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

還未寄出

舊照片
情懷點滴
還未寄出
發佈於2010年8月19日上午6:43
公開累積瀏覽 179
 待寄的情懷
日子怱怱的走過 , 留下無數回憶片斷 ,
空虛孤單加思念 , 已感不到陽光溫暖 ,

心中的結 , 還沒給我打開 ,
崎嶇障礙 , 願您能去衝破 ,
我心只是想 , 伴你過一生 ,
縱有千萬難 , 我都會努力去衝線 ,
回憶離別那天 , 在車站裏的你 ,
心酸落淚面容 , 已深印在腦裏 ,
情愛可否再續 , 滋味實在難捱 ,
伊人能否再見 , 苦悶埋在胸懷 ,
人生相見相分 , 哀傷常蓋歡欣 ,
疲倦滲透了我 , 振奮要用你心 ,

每天信箱都空著 , 充滿無限憂慮困擾 ,
擔心盼望與失望 , 更加覺得冬天冰冷 .
寫於1988 年

2010年6月12日星期六

與環境不附

與環境不附

新西蘭的小鎮Waikanae,曾在某年度彼審核為5000人以下最佳居住環境大獎。     

Waikanae及其鄰近的Waikanae海灘十分安靜閒適,號稱花園城市,每年都舉辦園藝展,選出的家庭可讓所有人參觀。很多家庭都注重園景擺設,四時開放著不同盛放的花卉,鳥語花香,賞心悅目,對大多數家庭和老年人來說是相當不錯的好地方。許多咖啡店坐落於Waikanae市區及Waikanae海灘,服務當地人和遊客,這美麗的Kapiti海岸,對一些忙裡偷閒的人來說,在這休憩,寧謐的環境下喝杯咖啡簡直是逃離煩擾的好去處。
這個鎮及周邊地區最引人注目是其美麗海灘和河口,長島形狀的Kapiti島,位於離岸 4公里的塔斯曼海,這窄窄海岸走廊有時還發現鯨魚的遷徙行蹤。

Waikanae之間的水域泳灘及Kapiti島是一個海岸保護區,海灘本身滿佈黑黑沙石,但仍非常適合水上活動,慢步於這長灘中更覺寫意人生。Waikanae是當地毛利族人的語言,意思是 << 黃眼睛烏頭魚的水域 >>,相信也是釣魚勝地。
能得此殊榮,想必比別處優勝,想必人人生活悠閒,寬裕,平和…… 但某天卻發生了以下的事。

在市內店舖前泊好了車,這些車位不是插入式,而是斜涉入式 (倒後再向前 ),正想走出車外,卻看見另一車正倒後慢慢泊向我車子前面的車位,這些事很平常,所以不以為意,但那車在涉入後卻沒有停下,在刻不容緩下只有猛按响號,但前面那死鬼佬(老外或老番稱號)像聽不到的仍然繼續,最終不用說也可想而知!輕輕碰了一碰留下隱約可見陷入傷痕。更難想像的事還不斷發生,你猜猜下一步那車會有甚麼行動呢?就是那老外將車駛向前方卻又撞了前面的車子,然後又退後才把車子停下來,當然跟我的車子距離也很近。

於是我行出車外要向那這名駕駛者問問是甚麼回事,誰知那老外一頭白髮,顫動著身子也剛從車子走出來,但雙眼有神,精神健朗,怎看也看不到會像七八十歲的人,繼而問他那一回子事,然他卻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更矢口不認撞了我和前面的車子,因當時他駕駛得很慢,所以只做成了很輕微的損壞痕跡,還振振有詞說那些損毀痕跡是原先已有,及後他還罵我說我阻礙了他,然後想掉頭走人,真的很氣憤,想不到他會如此無賴,我跟他說要報警,誰知他像老人痴呆似的,扮聽不明白,但又很快說沒有見證,報警也沒用,很無奈!怎能就此了結呢!在氣憤之餘下我拉住了他不讓他離開,其實我心中只想他給我一個清楚明白,誰知卻得到如此禮遇,可悲!

真是善有善報,這一切一切湊巧給一個美麗又善良的鬼婆(西人女子)在她店內看得一清二楚,因我的車子正泊在她的店前,她見義勇為的為我作證,並訴說他的不是和指責他無恥,這不負責行為令人齒冷,若要報警她可以做證,我亦不想將事化大,只對他說你這種行為使我也為他感到羞愧,我希望他說聲對不起就此算數,他這時面黑黑,一臉喪氣,不說一聲便走了,連說句對不起的勇氣也不敢,相信他若年青一二十年,很可能會飽以老拳來對待我。

最後我告訴友人這一件事,他給我的分析很中肯,因這西人年紀不輕,如犯下交通事故便很難續牌(駕駛執照),假使是這樣,人為了自由或自私,人格也可以放低扭曲,可憐。年紀一大把,又沒有駕駛執照,變成行不得也哥哥,在外國如沒法駕駛,真的很慘!這樣與世無爭的Waikanae 環境,因時與物(以前的車位很寬闊),人與事 (人多自然也將車位改窄了),在時間巨輛不斷轉動下,是否做就這一部份老人如斯悲哀呢!



