吃飯時候需不需要幫忙(意思可能是餵我吃東西)。之後便很細心逐一的問我狀況,問我感覺那裡不妥,和還有甚麼地方仍覺得很痛?

這種感受我真是前所未有,此莫非就是「當時」所說的「人間有情」

當一切檢查定當之後,換上來的是穿藍衫的正規護士,那嘴臉就如衣服顏色一樣有點兒冰冷,雖不至於硬繃繃,但卻也有那「習慣使然的職業毛病」(意思是:做得很厭對工作已失去了熱誠)。

夜深,環境關係令我難以入睡。我住的房間有三張病床,我瞓的是靠門口那張。這時,在將睡未睡時候,在朦朧中我聽到隔床有些聲音,我矇著眼側過身去看過究竟,雖隔著屏風,但我仍知道是有人受傷要在房內做手術。而那時,我竟然沒想到醫院是有手術室的!

耳伴頻頻傳來煩躁的聲音,大致分為兩種,一是那「藍護」,她用冰冷的語調很不奈煩重複的說,著病人不要說話,說醫生正在忙於救治。

二就是病人那細碎囈語,我還記得她斷斷續續的說:「阿家阿家好驚你喺邊度呀?我怕我怕好凍好凍

最後,我也敵不過睡魔!

一覺醒來,隔床已經恢復原狀,受傷的那個女人也不知去了哪裡?

吃過早點,有人告知我因病床短缺,就把我安置到病房外走廊的帆布床位。

也過不久,中午前便有人通知,我可以出院了。

然而這半日一夜,我就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相信有的,都只是我那單純的情感記憶!


PS:

出院後,亦因當時沒有後續的公共醫療安排,腳傷發炎十分嚴重,最後用上別人介紹的療傷至寶《雲南白藥》,才能消炎生肌,但也要待家兩月至算是完全沒事!

再:這幾幅是朋友拍到的荷花照,擺在這裡相信也很合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