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2日星期四

穩中求Change - 3

 穩中求Change - 3

以下的語句,留待讀者自己細意品研吧,看後定能有深刻的體會。從政並不是容易的事,要做到"問心無愧"就十分困難!

在前兩篇中已引述了的一些句語,在本篇就不再重複了。


賓加姆:
「您給的答案,即使造成日美關係惡化也無所謂嗎?」

朝倉啟太:
「賓加姆先生... 我必須保證這個國家的利益,不過你也要考慮你國家的利益,會有衝突是必然的。

但是為了這第十三項造成關係惡化,我想無論對哪個國家都沒有好處。

如果這時還要繼續下去的話,恕我不能接受,我是內閣總理大臣,我有責任保護日本的國民...
我以前是做小學教師的,去年還負責小學五年級的,總之他們就是經常吵架。
當然其中有些陰暗的東西,也有欺負的事件。

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就會像這時的給孩子們說教:
『你們好好思考思考,既然都是同學,有看不過去的地方 ,不能苟同的地方的話,就把自己想說的好好告訴給對方,好好聽對方想說的 ,然後都好好的去思考,這樣做的話... 就會注意到對方和自己的不同之處。』

正因為都視對方為同樣的人,即便是稍稍被否定... 也會很生氣。

如果有誰單獨行動... 就會想那傢伙算什麼呀!這樣就開始吵架欺凌

但是,這世上是不存在同樣的人的,大家都是思維方式,情況各不相同。

所以我希望孩子們理解自己和對方是不同的。

在這基礎上,才能考慮使用什麼樣的語言能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怎樣才能說服對方。

我一直在教育他們思考這... 一點,我認為外交也是一樣,正如剛剛賓加姆先生所說... 我們是同盟國。

但是,日本和美國畢竟還是有所不同的,所以,賓加姆先生所想的,有什麼要說的,請全部說出來。

我也會這樣做的,日美通商協議並不是在今年就結束的,所以,今後也讓我們加強相互間的交流。

這樣的話,我想一定可以找到讓我們雙方滿意的答案。」
反觀今天的香港,九月立法會選舉在即,政客為了撈取政治資本,為了個人利益,必然不擇手段,無限上綱,對市民真正所需的反而放在一旁,對重大的議案不斷的刁難,甚至拉布來阻撓進行審議;新班子上台後兩次落區聽取民意均遭貼身狙擊,圍堵謾罵。尤其令人不齒的是,反對派喉舌借題發揮,不斷大摷特摷,甚至連港英時代的陳年舊帳都翻出來肆意炒作,他們聯手掀起風風雨雨,藉新班子成員還未暖身,就想攪到他們個個心寒,更重要的是要打擊梁振英政府的威信,讓新班子寸步難行,希望最終能迫使梁振英心灰意冷而貼近他們,從而"變"身成另外的一個曾治家。
朝倉啟太對賓加姆的一番說話,証明為了利益,衝突是無可避免,而梁振英必以市民所想,也應以大局為重,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分析情勢,理性溝通,並且清楚說明自己的立場,思考的邏輯,而不是固執地一昧從自己的角度來表達想要的結果。

「理解自己和對方是不同的」,是一種很有效的認知模式,我們通常都會用自己的思維形式來加諸在別人身上,認為對方和我們都是以同樣的方式來思考,這不是實際情況(因為每個人的背景、學歷、成長、工作環境,以及吸收到的知識、資訊,及從小到大的經歷,累積下來都會產生巨大的差異),因此,若對方表達出來的意見不合我們的預期時,就很容易會發生衝突,甚至會很生氣地想,不會吧,他們怎可以這樣地想呢?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裝傻,或故意唱反調
... 如果我們能將此種心態調整成為自己和對方是不同的常態,當一旦遇到與對方和自己意見不同的時候,也比較容易心平氣和地冷靜思考,才能達到有效的處理溝通,也許會有更多得著呢 ......

美山理香:
「他的語言有種力量
最初福岡選舉時也是這樣
總理選舉的時候那個演講也是
明明是在講一些理所當然的事
但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
即使是平常讓人覺得可笑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 會馬上深入人的內心
如果我感受到的都是真的
他或許...非常適合做政治家」

小野田議員:
「所有政治家都對這把座椅虎視耽耽。
於是不知不覺中都漸漸忘卻了自己最初的抱負,我也是這樣的。
但是,是你讓我重新找回了以前的自己。
我們不是為了選舉和競爭才涉足政治的... 而是為了理想中的政治,才參與選舉。
沒錯,為了理想中的政治我才決定支持朝倉總理。」

朝倉啟太在澄清緋聞的記者會發表的演說:
「真遣憾,這不是什麼浪漫的照片。
大家有發揮自己想像力的自由,無論寫什麼都沒關係的... 但是,批判能不能只針對我呢!
我是大家選中的公僕,不論被寫成什麼我都不介意。
但是美山小姐不一樣,她只是拿薪水盡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的普通女性,就像你一樣。
因此, 如果今後她真有地方遭人譴責的話...
... 不只是她,官邸的每一個人發生這種事的話,我會負起全部責任。
我想他們都是我今後想要一起工作;應當尊敬的夥伴。
我們還有一大堆要做的工作,沒有時間用在這種無聊的醜聞上。」

不要逃避問題,照實將情況說出,不僅僅為個人的考慮,也要關懷到團隊夥伴的感受,而免受不必要的滋擾

革進黨的野呂代表:
「關於前幾天總理的提案的答覆,正如您所說的... 幫助陷於痛苦的人們 ,這和黨派之爭沒有關係,我們革進黨支持這次的補正預算議案,一起致力小兒科的醫療問題吧。

看著你 ,我就想起了第一次當選的自己!」
為了市民,為了承諾對選民的責任,放低身段都要面對反對派的周旋,亦不應因人而廢言,對的事,就一起合作完成,不要為政治立場不同,就固執地採取凡事必反的態度要用別人都無法抗拒的理由去征服他們,這才是"仁者無敵"的意思!

朝倉啟太的母親:
「不要後悔... 啟太,事後會讓自己後悔的事請不要去做。」

朝倉啟太的母親:
「在政治的世界,人就只是玩偶一隻,就算你站在他的對立面也是形勢所迫。
什麼時候才會到來呢?你們倆都能不為外界所動,只照自己所想走下去的那天。」

朝倉啟太總理:
「小野田幹事長,既然我知道了這件事,那我...就不能對您放任不管。」
************************************************
"問責制"的要義:「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
若然跟以往曾治家年代一樣,"有問無責或不問不責",上方寶劍又怎能去斬妖除魔呢,上方寶劍唔用,放耐咗都會"變"成生銹鐵!與"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又有甚麼兩樣!
當年港英政府的房律陷阱,擺明是給公務員舔到盡攞著數的好處,即使你認為是合法權益,在公平的定義上是否欠缺公允呢,在市民方面是怎樣看待呢?道歉都不說一聲,又何來說得上"問心無愧",今日梁生可否改"變"有關漏洞,使人性好貪婪的劣根子得以矯正,再不要給攪局者有機可乘,該做的,還得要做,即使對方是朋友

發佈於2012年7月12日上午9:10
公開累積瀏覽 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