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戇男軼記之十八【吹下水先】

        網絡圖

戇男軼記之十八【吹下

小時候,運動對我來說可是一個禁區,尤其是游泳,更不能在母親面前宣之於口。

因此在這方面也帶給我一些難忘回憶。

記得九歲左右罷,那時我還未懂得游泳,就大膽的走去山邊,去一個由當地村民築建的小水壩(蓄水池)玩水。

有次,正當享受著那無比清涼山溪水時候,就聽到有孩子在叫「有大人來呀」,原來是鄉民為阻嚇孩子弄污水源,便將孩子放在池邊的衣物取走。

那時,我只剩得條短褲子,光赤赤兼裸著雙腳,心想,怎回家好呢?又不知怎向母親交代?

最後,迫不得已厚著面皮,捱罵罰站才能拿回上衣,亦因此回家晏了,雖母親不知,但依然一樣被責打!


*******************************************
再大一點,那次是在九龍仔游泳池。

若有人去過那泳池的話,就必然知道那裡的中童池與大人池是被一條石橋分隔。

那時候我仍未懂得游泳,但卻可以游得幾下,我與友人稱之為「搏命式」。

於是,在估計之下,我膽粗粗便跳落靠近橋邊的大人池,因全個泳池以這裡距離最短,只十多呎。我盤算過,當身子跳下水後便已抵三份一遠近,覺得再「搏命式」幾下就一定游到對面,假若真的不濟,亦可即時抓住橋邊石台穩住自己。

誰知,我一落水便偏離了方向,驚慌之下甚麼都做不到,在水中只見身旁很多身影和很多雙腳,那時根本不到我想就像猴子爬樹,三兩秒間就擒上一個大哥哥的膊頭……

自此之後我便懂得游泳!


*******************************************
再大多幾年,有一次與朋友去青山灣游泳。那天風浪頗大,本來是有點怕,但最終我們都很「勇」游到浮臺,然而當站上浮臺後就知道甚麼叫危險,那怎麼辦呢?又不想叫救命求救生員載我們回岸。那時浮臺上的人也不多,見到有一個像很健泳的洋人,於是和朋友商量,只要那個洋人下水我們便跟住他,相信有事他定會來幫的。

有風無險,終於游回岸邊,正坐著樹下喘口氣時候,突然就聽到那洋人用廣東話講:「你哋游得幾好,我一直都有睇實㗎!」

心諗,怎麼會這樣神,西人説粵語?後來一問,原來他是駐守青山警署的司級人馬!


*******************************************
又再大了一些……

我居然跟一班朋友從深水灣游去淺水灣,但也因年紀大了一些,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游到一半,望到身邊的熨波洲,我便獨個兒離隊自行攀爬上岸!


*******************************************
之後,也甚少游泳,而另一個游泳逗人畫面就已經在澳洲的墨爾本,那一年是1989

住在澳洲的表弟是手球運動健將,但凡較多人玩的手球,在他手中都能控運自如,他覺得我的運動量不夠,所以常常鼓勵我參與多些運動。

有一次他約人去打羽毛球,而我就在體育館之泳池游泳。

從上所述便知我不是甚麼游泳好手,但這一次就實在有點「意外」!

以往我游水最長距離都不過是直池來回次半,而那次我卻可以游了四次之多。

是否很神?這倒不是……

原來在泳池邊我認識了一個從哥倫比亞來的美少女,我伴著她游泳的時候就一路跟她閒扯,竟在不知不覺間便游了這麼多遠……

*******************************************
附録:
在這裡也想說說表弟那天打球時的一段小插曲。

在觀看他跟人打球的時候,隔旁另一場地也有一亞洲人在打,看來那個人很像專業運動員,球技扣殺得既狠且準,可能他看到我老表也很厲害,於是走過來說想和我老表切磋一下,只是他態度卻頗倨傲,似乎未打就知自己會贏!

