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5日星期三

妓者協會




妓者協會

最近,香港出現了個新組織,名字叫《妓者協會》。

原則上此組織應為其從業員發聲和予爾幫助,但實情卻並非如是!

香港回歸二十年,而這個「組織」其實亦已存在多年,為何會淪落成如今的名字,那就要看看以下的現況……

一些空談言論自由的人,他們常假借道德高地,不斷找碴唱衰香港,更隔三差五跑去外國哭秦庭,而這個「協會」卻在枱邊敲鼓,年年鬧說「新聞自主度」不足。

據協會發表的所謂言論自由年報,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陳腔濫調,不是說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就是說傳媒自我審查不斷惡化。若然真的如此,那麼,這個協會又焉能存活至今?

然而,在另方面,這個協會卻又常對不在同一立場的行家公然干預,說三道四。

事實,協會之偏頗與及那副奴相(為避免當事者對號入座此篇便不用細說),就如妓者對自家恩主獻媚一樣,是很難得到其同業所支持與認同,甚至在公眾眼裏,也一樣沒有甚麼公信力。不說別的,只要看看該組織的臉書帳戶,網眾炮聲隆隆,那就知其形象有多插水,以致「妓協」之名深入民心,更鬧到街知巷聞不逕而走!

亦由此,我便想起這樣一個笑話,很能反映民眾本對「妓者」尊重的實況:

『有天晚上,警察巡街,一貌娟女子在街上閒晃,便忙上前查問。

警察:幹甚麼的,這麼晚在街上遊蕩!
小姐:妓者!
警察肅然起敬,問:哪個報社的?
小姐:晚抱!
警察:哪個晚報的?
小姐:和男晚抱!
警察:《河南晚報》不錯!
小姐:這事只有晚上敢搞!
警察:晚上趕稿確實辛苦,要多注意身體!
小姐:謝謝警察大哥理解,歡迎來搞!
警察:好的。一定來稿!一定來稿!』

於是網民調侃:抓個小姐晚抱,也好過聽「妓協」出來報佈(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