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7日星期二

「寮仔部」有嘢做?


  

「寮仔部」有嘢做?

政府對新界村屋僭建物執行清拆行動,受到村民的強烈阻撓,皆因長久以來,當局對村屋僭建一直採取放任的態度,有法不依,或執法不嚴,致使僭建物愈建愈多,據保守估計達四千多幢。更有知名人士以和諧為名鼓吹特赦,亦有人認為村民會以激烈行動反對清拆,使他們相信「法不責眾」,就能迫使當局讓步,這種處理手法是否隱藏着人治的影子呢?

說到底,村民大多都是知法及守法者,只因政府的不執法,自己反變成受害人,更因當初在購入僭建村屋時,又或在購後僭建都已付出一定的代價,就不想將付出的和已到手的利益付諸流水,取締僭建村屋、對付富豪高官僭建的「唔知道物業」,在利益面前,人的「自私基因」便跑出來「捍衞」己利,滿以為「習非便能成是」,這種與「曾治家」舔到盡的心態,「着數就攞,蝕底就唔制」的做法又有甚麼不同呢?


雖則村屋是他們的安居之所,一旦強拆定會影響日常生活,然而,僭建就是僭建,非法就是非法,依法辦事是應有之義;「劉皇帝」話:「新界人為保衛家園『夠膽犧牲』,不想見到政府因取締村屋僭建而導致在新界「流第一滴血」!妄圖逼令社會接受如此「大和解」訴求,況且執法已成社會共識。如若特赦或求酌情處理,不僅對其他守法市民不公,更褻瀆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精神。
為了紓緩村民的牴觸情緒,政府已作出相當大的讓步,將部份認可的僭建物給予承認,由法定「三層」升級至「三層半」;二是當局承諾拿出七十億元協助村民拆除僭建物,這樣虛耗公帤只能做到「塵煙四起,民不聊生」,能達到如期理想嗎?


無可否認,在村屋僭建定義上存著一些爭議,有村民認為在一九七二年以前的舊地契並無建築高度限制,故即使建三層以上亦未必違法。但他們有沒有想到,在建屋前是否已獲取屋宇署所發出的圖則認可書,又或在認可之後僭建,此一切均屬違法行為。如若村民定要提請司法程序,首先要想想自己是否已觸犯法例,要知道通過法律除可釐清疑點外,也有可能會令你「賠了夫人又折兵」!

世不患無法,而患無執行之法

香港已回歸祖國十五年,新界之稱謂亦應取消,土地的界定亦不能因殖民地時代的含義而延續,繼續使用咸豐年的條文只會劃地為牢;不是有人說過,全香港七百萬人只得一個香港營嗎?若要大和解,就不要再有新界人或市區人的分別,土地使用權亦然,這樣才能得到公眾的認同,進而更可解決部分的深層次的矛盾。

所以政府可用當年俗稱「寮仔部」的處理手法來解決新界村屋僭建問題,那些非法僭建物有如過往的「寮屋」,若能根據過往取締寮屋的經驗方法擇善而行,先登記所有非法僭建的村屋或違規建築,然後計算要多少樓房來安置他們,將受清拆影響的家庭交由房屋署辦理,安排中轉屋或遷往其它廉租屋邨,然而過往經驗確實是阻礙重重,費時失事,過程難免出現衝突,不過若一心以民為先,辨法一定會容易理順,既然政府先前已有「讓步」妥協方案,以其大灑七十億元,倒不如考慮一下這樣的例子,猶記得香港赤柱的馬坑甲、乙村,當年的情形也有如現在新界村屋僭建的類似狀況,當時政府跟村民商討溝通,在原居處附近興建「居者有其屋」和廉租屋邨,以低於市價售予有購買能力的村民;如若有部份村民不想購買,又或是無力置業者,可得到一次過的補償金額,同時亦可安排租住於原區興建的廉租屋邨。


這樣有計劃的重建,一方面可有效達致環境的對稱整合,不會像現時的亂七八糟,高低不一的外貌影響景觀,第二更能使清拆後的土地因規劃後使價格相對提高,多出來的收益所得,必能賺取更多並用作抵消之前付給村民的代價,當官的腦袋動都不用動,就可開發到新的土地,又使當局和村民都能各取所需,皆大歡喜。總好過讓「寮仔部」來大動干戈,大吉利是咁話,到時真的不知道要流多少滴血才夠?



寮仔部小檔案
「寮仔部」始於五十年代,當年專責取締全港非法搭建寮屋,初期隸屬市政署,並集中在新界工作,及後由新界理民府接管,而徙置事務處,則負責市區寮屋管制。房屋署後來分別在一九七三年及一九八一年將市區及新界寮屋管制工作組合併,管制組的工作向以清拆非法僭建,收地及管理清拆後的土地為主要工作範疇,直至二年四月,房屋署才將整個寮屋管制組分批轉到地政總署由該部門管理。


發佈於2012年4月17日上午8:19
公開累積瀏覽 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