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夢滂沱


夢滂沱

我常常說夢,所以昨晚有網友回應說:「恕少真有福氣呀,有夢的人生才更立體嘛」﹗

或因這樣,我夢了個像沒可能發生的夢。

是去加拿大探望網友雨兄。

現時間是九月二十六日早上六時五十一分鐘,擔心過後會忘記我便快快的把它記錄下來。

這個夢很特別,尤其是在臨醒時份好似有點時空交錯;而另一的是情景中有許多不合理地方。

夢中,雨兄的家與先前他上載的完全兩樣,是一幢頗大兩層木構建築,裏面陳設雖說不上新頴趕時,亦沒有如想像中外國人平房影子,反倒是多了點中國色彩的雅緻,庭院外耕有小塊農地,似看到些苦瓜。

在他家住了數天,發生的事情計有:

一,我剛進入一間公司工作,而他也是這裡打工的。第一天為了給我迎新,便跟我和數位同事外出午飯,飯後我問他這附近有沒有滙豐,因我忘記帶錢要去撳機!(沒錢埋單,尷尬的事天天都有;和最近我剛見了份新工,現正期待著那裡的通知。)
二,他住的城市,雖面對一個廣闊的淡水湖泊,但政府卻沒有提供食水,需要自己蓄水或購買,所以夏天時候常常不敢開大冷氣,可能是我想到冷氣機是水塔式的,因此她女兒大喊辛苦(其實雨兄是沒有女兒)。還有一樣怪不合理的,是政府頒佈新例,要根據每張床的長濶度,來訂定房間大小比例,多出來的便要改細,而他女兒房間也因此給「鋸小」了!(想的都是女兒事,這是否與我想念自家女兒有關?又或現時大家所談的劏房

三,下個月即十月十四號是我戒煙足十二年的日子,但在雨家我口袋裏居然有一包薄荷煙,並且還吸過了一次,而煙包內仍有兩支剩低。(以前夢境也常出現抽煙次數,感受強烈,有困擾及被迷惑的感覺!)

四,我去過楓葉國很多地方,在雨兄所住的城市溫哥華我亦住上一個月。夢境的地方我未去過,但印象中又有點似曾相識?(……啊!是了,是因我常常作夢,應該是在夢裏見過。)

五,在將臨近結束旅程前,我無意中聽到雨兄跟家中長者說話,他說我和其他探訪的朋友差不多都在同一時間要走……


在這裡先要說上一說,我探雨兄是我自己一人,而其他人我是並不認識的。

……
雨兄說要請大家吃飯餞行,問長者意見需不需要我們㚒錢,而那老人家卻說這怎麼行!哈哈我為何會想雨兄要實行外國人的AA制?(與一國兩制有關嗎?)

六,直至要到這段旅程結束的前一日,但那時我卻仍未得知航班、車程的時間表。於是我問了其中一人,他又轉問身邊另一朋友。那朋友很好連隨說明天也剛好要回港,說可以和我同去,並說要早上六點半開車,問我可以那麼早嗎?其實那時心中真有些嘀咕,早起床不成問題,問題是我身邊沒有手機(這反映手機在現今社會是何等重要,但我作的夢卻常常沒有手機和或有手機而用不著。),若有事也不知怎樣聯絡。撇開以上想法不說,那時我問他,過關會麻煩嗎?他說中港司機過關是用「快道」的,那會有甚麼麻煩?

這個結局是否有點出人意表?怎麼最後卻變了中港而不是加紐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