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香港有個 poison lady


香港有個 poison lady

日前鉛水事件報告,直斥相關政府部門及持份者集體失職。但可笑的是,當去到林鄭月娥那邊,就只變成「制度犯錯」,沒一個官員須問責下台。

又最近常圍擾著的熱門話題“港獨”,原來這也可從此事得到端倪。眾所周知,回歸前港英政府是一言堂的滋生地,「港督」與「港獨」在音義上不是很貼近嗎?

再說,若在「眾樂樂不如獨獨樂」角度看,香港更是所有高官的真正樂土,即管犯錯也可厚顔無恥,「理曲氣壯」膽大到「無所謂而無所不為」;這其實就是沿襲於港英年代的“港獨”精神。

以往唐唐還算是個有肩膀的人,他對洩密事件向外公告中,也提過行政會議成員須要集體承擔,然過後雖是不了了之;但照現今看來,兩位都既是政務司司長其抱負必大;然而就以此她對「毒水事件」立場取態,便可見這 poison lady 是有多顛倒黑白,有多收買人心?這還不是司馬昭之心嗎?

「厚黑學」一代宗師李宗吾說過:「喜怒哀樂皆不發謂之厚,發而無顧忌謂之黑!至厚黑,天地畏焉,鬼神懼焉!」

那麼就來一些佐證說明何所謂之「厚黑」?

調查委員會點名批評水務署署長林天星,說他「獨斷獨行」,拒驗那些有問題「食水」,而且還給予鉛水邨的毒水「優質供水計劃」認可。至於房委會、房屋署,不論在監管或行業層面上都均有不足,而林鄭竟用一句「制度問題」便想開脫所有責任,如此不理市民健康死活,還敢說是「制度犯錯」?難道「膽大」便可說了算數?這無疑又一次証明香港真存著許多「港獨」。

說穿了,這根本不是甚麼「制度犯錯」,而是人為「製造犯錯制度」至真!

這時候腦子裏突然冒出了幾個字:「傲慢與偏執」。

I am not a Lady I am Poison


~~~~~~~~~~~~~~~~~~~~~~~




最近看到這幅品牌香水圖片,見獵心喜下不禁也想「噴一噴這一個毒女」*。

那麼便來多一次…

塗脂不抹粉,不過這次塗的卻是香“港獨”一的 「Poison “Yu'or ”」!

註:
*噴香水叫噴,罵人噴到一臉屁也叫噴,噴噴poison girl也便有另一番意義。

“Yu'or”有抄法國品牌Dior之嫌。
而中文譯名,不須說大家亦應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