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9日星期一

兩制爾今之將何往


兩制爾今之將何往

首先說一個故事,而故事是來自新版《晏子春秋》。

話說今上之齊景公把任諸侯官的晏鷹數落一頓,說原以為他很有本事,是以讓他治理康廣五年,誰知卻被他搞得周天寒徹、亂七八糟,今上要他反躬自省,否則要問責治罪。是時,晏鷹就話自己會改道行之,希望主公能畀多五年機會,如果搞不好就殺咗佢。今上允之。

第二年,晏鷹回國都匯報,說已有定計,曰任滿離職將轉赴中央履副諸侯總長一職,並促使2.0 繼其職缺,萬事亦妥當安排云云。今上聽之並連聲頌好。

及後,晏鷹回國述職,並再向今上禀說:「其實年前我治理康廣,一秉大公,賄賂不行,經濟商貿拾級而上,房價冠全球,有樓之人荷包腫漲;庫房肥到溜油,貧民得以救濟,境內沒人捱飢抵餓,可是主公卻要治我罪;到如今經囑咐之2.0 已從我議,反其道而行,重點是疏通賄賂今上之身邊人,假作大和解選擇,實則賄賂公行,輕商稅卻重黎民置業房貸民生稅項,並大赦天下為己所用之民,托富壓貧,官僚政棍犯事不問責,官官相護,凡事皆敷衍應之,打點上下左右等等,裏應外合著數齊齊搵之。因此境內怨民躁婦、低端人口騰盈過半,尤以聲請人士激增,設壇聚眾,打家劫舍… 可是主公你卻來誇讚我。」

嘿嘿兩制爾今之將何在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