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

戇男軼記之二十三【羞家、學雞、紅雞蛋】

 

戇男軼記之二十三【羞家、學雞、紅雞蛋】

年幼時候,父親口中常常會這樣斥責說,做人做事,千萬別要羞家和丟架。

那麼,如以下所說的,可否算是羞家、丟架?又或這些「作為」,與現今指的小學雞,有相似嗎?

記得我五歲多一點,在還未達年齡上小學,我母親便已急不及待,將我一把塞入那時住處附近的街坊福利會附設的學校唸書,為的可能是想找個地方給我放著?

有天,我如常上學去,在操場上正玩得興高采烈,上堂鐘聲響了,在與同學待進班房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原來仍未換上校服。

之後不久,正式進小學了。

我上學可以說是從不遲到,但那次當我剛抵校門時,鐘聲便響起。進不了學校,那能怎樣?為求不記過,我便迫不得已唯有偷偷地走後門(是教職員進入學校的一道側門)!

那個年代讀書,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一個星期總有一兩堂毛筆習字課……

話說有一天,有這一堂習字課,但又剛逢遇著美術期考;我讀書頗心散,而那天我卻不知怎的竟忘了攜帶繪彩物事,那時心中實在又驚又怕,無顔料無畫筆又怎能作畫,因為害怕不及格吃「紅雞蛋」,所以在無可奈何下我便問老師我可否用毛筆與習字用的墨水來畫畫。那時他很凝重的看著我,遲疑了好一會才用「走著瞧」的眼光說:「可以的」。

最後,我的異想天開,幸好也沒有讓他失望,而更開心的是,我竟還能拿到那時全級的最高分數~甲-

升中前的一刻骨銘心事。

以往我讀的是中文學校,因父親知我英文不好,便輾轉托人使我能夠進入當時一間頗有名氣的英文小學唸六年級。

那一年包括我在內,是還有一名從喇沙小學轉來的插班生,他第一次學期考試便已名列第十名,而我也因英文科影響了成績,我雖未至於包尾大幡,但那個要求學生尊稱她做madam 的班主任卻很嚴厲,她曾當著眾學生面前考騐我的英文,問我 want went 有甚麼分別,而我就只知 went go 的過去式,而 want 的意思我便答不出來。她那時是這樣的跟我說,說我的英文如果能夠合格,我的名次一定不比那個喇沙生低。最記得她當時還給我的評語很令我羞慚,感覺像受到奚落,她說我英文程度連四年班都不如。那個時候,我的頭真的低到不能再低!

升中學了,那當然順理成章便是英文學校。

如上所講,我的英文仍然差勁得很。很快,上學期期考又到了,那天是考Oral ,這個老師很和善,他用英文說,要同學跟他對答時不可有一言半語是中文的,他還說只會問三題,總之不論答得好不好,只要用英語回答的便可以合格。

輪到我了,因不習慣用英語對話,而心底裏我亦實在對英語交談有點抗拒,所以,在當他問我頭兩題時,我因聽不懂便很本能的用上中文回答。這時,我已看到老師在成績册上打了兩個交叉,我的心真有點怕,怕會出現「紅雞蛋」,心想,既然答又死不答又死,那麼便胡亂搏一搏吧,到第三次問我時候,靈光一閃之下,急起來我便將這常聽到的 I beg your pardon 」用語吐出,而老師呢他就即時回答我 excellentyou're past

到了第二年中二,這是一單疑似出貓事件,我就覺得很冤。起因那年聖經考試;在這裡先說一聲,我聖經科可以說每年都是前列的。那次,因試卷中伯利恆的英文字打錯了,而剛巧有條題目要填寫此字,而我心中即時便充滿猶豫,都不知要填那一個好?於是我便將此錯字寫在手心,想待完試後看看是否真的串錯,誰知給監考看見了,便即時停止我考試,並要下課後去見訓導主任,那時候我沒意識到自己不對,但那主任除了狠狠的斥責我,而且更不聽我說是校方試題出錯在先,還說要見我家長……

在最後,我反威脅他說若一定要見家長,那麼試卷中的錯誤亦一定要公開,於是家長不用見了,而我就吃了人生中的第一顆「紅雞蛋」!

註:
以上照片,是網絡改圖功能後的效果,而這一個小學雞物,我想大家都知道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