發佈於2010年6月12日上午9:41
公開累積瀏覽 155


2010年5月20日星期四

抓癢

有這麼一個笑話:三人睡在一起,一人覺得腿很癢,因睡得迷迷糊糊,竟在第二人腿上抓來抓去,還是癢得厲害,就更拚命的抓,以致出血;第二人手摸濕處,認為是第三人遺尿,就催他快起來;第三人起來去小便了,可是隔壁是個造酒的酒坊,榨酒聲滴滴瀝瀝,一直不停,他以為自己的小便總是沒有溺完,竟站到天明。

在現實的社會裡,這樣的例子為數不少,瞎子摸象結果當然不一,這只說明他們是無知,但另有一類人他們不是無知,亦不是糊塗蟲,只是不用心去做人做事,有句常聽到的話:「不要將想出來的東西便以為是事實。往往問題就出在於自己的一廂情願,事後發覺錯了也要顧存面子不敢面對,甚至死不認錯,有些人聲大夾惡,有些人用威權來壓住,有些人用謊言蓋另一謊言,有些卻大灑金錢來平息事件,總之不能正面接受事實,我最讚成的另一句俗語就是:「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但這些人自以為能找到辨解籍口或方法來解決問題,便覺得比別人聰明能幹,就來得沾沾自喜,這種心態可發生在任何階層,是一門心理學,只聽說過「憐憫之心,人皆有之」,試問何曾聽過「歉疚之心,人皆有之」這句話呢!第一句的心理因數是將自己放在主位,從上向下,會自覺是施予者,高人一等,比別人優越,另一句話卻站在對立面,從主位變作客位,感覺就不好受,況且顯現有卑下的心態,就在這心態下便驅使了某一些人做出侷促卑劣的事情來,這當中當然也包含了利益衝突成份。

為癢而抓,而不去了解真正所因,問題依然存在,就如上面所說的笑話一樣,問題便像小便總是溺過沒完,一直滴滴瀝瀝尿到天明,天明後又怎麼樣呢?最好不要將想出來的東西便以為是事實來幹便好了


發佈於2010年5月20日上午9:13
公開累積瀏覽 54

2010年4月30日星期五

心律過慢的疑慮

 
心律過慢的疑慮

09年的七月至十月期間 , 我到醫院處作心臟檢查 , 做過跑步機測試 , 超音波掃瞄 , 結果是一切正常 , 但其後攜帶了一次24小時心跳記錄儀 , 及做心電圖 , 醫生說心跳得很慢 , 最低只有35次 , 有可能係heart block , 要求我植入心臟起搏器 , 但我不覺有什麼異樣 , 只間中有點頭暈及呼吸困難 , 透不過氣 , 但已很久沒有發生了。

其實我在04年間也在香港做了相似的心臟檢查 , 情況恐比現時嚴重 , 頭暈次數頻密 , 並感到有點飄飄然( high ) 的感覺 , 心跳也間中停頓一兩下 , 那時的主任醫生說:「這情形在香港很普遍 , 可以說在街上行的人 , 十個人之中差不多有五個都或多或少是這樣的 , 應沒有大礙。」

我就以上的情況在互聯網上將自己的疑慮請教了專科醫生 , 為何會有不同的結論 , 而我是極度抗拒做這個手術 , 除了心理因素外 , 更重要是裝置後要多方面留意 , 況且把一件外來物裝在體內也覺得突兀 , 而電池耗盡時還要把它取出 , 換上另外一個起搏器 , 雖說是小手術 , 但心裡總感到不安 , 駭人及害怕 …… 問題是否如不做手術 , 有何後果 ? 或不久後心跳會否回復正常 ? 可有藥物治療 ? 而究竟多少次心跳才是最起碼的安全系數 ? 當植入後心臟會有什麼感覺 ?

=============================================

以下是醫生的回覆

心律不齊是一個很闊的題目,但簡單來說,可以分為心律過速,心律過慢和心律時快時慢三大類,其中又分為有規律性和不規則性,以及間歇性和持續性幾大類。

心跳過慢有很多成因,包括甲狀腺分泌不足、藥物影響、經常運動、房竇病變、隱性心房早搏、房室傳導阻滯(二期或三期)等,但正常人有時心跳也會少於每分鐘60次,特別是在熟睡時,心跳可以放緩至每分鐘30-40次。正常情況下,日間心跳最起碼每分鐘45次以上。心跳過慢最常見的症狀是頭暈眼花、容易氣喘、疲倦、心跳很重等,若患有冠心病的,也會出現心絞痛的症狀。

由於心律過慢成因眾多,治療方法也要對症下藥。一般來說,心臟起搏器只適用於第二期或第三期房室傳導阻滯、房竇病變或心竇暫停跳動超過3.5秒以上等情況。它只是作輔助心跳之用,防止因心跳過慢而出現各種症狀,並不是治本的方法,亦沒有藥物治療使其心律回復正常。植入心臟起搏器是一項手術,需要局部麻醉和在肩膀附近開一個1-2吋的傷口,從大靜脈中伸入電線至右心房和心室,當中涉及一定的風險,但這風險在現今的技術來說是十分低。由於有當中涉及一定的風險,醫生在選擇治療時都會很小心,確保有確實需要才會建議做心臟起搏器之手術。

手術後,病人多可以回復正常生活,不會有太大不便和不舒服。病人在適應期過後,一般都不會察覺起搏器的存在,亦不會出現排斥的現象。唯一的是要定期檢查,以確保起搏器運作正常和電力充足。


Translation from Chinese to English:

Cardiac arrhythmia is a very broad subject, but simply, can be divided into rhythm too fast, too slow and irregular heart rate when the fast slowly three categories, which are divided into a regularity and irregular, as well as intermittent and sustained for several major categories.

There are many causes of slow heart rate, including the lack of thyroid secretion, the influence of drugs, regular exercise, the Housing sinus disease, recessive atrial premature beats, atrioventricular conduction block (2 or 3), etc., but the heartbeat will be normal sometimes less than 60 times per minute, especially in the sleeping, the heartbeat can be moderated to 30-40 times per minute. 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 at least during the day heart rate for more than 45 times per minute. Bradycardia of the most common symptoms are dizziness, easy to asthma, fatigue, heart heavy, etc., if suffering from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will also appear angina symptoms.