下場後,那人虎視眈眈,步步為營,而老表就很輕鬆的談笑用兵,還細細聲跟我說他可稍勝,但表弟卻一直在裝,在差不多要失誤時候才險險的把球救回。本來老表認為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但若客氣下去那就只能膠著互有勝負,為了快些結朿挑戰,亦想挫一下那人的咄逼態勢,所以,最後便使了他那一向的激將法。

他說:「不要再打了,再打我要用左手讓你。」

最終,老表真的勝了,哈哈,知道嗎?原來我老表本身就是「左拗子」!

這是否很逗?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聯合航控」


   網絡圖片

「聯合航控」

美國聯合航空爆出超賣機票、強拖乘客下機事件震驚全球,一個付了錢買了機票、完成登機程序並已安坐機上的人,既不是罪犯,又不是甚麼暴徒,竟遭此侮辱的粗暴對待,簡直就是恃強凌弱、店大欺客!

以往,很多人都不清楚航空公司有超賣潛規矩,所以受影響的乘客,他們其實不知被蒙,反過來還要接受這「公/字俱輸」的無奈。有時甚或使人錯覺是乘客失誤致令無法得以登機(稍後我會講述一個自身的經歷)。

雖則乘客常有臨時取消機票又或根本沒有乘搭(No Show)。過往,我也曾有過四張機票沒有使用。其中一次,是我從香港回紐西蘭探望家人,本有回港機票的,但那時剛巧住紐的母親要返港,又因航空公司不同,我為陪她回港而取消原先機票,去買一張與母親搭的那家單程票;就這樣卻衍生了另一欺客行為,過程是:原本航空公司在退票機制上是有退費安排,但追討幾次之後我仍是不得要領,每次都著我耐心等待,總之我又怎有那多時間去耗,最後還不是不了了之!其實類似這樣事也曾在我身上多次發生,只不過「公義」,卻不知為何總會常出現在那些財閥手上?

曾記得有另一潛規則,就是乘客可以在機場作候補,若遇有乘客最終No Show,這空位便可補上。所以,一張機票兩頭收錢,按道理只賺不蝕並無損失,但事實恰好相反,航空公司依然可以一位多賣,甚至大條道理拒絕已付錢購票的乘客登機,難怪有人話,「究竟係咩邏輯乜嘢法律可以咁保障航空公司?」

那麼,是基於甚麼原因航空公司可以如此肆無忌憚?原來聯邦法例之「運輸合同」條款中是有列明的,航機執勤人員若具充分理由,是可利用最終決定權要求客人下機。即管是這樣,但也不能為此而作舔盡暴利所生的商機!

以下便是我那次的親身體驗與經歷

記得1995年我仍在港時,有次母親從紐西蘭回港度假,玩完後便依期返紐。那時我本想做個孝順仔,於是請了假,買張機票與母親同行,但當抵達機場check in 時,航空公司並沒說機票超賣,反而硬屈我母親之前沒有confirm 就不許我母親登機。其實這家航空公司早已宣佈過,承諾以後是無需confirm,只要持票準時到機場辦理手續則可。誰知這聲明卻如同一面空口,是個溝人陷阱,是專為欺負年紀大和一些單身旅客。試想想,一個年紀大加不懂英文的老年女人,她自己搭飛機可有多無助!

而且還有一激氣事,就是在登機後,坐我前面那個西人他並不肥胖卻投訴座位狹窄要更換座次。結果,二話不說航班人員便將那個西人轉去商務客艙,掉來的是個子和那西人身材大小差不多的年長亞洲女子,這還不是歧視嗎?

原來這航機上仍是有空置座位可以隨意調配?

是否她們又一次的計錯數?

那麼,就讓我們攜手來一次「聯合航控」吧!



後記:

中國人有句話叫「以牙還牙」,既然那聯航CEO不願面對事實,那麼便可用那「話語」針對性來去使他接受。

方法是:但凡他以後每次登機,機組人員都可如法泡製的「優侍」他,除非他搭的是私人飛機,不過,若依這些「潛規矩」聯邦法則,其實也一樣可以拒他其機門而入。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