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0日星期五

戇男軼記之三十一【菲濟行之會餐】


戇男軼記之三十一【菲濟行之會餐

在菲濟旅行期間,認識一印度人,家境尚算小康,是做本土貿易,說穿了不外乎是駕部客貨車,帶備糧油雜貨、生活必需品等等,到各偏遠村落兜售叫賣,一去便多天,是個名副其實的流動小販。生意也一般,但卻可賺取別人尊重的生活。

他這天特別為我餞別,請我和留在當地的老表到他家作客,吃吃他們的住家菜。於是,買了瓶葡萄酒後我們便搭乘計程車前去。

他住的是一幢小平房,西方格局,屋外環境雅緻,是個頗不錯的地方。

剛踏進他家便覺屋內很是昏暗,只亮了盞小汽燈,就進餐時才把它移近少許,而汽燈發放出的氣味,好處是可驅趕蚊蠅。這次會餐雖說是印度菜,但卻沒有驚喜,是很平淡的一餐,有切了細粒的青瓜和蕃茄、炸得很香且脆的連殼蝦仔,一鍋只在骨縫裏才找到點肉的咖哩羊,數片Roti 酥油餅,及一大盆白米飯,就這麼多了!

我雖形容得有點刻薄,但這卻是事實,試讓想一想,一個這樣貧窮的國家,人民只賺取五六十菲元一個禮拜,能如此招待偶爾相識的外客,應屬難能可貴了,而我亦很深感榮幸。

菜餚擺放在一矮腳几上,我們三人坐地,而他家人則避席屋內。後來才知有些印度傳統,妻兒客人不同食是一種禮貌。所以,我亦不客氣的準備大快朵腹。

大家面前都放一塊蕉葉,這是用來盛食物的,沒見有任何餐具,但見主人家手搓揑著飯,添點咖哩汁,放上些青瓜、蕃茄和蝦乾,然後用酥油餅把所有餡料包住吃,很不錯啊,就似在吃Wrap

然而在進食不久,我腦子裏就突然想起了些疙瘩事,隨即就有種反胃感覺。我知這樣想法是很不該亦很不禮貌,但我卻實在控制不了思想上發酵,在忍無可忍之下便連忙跑出屋外,跟住便嘔吐聲大作!

箇中原因,是看到那印度人手揑食物當時,而我思維卻衝著印度人傳統習慣。

可明白我在說些甚麼嗎?那就是印度人傳統右手拿食物,而左手作的事想亦不須細說了罷!雖是聽來的,但心中仍不免有些突兀。

因在當其時,燈火亮到他雙手,我看到他手心的肌膚,紋裡坑縫中啡白相間,與之那食物顏色、恊調、很有種強烈對比,就這便使我想起了那回事來

由於此想法不斷在腦袋中縈繞,至令我做出那舉止失態動作,也幸好當時沒人知我這樣想,否則便很無地自容。在這裡我先自行招認出來,冀望大家明白,我不是看不起他們,只是思想上戰勝了理智,慚愧!

記於1989 年五月中 Nadi

PS: 這是參考之前的一篇日誌來重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