As the heart rate is too slow due to many causes, treatment methods should prescribe the right medicine. In general, cardiac pacemakers only apply to the second or third block Forward House chamber, the Housing sinus pause sinus disease or heart beat more than 3.5 seconds or more and so on. It is only used as auxiliary heart, prevent heart beat too slowly and the emergence of various symptoms, not solve the problem and no medication can heal. Implantable cardiac pacemaker is an operation, I need local anesthesia and in the vicinity of the shoulder to open a 1-2 inch wound, stretching wires from large vein to the right atrium and ventricle, which involves certain risks, but risks Today's technology is very low. Because of certain risks involved, the doctors in the choice of treatment will be very careful to ensure that there is a genuine need for the suggestion of a heart pacemaker surgery.
After surgery, the patient can return to normal life over there will not be too great an inconvenience and discomfort. Patients after the adaptation period, are generally not aware of the existence of pacemakers, but also does not appear the phenomenon of exclusion. The only thing is to regular checks to ensure normal functioning of pacemakers and electricity sufficient.



發佈於2010年4月30日上午10:28
公開累積瀏覽 201

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致富又如何

搶掠劫奪這些詞語都不是好的言詞縱看中外歷史,繁榮興盛,富甲一方,都不是說有好的統治者就行,背後都不外乎是《搶掠 , 劫奪》,只差是搶掠外族或欺壓自家的又或耗盡寶貴的資源要強大想致富或多或少也要背離這道德高地只要懂得回饋平衡好多於壞的結果還是會出現
現代人為了賺取一切,極速開發國家資源,《搶掠劫奪》等等 ……換來權力與利益,相比下所得到的反沒法與外國者多,雖可致富但若不顧國家社會利益,我們的這一代和將來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正所謂前人種樹後人涼,相反亦然。

上海學者何小顏的《大災變》一書指出,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羅布泊、居延海等乾旱區大型湖泊先後乾涸,進入九十年代,塔里木河、黑河、黃河斷流愈演愈烈。「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但這條母親河一九七二年首次斷流後,中、下游先後斷流;二○○四年四月十四日,新華社一條消息驚動全中國,黃河源頭鄂陵湖出水口,歷史上第一次發生斷流。

湖北省素有「千湖之省」美名,何小顏指出,五十年代共有一千零五十二個湖泊,到二○○一年只剩下了八十三個湖泊。更可怕的是污染,湖南省有首歌傳唱全中國:「瀏陽河,彎過了幾道彎,幾十里水路到湘江……」如今河邊居民說,以前瀏陽河非常乾淨,「夏天我們到河裏去洗澡,還可到河裏挑水喝。」如今呢?「只要你一下河,準會染一身的毒,皮膚癢,身上長膿瘡。」八百里洞庭湖如何?每年有四千萬噸工業廢水排入水中,幾乎變「毒湖」,沿湖地區血吸蟲氾濫,又成為血吸蟲病重疾區。

改革開放三十年,以金錢為導向,不擇手段、不顧廉恥成為時代主流,高級官員包二奶、養情婦,貪污腐敗,原本的社會精英階層帶頭墮落,現在普遍的現象是 : 「弱肉強食 , 大魚吃小魚 , 小魚吃蝦毛。」普通老百姓又怎能不有樣學樣呢? 若要這樣的強大而付出這樣的代價 , 可值得嗎?



發佈於2010年4月29日上午10:27
公開累積瀏覽 20

2010年4月19日星期一

路邊野花不要?

生活隨想
路邊野花不要 ?

發佈於2010年4月19日上午7:08
公開累積瀏覽 20  
路邊野花不要 ?

小時候只栽植過一種名「午時開」的花卉 , 開花的時候總在中午時分 , 旁晚花就像凋謝了一樣 , 但很奇怪待到了第二天又神奇般在正午時候重開 , 每天如是直到花信期盡為止。

我亦記得有一種花叫「狗仔花」, 不知道真的名字叫法 ; 這花有些像吊鐘 , 又似劍蘭 , 花開成串 , 多為黃色的 , 花瓣是分上下瓣 , 只要把花幹用手托住 , 另一手將花的下瓣向上下擺動 , 活像一隻狗的嘴巴在吠叫 , 很別緻。

在學校內的自然角裏知道有「豬籠草」專捉昆蟲 , 到郊外旅行認識到含羞草 , 若有人去碰它 , 它的葉就會閉合起來 , 從書本上知道「蒲公英」 , 它靠風力將其種子傳播 , 飄落的丰采如降落傘一樣 , 我猜想這是否從「蒲公英」散播種子的姿態有所啟發呢 ? 最荒謬的是從電影中看到一種叫「食人草」的植物 , 可能亦是從「豬籠草」處構思出來 ; 那時候我真的相信這是事實 , 還著實有點擔心。


最近在我屋外的草地 , 發現了一種黃色和一種白色小野菊 , 開花情景就如上述所說的「午時開」一樣 , 但我卻覺得更像「Office Lady 」朝九晚五返工的時間 , 早上有陽光後開花 , 到近黃昏日落花就像睡覺般蓋合起來 , 這些小野菊 , 花雖普通 , 但生命力強 , 只要有泥土的地方 , 它就很能強橫地生存下來 , 這些花也如上班一族 , 每天不停地工作 , 為社會默默耕耘 , 雖不閃眼 , 蜜蜂也會向這些小野菊採集花蜜 , 卑微中見其可敬。





