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我的舊書信@2011之6(骨刺)










 我的舊書信@20116(骨刺)

在這篇結尾的一封書信,有表達我人生歷程至今最難以忘懷的苦痛

因此,在這裡要講的,便是那次使我十分憂慮及困擾的一種病患,「骨刺」。

以下,我用一封在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號發給家人的電郵,是想藉此來給大家講述一下我當時對這病痛的無奈。更而亦想借著此番緣由,來作是篇博文的起始。

打從上個星期開始,物理治療師給我做了三次針灸治療,骨刺情況並沒有得到任何好轉,反而在痛楚上的感受卻是與日俱增。

當中究竟發生甚麼事?

這發生於年初,亦即是病發初期。那時候,在某一個早上,我一覺醒來忽然感到左手大姆指有點麻痹,有點木木,而這情形一直延續了許多天,於是我便找醫生看看雖則醫生初步幾可斷定是甚麼起因,但循例都要過X光片這關才可算準,這亦不需很久,三天後報告出來了,說是頸椎盤間骨質增生。

那時情況並不嚴重,就只是指頭沒多大感覺,不知就裡的我也便不以為意。

但是,到如今卻發展到手臂以及連至頸項一帶都感到很痠痛,那左手更間常有一種突如其來從內而外像撞擊的顫動感,似有些東西在內竄動,真不好受!除了這些,睡眠姿勢更要小心來著,只能朝上睡,或靠邊(不痛的那邊)側卧,否則便睡不著,縱使睡了也常會從夢中痛醒,那感覺有點如刀割、如像受鐵鎚敲打,而痠軟乏力的感覺亦十分之沈重,累得手都不想動和不能動……那難忍的錐心刺骨,局外人肯定並不明瞭,誇張點說,當痛起來我真想將手臂斬下!

再回說那個物理治療師罷,她是荷蘭人,懂針灸,是屬於私人掛牌執業理療師,她有感這項治療可能達不到預期效果,為免影響其聲譽,她便這樣的說,若施針得不到明顯療效,又或針感使我感到疼痛而忍受不得下去,那就最好停止治療;同時她也教我一種用以減輕頸項痛楚的理療動作(exercise),不過情形似乎仍不見好轉,此時心中便有如「十五個吊桶」都不知還繼不繼續!

我的家庭醫生Dr.Cameron,他沒提甚麼意見,只是問我想不想看專科?他可以替我轉介到骨科(Orthopaedic)就醫;而在此前也有人給我建議,叫我試找脊醫(Chiropractor 看看,於是我便問他可行否?然而,雖然他口中沒說,亦叫我可以一試,但從他不熱衷的表情便使我知道甚麼叫做「可見一班」。

今天早上,我如常作踏單車運動,踏行也沒一公里遠近,那突如其來的顫動感,忽然的衝著我來,致使失去控制的把腳踏車撞上行人路邊,前呔爆了,換呔費用了十五元。這時我不禁在想,我的情況會有多嚴重?

那麼以後我將如何自處?

後記:

Dr. Cameron告訴我,他已去信並已轉介我見那骨科醫生
Dr. Sherwood, 並說他們很快會跟我聯繫。但是,這一等便個多月了,那醫生仍不啾不啋,好像不知有我這個求診者,最後還是由我主動去約期,而在這其中卻給我發現了可笑的事實。原來,這醫務所實在太忙,也因惟一在這裡的主診(老闆)要放寒假,所以在收新症前必要清理舊的而忽略了我,因此那約期便在假期之後,而這麼一等又會是四個星期苦候!

……
經電腦掃瞄,經專科診斷,結果便到了是否做手術的環節?
又或繼續承受痛苦(聞說有些例子會在一段時候後徵狀會減輕及至消失)?

此時有朋友醫生忠告,說最好別輕言手術,這會有相當危險性,亦不會如那專科說得輕鬆……

接著不久的之後,有一天我收到另一家庭醫生的轉介信,叫我到附近政府醫院作物理治療,費用是全免的。起初因有之前的體驗,心中其實是不存甚麼寄望。病還是要醫,在這無可奈何當中我也不得不作選擇……