我不叫它金銀菊 , 我跟女兒說 : 「 這小菊花正像「Office Lady 」, 就叫它 OL菊」。

2010年4月8日星期四

薄熙來

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說出最初打黑時的想法,「不是我們要主動而為,而是黑惡勢力逼得我們沒辦法。」薄一波的老四薄熙來生於一九四九年,出身於高幹家庭,在未到重慶之前,在大連已被稱為「魅力市長」,在商務部被稱為「明星部長」。當然,薄熙來並非圖具虛名,他剛抵重慶就告誡其下屬:「只有不稱職幹部,沒有不稱職的百姓。」此種民貴為先的思想頗令重慶百姓耳目一新。

今年重慶發生出租車「罷運」事件,薄熙來召集出租車司機面對面開了個座談會,並讓電視做現場直播,其透明度在重慶市民中得分不少,並贏得了好評。這次重慶打黑,薄熙來不負眾望,他發現在其一些刑事案件中警匪一家,指出黑勢力若滲透到警方內,假若不下大決心剷除,怎令百姓歸心?有人說,這是我們想出風頭耀政績,完全是抺黑和不負責任的話。

因重慶已淪為罪惡都市,如再腐敗下去,國家的管治威信將會如何。只去年被警方查封、凍結、扣押涉嫌黑惡集團涉案資產計有十七多億元,捕獲涉惡犯罪疑人一千一百七十六人,起訴七百八十二人,場面壯觀。當然最哄動、最重量級的要數重慶司法局前黨委書記、局長文強被捕。坊間傳說他有近億元贓款,經法庭確認的有三千萬元,其它各種如古董、名畫、文物、貴價煙酒堆積如山,還有至少八處房產,僅一座位於仙女山的獨立洋房就高達三千多萬元。

黑社會勢力的擴張來自權力被掏空,重慶此次打黑雷厲風行,薄熙來強政勵治的個人情操,顯示了堅毅決心。有句話道出了中國老百姓的普遍願望:「求神拜佛也望有個好嘅父母官。」正所謂官官相護、要滅罪反腐,若法治不彰、制度不舉,單靠一個薄熙來行嗎?



發佈於2010年4月8日上午6:07
公開累積瀏覽 29
 

2010年4月6日星期二

坑渠油料理

中國人聰明,中國商人更聰明,基於利益,就有了官商勾結這詞語,但亦不能一竹篙打盡一船人。

在香港,我曾在尖沙咀一酒吧廚房內工作,每個星期都會換去用舊了的炸油,雖不說得上怎樣污穢,但因這些舊油會被丟棄,一般都把其它污濁的雜物混入其中,如抽油煙機抽不出去的沉積油,煮食爐底盆下盛載的剩餘物及污垢油漬等等,將此垢油儲放在一油桶,並擺放在後門外等候專人收集處理,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發覺有甚麼不妥,直至有一日,仍然像往常把舊油放在後門外,過不了廿分鐘,那桶舊油就不翼而飛了,最後才知道原來是隔鄰的「炸物專門店」取走,為了慳那一百幾十,就背負了良心,做那污穢事,後來我特別用紙貼在桶外,寫著 :「此油內含毒老鼠藥」,當然只作恫嚇,根本是沒有的,此後就再沒有不翼而飛事件發生 繼後看到不法商人使用坑渠油,就不覺間想到之前曾說起過的「油回收處理」公司,不知他們會如何處理呢?又或會如何的不良呢?

火鍋店使用坑渠油,真的難以置信,為了金錢就置甚麼都不顧嗎 ? 內地坑渠油曝光後,四川成都卻對使用坑渠油的火鍋店秘而不宣,當地藥監局更阻止記者採訪,有關官員三緘其口,迫緊不得時往往言不及義,並表示這些違規火鍋店名單「是否能公佈,是否要公佈,牽連廣泛,需要開會後協商,最後再統一給媒體提供資料」,官員還告誡媒體「不要逼我」,並威脅記者「不要將事情搞得很難看」。這種顛倒是非、欲蓋彌彰的做法,令人心寒

日前成都市多家官方媒體重點報道成都市針對坑渠油的專題整治及工作進展報告,但均未提及涉用坑渠油的十三家火鍋店名單,對此,成都市民紛紛要求公告真相。但成都當局只宣布整治工作的政績,卻不公布涉案企業,自話自說,如此透明度不足,又怎能取信於民?背後到底牽扯了甚麼利益關係?

坑渠油包含各種病毒細菌,若長期食用,極易患上與食道有關癌症,或更嚴重惡疾,這些無良商人,等同謀殺,而庇護和縱容這些商家的官員,則是幫兇。

「民以食為先」,對違法商戶的包庇縱容,多延一天,就會有更多老百姓受到損害。四川成都之麻辣火鍋聞名中外,據說今次涉案的十三家火鍋店中,有不少品牌,是成都美食的支柱。當局擔心公布這些店舖名字,會砸了成都美食的招牌,毀了成都城市的形象,但當危害到與民眾的生命健康時,再亮麗的城市形象,再複雜的利害關係,也不能如斯不顧一切,倒行逆施。

為此,成都飲食行業將遭受到毀滅性災害,由於不知哪家火鍋店使用坑渠油,民眾勢必拒絕上館子進食,「坑渠油料理」便成火鍋,川菜的代名詞。

事實上,中國食品安全屢屢出現危機,當局者不是正大光明地查處,而是千方百計掩飾隱藏,遮蓋彌補,期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反而進一步助長了無良商販擴大貪婪的慾念。中國要整治食品危機,首先治官,對那些包庇縱容者嚴懲問責,方能奏效。


發佈於2010年4月6日下午12:46
公開累積瀏覽 66

2010年4月5日星期一

皇帝醫生



皇帝醫生

我有病找西醫,間或會看中醫,曾吃過一些中成藥頗見功效,如同仁堂的葛根湯,當一遇上感冒,喝兩至三天份量的葛根湯沖劑就可痊癒,亦關注中藥的新聞,日前發現保濟丸有劣貨(香港品牌),又北京同仁堂安宮牛黃丸被人假冒的報道,我覺得當政者沒能保住同仁堂的信譽,中醫藥大業將會在這一代毀滅。



據報道,一九九三年前製的安宮牛黃丸含犀牛角,治高血壓和中風各具奇效,被狂炒至近萬元一粒。若是真貨,再貴也有人買,無需做假,當政的要雷厲風行進行監管,付出多大也值得,中國四大發明的價值反不及中醫藥值得保護、宏揚、及發展,生命是無價,這種藥絕對是救命仙丹,如能使窮人也購買得起,就真的功德無量。

康熙和乾隆時代,康乾時的盛世比之今日更文明得多。康熙本人就是一名皇帝醫生,史書記載,名臣曹寅(曹雪芹祖父)、李光地等患瘧疾、瘡疥、類風濕、濕毒等症,都向康熙討方要法,康熙是來者不拒。

曹寅染上瘧疾,請李煦代為上奏取藥。他得悉曹寅患上瘧疾後,立下硃批:「爾奏得好,今欲賜治瘧疾的藥,恐遲延,所以賜驛馬星夜趕去,但瘧疾若未轉泄痢,還無妨。若轉了病,此藥用不得。南方庸醫,每每用補劑,而傷人不計其數,須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蔘,今得此病,亦是人蔘得來。奎寧專治瘧疾,用二錢,末。酒調服。若輕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往後或一錢,或八分。連吃二服,可以出根。若不是瘧疾,此藥用不得,須要認真,萬囑,萬囑,萬囑,萬囑。」另李光地的濕毒症御批為:「坐湯好,須日子多些才是。爾漢人最喜歡吃人參,人參害人處就死難覺。」關切下屬,以民為本,是一個好上司。但能醫不自醫,康熙大病就要靠同仁堂,千真萬確,無花無假,連皇帝生病也要看中醫吃中藥,又怎不能不担心滲假、做假和護假呢 !





發佈於2010年4月5日下午12:04
公開累積瀏覽 192

魚竿

美國有位專欄作家妙喻貧窮:關於貧窮有一古老諺語:授之以魚,食一日;授以魚竿,則食一世,而此諺語亦曾被某高官引用過。這則諺語還有許多不同版本,在索馬里,海盜也是一種職業,就有一個黑暗的:買食物,夠吃一天;買把槍,每天都有得吃。在香港,有人說:在職有工做的都要瞓街,不過可選擇與豪宅為鄰,我卻常對人講:在職有工做,有錢不敢亂花,反而冇工做一族就好像甚麼都有。

我任職處有一雜役,每天都帶兩三個五公升空水樽,在收工時候將空水樽裝滿,除了自己在工廠內沖涼外,間中還叫兒子回廠洗澡,然後一同攜帶裝了水的水樽回家。另一則發生在中環某著名快餐店內,一衣冠楚楚,穿著西裝的青年人,在眾目睽睽下吃別人剩留下來的食物,我想如果有一天這種情形沒有改善而繼續惡化下去,民眾會聽某高官的話去買枝魚竿,或還是學索馬里人的想法呢 ?


發佈於2010年4月5日上午7:22
公開累積瀏覽 25


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飽醫痔

麪飽名字  "Bürgen" 新西蘭產品

中醫, 痔瘡, 麪飽

患上痔瘡 , 嚴重的會滴血 , 屙血 , 噴血 , 曾聽一名護士講起 , 她嚴重到是噴血的那一種 , 像開花洒般 , 想起來也覺心寒 , 恐怖 !

我年青時已患上了痔瘡 , 施過針用過藥 , 反反復復都不能斷絕 , 最後也要動手術 , 此後數年間已復正常 , 但不幸地又復發了 , 每當吃下一些煎炸 , 辛辣 , 或刺激性食物 , 甚至喝多數杯咖啡或啤酒也不行 , 漸漸地形成了一套自己飲食模式 , 所以要特別小心在意 , 雖然我很喜歡喝咖啡 , 也要計算日子 , 一個月內只能分兩次飲用 , 每次最多可喝半杯到一杯 , 啤酒可喝多些 , 但已很少喝 , 跟戒了差不多 , 現改飲紅酒 , 而其他刺激性食品亦只能兩個月進用兩三次罷 , 真可憐 !

說起用藥就不能不提一個老中醫 , 當年經朋友亞詹介紹下 , 一起走妨這名醫生 , 他醫館位於九龍城內的一幢唐樓 ( 指沒有升降機的舊式樓宇 ) , 在第二層 , 長而直的樓梯 , 一口氣走上去也有點氣喘 , 當走進這醫廬 , 像是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年代 , 古雅 , 陰暗 , 有點書香味 , 也有藥的氣味 , 匾直條都離不開一些頌辭 , 如再世華佗 , 扁鵲臨春 , 藥到病除 , 懸壺濟世 …… 等等 , 擺設著酸枝檯椅 , 玻璃柜內安放多部藥典書籍亦頗顯氣派 ; 在門內已侯了很多人 , 大多數是婦女及小孩 , 那醫師正在看症 , 穿上整潔長袍 , 臉上疏疏朗朗一叢白長鬚 , 垂在胸前 , 年紀在七十至八十之間 , 雙眼半開半合若思索 , 若養神 , 手持著摻著墨水的毛筆遲遲不落 , 間或有一兩滴墨汁跌在紙上 , 穿上潔白西護服裝的女護 , 在他身旁靜靜的待著 , 看一個症需時很久 , 從問症 , 把脈 , 寫方 , 中間每段停頓的時間 , 多為蓋上雙眼如睡著 , 要身旁女護喚醒 , 怪哉 ! 在這情況下 , 不知從斷症至處方是否能連貫診治呢 ? 他給我的藥方是一成藥 , 另一是草藥 , 那草藥就不用特別介紹 , 是一劑很強的瀉藥 , 喝後使肚子大痛不已 , 像狂風暴雨 , 傾盆而注 , 不停地洗刷著我的臟腑 , 那時曾想過是否中了毒 ? 而那成藥是中國出品 , 名稱作 << 熊膽痔瘡丸 >> , 真的很靈效 , 服用了不到一星期便痊癒 , 所以此後的它便成了我的防身良藥 , 但現在沒有得賣了 , 熊這野生動物已受中國保護 , 嚴禁捕殺 , 無熊膽又怎能成藥 , 現所知此藥已更改了名字 , 豬膽取代了熊膽 , 藥力退減 , 吃兩瓶也不見效 , 正悵惘憂慮不知今後將會如何 ? 卻無意間發現了另一取替品 , 高纖維麪飽。