於是,經歷了約半年時間,不停的與椎節之間作長期的「鬥爭」運動……這樣,漸漸地痛楚真的減輕了,而且,有時更感不到有痛的存在。

如今,雖則已找到問題徵結,但這並不代表完結,那痛感間中還找上門來,所以我每天仍會抽空與之「對著幹」活動活動一下頸椎,亦是終身對這病患共存,而作出勉力抗爭到底!

~~~~~~~~~~~~~~~~~~~~~~~~~~~~~~~~~~~~~

蕭兄:

首先別怪我這樣稱呼你,大一分鐘也是大,雙胞胎也有兄弟之分,也很抱歉,這麼久才覆你,最近很忙,但現今大部份的事已辦妥了,經營了二十多年的運輸終於劃上句號了,屋也賣出了,只是還有少量文件未完成,又要準備人生另一段路,早幾天跟太太過了澳門,給我們倆人放緃了幾天,可能不如意的日子過了,往澳的船票及酒店住宿,均由娛樂公司全數補償(哈哈!希望幸運的日子繼續來),是否有點
那個,其實我們三十多年未去過澳門了,反正這段時間放鬆一下吧!

人生最寶貴的就是自己生命和健康,第二就是自己最親的人,身體好壞,有部份是上天給予,有部是自己創造,希望你早日康復,至於亞嫂的提意,也不是壓力,可能只是給你參考的意見,但你過了那邊這麼多年,回港可能又要適應一段時間,尤其小朋友!

老實說,在香港生活好不好,我真的不知怎麼說,因我從未到過別的地方,沒法作比較,但近年中國大陸經濟起飛,把香港通漲也帶高了,尤其是住屋問題,像我們住屯門的,租金大約也要7000~9000,市區租金大部份一萬元以上,真吃不消,至於衣食行也不算太貴,因還有豐儉由人,
工作也不太難找,如果你真有這個衝動,可以一個人先回來看看,或許還可以在這裏找到理想呢!

不打擾你了,祝身體健康!
                                                                                                             

凌峰
8 Jul 2011

~~~~~~~~~~~~~~~~~~~~~~~~~~~~~~~~~~~~
                                                                                                               

凌峰:

你好!遲遲沒給你回信,是不知道要寫些甚麼好?得悉你已辦妥要辦的事也會為你而高興。真的,事事順遂總好過事與願違,正如你們過大海也找到了幾天的縱情放任,算是沒補償我也認為是值得的。正所謂「生活不是為生存而活,而是為生活而生存」,這猶如你給我的忠告一樣:「人生最寶貴的就是自己生命和健康,第二就是自己最親的人。」所以在適時調補一下身心,對健康和對家人都是同樣重要。

凌峰,我想你不是個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已做了你想做的事,那麼未來的人生又將會如何展開?感覺好像告訴我,你是我要艷羨的人,因你能堅毅地作出人生將要做的決擇,你都能夠一一實踐,這就好過許多如我一樣的坐如論道,光陰沒法去等人,好似你曾經說過,人生是沒幾多過十年!而我卻在兜兜轉轉中仍未知明天會是怎樣?

最近我的確也很煩惱,骨刺這東西原來除了要做手術外,是沒有其它方法如吃藥打針就可痊癒,有一醫生朋友曾叮囑過,若無必要不要輕下決定做手術,因為風險頗高,有的病人很難達到人們所期待的理想效果,而術後并發症和死亡率却令人望而生畏。還有,骨刺是會重生的。

剛看過專科,說我的頸椎盤間有骨質增生,C5C6間突出壓迫著神經線,致使左手的姆指出現痲痺感,左肩膀和左上臂間歇性出現疼痛和沉累的感覺,晚上很多時都會被痛醒,現正做物理治療,情況已有所改善,痛楚感也大減了,所以我並不打算做這手術。凌峰,不知你有否這方面的相關認知?在此間的我是盡可能要知道這些情況,幸好在互聯網上我也找到些資料,但因太多,有些好像不很真實,所以好希望能得多些人支持。

這裡的醫療福利還算不錯,若一旦回港,看不起私院,而政府的輛候時間頗長,加上近日不斷的醫療失誤,醫護雙失到差不多坍塌地步,情況是否真如絲嚴重?那又怎能倚靠?所以回港的打算暫擱下了,或者會像你去澳門一樣,找時間抽空回來一趟,調整一下身心,也好看看我聽到的香港情況,與現實究竟有多大不同!

你屋賣了,搬到那裡呢?聽說有好多如我們年紀的人,都會在這個時候不是移居海外,就會返回內地居住,中港兩邊走,逍遙自在做些自己以前想做的事,那不是很好嗎?我現也喜歡田野間的生活多過鬧市,起碼沒那繁囂的都市聲,然而我是從鬧市走過來的人,又怎能令自己遺忘那都市中的美食!

有空請多聯繫,不阻擾你了,下次再談,祝

心康體泰!


18 Jul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