此麪飽味道真的不敢恭維 , 粗糙 , 稍硬不夠鬆軟 , 放上多兩天 , 便更粗硬 , 就如海棉乾了時模樣 , 當我第一次吃它時也不知有此療效 , 只吃了三塊 , 連續吃了數天居然再沒有出血 , 以後斷斷續續地吃這麪飽 , 差不多有年多時間 , 不須怎樣戒口也沒有發作 , 很神妙 ! 但現在只怪我貪吃 , 不能認真戒口 , 間中也有復發 , 要吃上個多星期才痊可 , 真無辦法 ! 雖然這麪飽味道不好 , 但很暢銷 , 原因對消化系統 , 心血管 , 心臟等有很大幫助 , 尤其對上了年紀的人 , 所以幾難吃也要堅持下去 , 我家人給這麪飽戲謔為 << 止血麪飽 >> , 貼切的名字 , 對否 ?

但現在卻沒有得賣了,打電話去查詢也不得要領,唯有選用同一牌子其他產品的豆飽,效果肯定沒有之前的好,算聊勝於無於萬一,也可作為心存僥倖或心安理得的心態罷!



發佈於2010年3月29日下午12:37
公開累積瀏覽 310

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新西蘭溫泉小記

新西蘭溫泉小記 

新西蘭有很多溫泉 , 最著名的當然要數Rotorua 這地方 , 亦是遊客必到的景點 , 除可參觀當地毛利族人文族村及舞蹈表演外 , 還可到這裡的博物館 , 她築得美輪美奐 , 很像歐洲古老大屋一樣 , 在這裡及其附近有很多值得去看的事物 , 況且Rotorua 是僅次於Taupo的一個大湖 , 天與地之間 , 著色很少 , 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 , 最多的顏色是藍與綠 ; 天鵝 , 海鷗 , 水鴨 , 野鴿和雀鳥 , 無分個子大小 , 戲逐其間 , 有時只為了爭恐覓食途人手中投放的一點麫包 , 唯一樂事也 !

有一處溫泉沒有多少人知道並很隱閉 , 相信只有當地的人才會去 ,1983年我常常駕車從 Wellington Gisborne , 說起Gisborne 就不能不提提她 , 她位於新西蘭北島中部的東岸 , East Cape向南下行走約200公里便可到達 , 事實上這是全球最接近東面方向的地區 , 所以每一天都會是全球最早迎接曙光 , 就在千禧年11日早上 , 從全球來到這裡的人數以萬計 , 都是為了要爭看這 << 千禧曙光第一線 >> 她亦是新西蘭擁有最多陽光日子 , 及氣候乾燥的地方 , 是著名釀酒區 ; 也是三大毛利族人聚居的市鎮 , 毛利族人與歐洲人在這裡發展的歷史也吸引了相當的遊客還有一處地方名字跟我現住的地方名字相同 , 也叫作 Waikanae Beach , 那時正值夏天 , 氣溫很高 , 踏著火熱的沙粒 , 若不下水腳板也許灼傷 , 看見很多人碧波暢泳 , 心中想都沒想到便更衣下海了 , 誰知沒多久 ( 在五分鐘內 ) 便趕忙的從水中 逃了出來 , 何解 ? 水溫太低 , 我的皮膚差不多全變紫赤色 , 很冰冷的水 ,東臨太平洋 , 南近南極 , 處於兩洋之間水域 , 想想便知道原因 , 這只是我個人不習慣罷 , 也是人生中游泳時間最短的一次。

再說從 Wellington Gisborne , 通常到了 Napier 後便會停下來 , 吃點東西歇一會及鬆弛一下 , 然後再向目的地進發 , 因從Napier Gisborne 215公里路程中一大半全是山路 , 兼且崎嶇難行 , 那時年青無懼危險 , 通常只用兩小時多一點便可抵達 , 去得多了自然想找尋一些未曾去過的地方 ; 有一回從Gisborne 回程 , 去了另一處所在 , 行了約莫半小時罷 , 轉入一條偏僻隱密的山路 , 看見路邊泊了多部車子 , 覺得很奇怪 , 以往這條路不知走過多少次 , 從沒有今天熱鬧 , 於是好奇地停下來 , 沿一山徑向上步行 , 轉了數轉便在濃密山林內看見了一些冒著絲絲蒸汽的小型溫泉 , 那些人在寒涼天氣下浸浴其中 , 真懂得享受 , 這免費的熱水浴 , 就如在新西蘭另一所在 , Coromandel Peninsula 處有一海灘名字叫 Hot Water Beach , 那些灼熱的溫泉水從沙灘底下冒出來 , 游人用鏟子掘出一些淺坑 , 加入海水便成一個免費的天然澡堂 , 但要小心找出水溫不高的適當位置 ; 侵沐於從熱泥下放出的溫泉水 , 閉上眼晴用心的去感受 , 很快意 ! 至於之前所提及的隱閉溫泉 , 現在已忘記不知在那裏了 , 又覺得有點遺憾 !

   
發佈於2010年3月23日下午1:35
公開累積瀏覽 485

極光的邂逅


極光的邂逅

曾看過一篇報導文章 , 在新西蘭南端的 Stewart Island , 每年10月至 12月其間 , 難得一見美絕環宇幻像的五彩極光就在這裡出現 , 遊客來到這裡 , 就有機會見到南極光的出現 , 絢爛如夢幻般的極光 , 讓人目瞪口呆

記得在1977年1218 , 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外遊 , 在那年的聖誕節跟朋友去了一處所在 , 那裡供應的飲料都不包含酒精 , 是讓未成年的青少年玩樂的廸斯科 , 我玩到十點多便離開 , 在返家途中曾看過一次極光 , 當時根本不認識有南極光這一回子事 , 還以為是遇上了不明飛行物體 ( UFO ) , 當時從 Wellington乘坐計程車返回Stokes Valley , 當車駛抵Lower Hutt , 進入了一條不是主幹道的狹長小街 Taita Drive , 那時的天空漆黑一遍 , 沒有路燈照明 , 只能看到從車頭燈照射出來車前街道景物 , 很靜 , 很靜 , 根本沒想到會突然看到眼前景象 ( 極光 ) , 那時司機和我真的看到瞪目結舌 , 他很機警地把車子泊在路邊並關閉了車燈 , 壯麗的極光在天空中盤旋飛舞 , 像龍捲風一樣 , 不斷圈轉出五彩絢爛 , 炫美無比的奪目光暈, 極光籠罩著天與地 , 感覺彷彿正在戲院內觀看著星空科幻電影 , 雖然只出現一兩分鐘的時間 , 這些景觀讓我心中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 過後很久還時常在腦海中閃現 , 不能忘懷揮之不去

能夠見到極光的全貌 , 是非常難得的經歷和體驗 , 這一瞬間短暫 ,極其絢燦的極光變幻 , 會深深地留在腦海裏 , 令您一世難忘其實 , 南極光是一海市蜃樓現象 , 每次稍縱即逝 , 極光的精彩壯麗 , 不過幾分鐘時間就消失了 ; 但單是極光那短暫的表演 , 就已讓人嘆為觀止 ,神奇難以言喻的魔幻魅力 , 實在是太難得的旅遊經歷

由新西蘭南島最南端的城市 Invercargill出發 , 渡輪到Stewart Island , 島上有民宿提供前來觀賞極光的旅客 , 如此壯觀奇景並不是那麼容易看到 , 有專門的旅遊公司承辦觀光主題旅遊 , 遊客需要乘坐直升飛機到達Stewart Island的上空, 如果運氣好的話, 從窗戶向外望去 , 四周全是耀炫奪目的極地彩光 , 不禁嘆服自然界偉大力量 , 天地間 , 為之失色

事隔數年 , 曾跟多人說起這事兒都不得要領 , 有一說法是多人在此段期間 , 在 Upper Hutt 上空看到閃光影像出現過 , 並沒說出是何現象 , 另一發現大約在十多年後 , 偶然看到讀者文摘的一篇介紹不明飛行物體 ( UFO ) 文章裡 , 說在1978年初曾有飛行員在新西蘭上空看到此等絢爛景觀 , 並拍下照片 , 一看之下又覺頗為相像 , 從此對曾見過UFO 的事深信不疑 , 並常以此炫耀於人前 , 及後再閱讀其它書籍 , 才如夢初醒 , 騙了我十多年的東西原來是假 , 頗有點失落 !





發佈於2010年3月23日下午1:23
公開累積瀏覽 263



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初生之犢

兒時記趣
打油詩
初生之犢

發佈於2010年2月27日上午11:13
公開累積瀏覽 126


初生之犢 

要記兒時的事真的很多,也是十,十 一歲間,去完教堂禮拜後,很多時會挑撥起一些當時說有勇氣的行為,<< 探險 >>; 童年時曾讀過數本探險的故事書,如金銀島,湯姆歷險記,小飛俠等等,這些都促使我有冒險的行為,爬山便是其中一種,爬山要有勇氣的。

教堂位於彩虹邨,那時我們經常會去附近的山頭攀爬,最近的山名字叫清風岩,不算很高,滿山都長了矮密的灌木叢,如不懂得路徑,是很易迷途,況且跟本沒有山路,只是一些捉蛇的蛇王,採山草藥的郎中,或一些野孩子闖出來的小徑,我想我們也是野孩子,他們能夠闖我們也不能沒有作為,而且要比他們強,所以要向戰前時所建的防空洞出發探險(當時根本不知道在那裡,只聽說緣在此山中而已)。

我們這一班探險隊大多都是小學生,沒有做個童子軍或小狼隊,沒有甚麼冒險的經歷,只有在九歲時,跟大我很多的表哥攀爬過獅子山,更不知死活的半行半爬至獅子鼻,還有曾跟一個叫霍神父的意大利人,行過飛鵝嶺,所以我便自動成為他們的領隊,正所為初生之犢不畏虎,浩浩蕩蕩的尋幽訪勝,沿路上我給他們上了一些不知對錯的常識,叫各人各自去找一支扶手棍如樹枝的東西,若看見野芋葉或蕉葉,把它摘下來當帽戴,脫下外衣並扇動週遭的蚊蠅,沒有蚊蠅時便把它纏繞在腰間,感到口渴便去找山溪水來飲用,或咀嚼一種名叫酸味草的植物,再或找大紅花吮啜花芯的花蜜,山棯,臭草花的果實,油甘子……等都可解喝;如看見一些金塔瓦罐,要說唔該借借及禮拜一下,不要將扶手棍向草叢處亂捧,因為有句話叫打蛇隨掍上。


沿路上唱著歌,大呼小叫,各人金睛火眼,小心翼翼注意身週的環境,間中真的看見了蛇,甚至從我身邊擦過,亦看見了一條有兩呎多長,全身金色及長滿鱗甲的四腳蛇,後來才知道叫作金龍子;野狗很多,瘦骨嶙峋怪可憐!有時也看見到採草藥的郎中,當然也有樣學樣, 這樣便破壞了很多自然景物,最後各人都到達了山頂(清風岩),這只是一半的路程。

讓我在這裡介紹一下清風岩,顧名思義清風岩是在山頂轟立了一塊很大的岩石,如能爬上岩頂可容十多二十人,真的,在未到前感不到一點風,但當一抵達後那陣陣清風從四面八方吹來,清爽怡人,精神為之一振,頓然靈感湧現更不需思索,作了我人生第一首詩(打油詩才對):

皆友登上清風岩,上山容易落山難,
清風岩上真清涼,便在岩下就地攤。

剛才曾說過沒有山路,這是不對的,當我們一抵達山頂後便發現了兩條山路,是在山的另一邊,我依然用我的感覺選了其中一條(是向林深深處進發),不多時我們看見了一個洞穴,洞口長滿了雜草,能容一至二人進入,我曾聽說若進洞必要燃點燭火,假若燭火熄滅,便不適宜入內,那時倒沒想到若山洞內有沼氣,燃點燭火便有可能觸發爆炸。

於是我帶頭進入山洞,燃點預先準備的紙張,誰知燃點多次也都熄滅,那時各人都有些猶豫,最後我說服了他們進入,每人手拖手一步一驚心的奮進,摸黑步行的感覺不知其他人會覺怎樣?行了不久便有人退縮,有兩人回轉了去,我和其他人卻堅持繼續,不數步間我看到了一點點光線,再行數步便到了一個分义口,心中也不知行那條路,所以找了有光線的,不多久便出了洞口,探險成功,每個人都很興奮雀躍,但我心中不憤,要進入多一次,我說服他們進入洞後,行另外那個分义口,試看會在甚麼地方出來,原來出口也是先前那個,後來再進入多次才發現那分义口只是一個拐彎處,所以不論行那一方都只有一個出口。

這個時候各人也要回家了,在分道揚鑣前我約了其中兩人(他們是兄弟)在下個星期日一齊探訪霍神父,因霍神父調到另一教區,便想來一次探訪行動;沒有預約,從未去過的地區,只知道那教堂的名字和地區,就是這樣另一個盲目行動 (驚慌,惶恐,害怕,不知所措),快將在我人生中留下難忘的點滴回憶。

在我那時的年代,這樣的玩樂已可打發一整天,消費廉宜,比學校旅行還好玩,起碼沒有人管,但自己條命分分鐘凍過水,而且可能會連累了別人,至今想起也覺得好彩幸運,無法啦!那時大多數家庭都有很多子女,做父母的是很難兼顧得到的,我想這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別不同的煨蕃薯

兒時記趣
食德手冊
別不同的煨蕃薯
  
發佈於2010年2月25日上午6:14
公開累積瀏覽 242

別不同的煨蕃薯

記取兒時,十歲左右吧,常在教堂禮拜完後,很多時會跟朋友一起購買小量蕃薯(如還有零用錢剩餘),會找一處渺無人跡,野嶺山頭,並有水源的地方去煨烤,一邊煨烤一邊談天論地,時時加加柴火,箇中滋味常迴繞心頭。
   
試談談本人煨蕃薯心得,在一處已知常給當地居民棄置垃圾的地方,找一件或兩件必需工具,一個並不完全破爛像盆子的東西,有蓋子更好;若能找到數張(立青紙 = 一種用來舖設屋頂防漏的紙卷)就更好,緣於易生火之故,若找不到便預備伐木找柴,還須找一些潔淨的沙粒,一切就緒便可開始煨烤;首先找數塊石頭,將爛盆子盛起,在盆子下方放上柴火和一小部份立青紙助燃,然後在盆子內放滿沙粒,待沙粒熱後便把已洗淨的蕃薯藏在沙粒內,蓋了蓋子,只等光陰的消磨,或間中加加柴火,轉眼間談談說說中,便可享受這豐美的回報。

然而這別不同的煨蕃薯,相信要更名為沙焗蕃薯,(立青紙)亦為我兒時侯的炭精,相信一切種種也難望在現今的香港出現,那時容易找到的物資, 已很難再現,甚至於蕃薯也不是隨處可買了。




2010年2月23日星期二

對和

生活點滴
情懷點滴
對和

發佈於2010年2月23日上午6:05

公開累積瀏覽 43

對和

山石岩下古木枯,此木是柴。

巾長帳內女子好,少女更妙。
( 此聯在多年前從雜誌上看到 )

日取最多金戔錢,金竟變鏡!

言己記述專人傳,人言可信?
( 此聯是在下用以對和的 )


妙人兒倪家少女(此上聯是先父生前時給我對的)
妾可人何門女立(當時在不到半句鐘便已對到了)

而另一下聯是從互聯網上看到,更精彩更傳神。
大言者諸葛一人

以下是另一博友給的留言及回對:
"猴王拜府﹐很不錯的網站﹐尤其是遊記﹐令人有不出門能觀天下景﹐知天下事的感覺。甚好﹗甚好﹗

登門先來作對一番﹐失禮之至。


山石岩下古木枯﹐此木是柴。
竹間簡中吾言語﹐多言成誃。


又﹕誃﹐離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