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老闆講跑馬

 
  網絡圖片

老闆講跑馬

第一次來紐西蘭時候(1977),我發覺這裡有許多人都很熱衷於賭馬,尤其是一些老華僑,雖不大懂得英文,但聽起收音機旁述賽馬時卻又很是頭頭是道。誇張點說,在朋友或同事之間交流,若不談談賽馬那就好像沒有什麼共同語言,這又遑論溝通,即使是與西人亦然!

他,是我在這裡的第二個老闆,估計年紀大我二十多歲,他土生土長,聽說父輩家境算是殷實豐厚,而我亦從旁人處得知,他是個風流人物,年少時有頗多輕狂事,其中有些當然是與跑馬有關,而他,對交朋結友方面,總也是有一手的。

工餘中,他告訴了我一些馬壇秘聞。

相信大家都知馬場其實是有很多黑幕,亦經常會發生做馬事件,這在那個年代應是十分普遍的。

缺乏完善監管是其一弊端,亦因那時還未有錄影,又沒有如電眼監測「叮噹馬頭」之誰勝誰負。所以,賽果便會由馬場僱請的公証者(等同足球的球証裁判一樣),讓站在終點線上來作最後「目測」。

首先要說的一件事那真有點兒離譜。

先介紹一下,這裡有兩種賽馬博彩玩意,一是香港人所熟悉的那種,而另一種叫賽馬車(跟澳門以前跑的那種相同),相信不說大家也多會知道吧。

再說,紐西蘭的馬場一般都很大很廣,而賽道亦多會在不破壞環境前題下去作規劃興建(我猜想部分理由都只是為了省錢)。

這裡就曾發生過這樣的做馬事件。

事源比賽「車仔馬」的(這裡唐人慣稱賽馬車為車仔馬)通常都會繞賽道跑三個圈或以上,路線自然是與賽事馬場有關,而剛巧這裡某一個馬場在視線較遠處範圍是有一片叢林的,所以,每當賽馬車進入去之後,這便有短暫時間是會離開觀眾視線,就是因有這一個空子,那便給騎師有機可乘。於是,騎師與騎師串通了,便將預定爆冷的馬車,計劃在第二次進入叢林時就停在那裡等候,直至其他馬車跑完第二圈再進入叢林時候,那個守候騎師便會策馬發力衝向終點「奪穎而出」。試想想,所有馬匹都跑三個圈,而牠就只跑得兩個,結果當然「不是一目瞭然」嗎!

另一事件卻是發生在終點要靠公証目測。

據聞這個公証早已大款投注於這匹「贏馬」身上,由於兩馬抵達終點時相距很近(有人說是半個馬頭位),也因他有最終判決權,那便判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應是第二名的變成了第一名。之後他退休了!

而這一次,是說說我老闆,他身懷巨款,走去馬場落纜投買了數十多注巨額彩金的,而這一種博彩是頗類似香港當年的《六環彩》,是要預先點選特定六場頭二名馬匹。

再說一說,那個時候這裡有一小撮稱之為「外圍炒家」,他們會計算出對他們有利的勝算盤口,以便收購持票者手中已勝了四場的票據;當然,若是到了連勝五場的,那個收購價亦會是最高。這好了,老闆手上有兩票是五場連中,估計若贏埋最後一場彩金相信會是十分巨大,於是便有人跟他接觸,給他一個可觀數目,但他卻不為所動,因他在已知的計算中,他最少有三份二機會勝出,因那時候全場就只剩得三票是連贏五場,即使點選的馬匹不中頭二名,跑第二、第三或第四名的(如此類推)都是可以領取彩金。

然結果呢,他輸了!

這事之後就在唐人社會中傳開了,說某個中國人搭飛機拖了一篋子錢落南島馬場賭錢,說他傾家蕩產,輸了好幾幢房子。

我問他這可是真的?

他說,有帶整篋子錢,但卻沒有全輸掉!





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戇男軼記之二十二【咳水甜湯】



戇男軼記之二十二【咳水甜湯】

最近個多星期,我和太太都患上大感冒,吃藥後仍是朝咳晚咳停不了!

幾天前我忽發奇想,整治了一個新甜品,是用可樂加薑來煲番薯糖水,哈哈,一個甜湯兩種用途,既可治傷風亦可醫肚,大家說妙嗎?

果然,吃過之後,又暖胃、又暖心,更且很潤喉,咳也漸漸的少了!




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戇男軼記之二十一【醫院之半日一夜】



 
 

戇男軼記之二十一【醫院之半日一夜】

十七歲那年,因不小心過馬路給一輪小巴撞倒了,那時沒覺得有什麼特別,只擦傷了手腳,幾滴血與弄污了衣衫,而我也因怕事所以沒與那司機糾纒。

回家後,母親察覺我有些異樣,以為我和別人打架又或被人打,在追問下我也只好和盤托出。母親當然是擔心極了,於是便托我唐兄帶我到伊利沙伯醫院就醫。

在急症室,醫生只給我看看傷勢,沒照X光,亦沒開甚麼消炎止痛藥,敷藥後便說要留院觀察。

在給醫院阿嬸推我上房途中,我看到唐兄塞了五元給她。

這以下要說的醫院經歷,想起來,真有點像個奇妙旅程!

進入病房之後,在開頭短短的一個多小時內,我想該是我人生中感到最溫暖幸福的,是因

有一個穿粉紅衣衫的護士(後來才知穿粉紅色的是見習護士),她很漂亮,可能我見得女孩子少吧,她可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子。從一開始,她便很燙貼,扶我上牀,要幫我換衣服,但我怕尷尬卻推說不需要(其實我個心都唔知幾想)。她也問我,到吃飯時候需不需要幫忙(意思可能是餵我吃東西)。之後便很細心逐一的問我狀況,問我感覺那裡不妥,和還有甚麼地方仍覺得很痛?

這種感受我真是前所未有,此莫非就是「當時」所說的「人間有情」

當一切檢查定當之後,換上來的是穿藍衫的正規護士,那嘴臉就如衣服顏色一樣有點兒冰冷,雖不至於硬繃繃,但卻也有那「習慣使然的職業毛病」(意思是:做得很厭對工作已失去了熱誠)。

夜深,環境關係令我難以入睡。我住的房間有三張病床,我瞓的是靠門口那張。這時,在將睡未睡時候,在朦朧中我聽到隔床有些聲音,我矇著眼側過身去看過究竟,雖隔著屏風,但我仍知道是有人受傷要在房內做手術。而那時,我竟然沒想到醫院是有手術室的!

耳伴頻頻傳來煩躁的聲音,大致分為兩種,一是那「藍護」,她用冰冷的語調很不奈煩重複的說,著病人不要說話,說醫生正在忙於救治。

二就是病人那細碎囈語,我還記得她斷斷續續的說:「阿家阿家好驚你喺邊度呀?我怕我怕好凍好凍

最後,我也敵不過睡魔!

一覺醒來,隔床已經恢復原狀,受傷的那個女人也不知去了哪裡?

吃過早點,有人告知我因病床短缺,就把我安置到病房外走廊的帆布床位。

也過不久,中午前便有人通知,我可以出院了。

然而這半日一夜,我就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相信有的,都只是我那單純的情感記憶!


PS:

出院後,亦因當時沒有後續的公共醫療安排,腳傷發炎十分嚴重,最後用上別人介紹的療傷至寶《雲南白藥》,才能消炎生肌,但也要待家兩月至算是完全沒事!

再:這幾幅是朋友拍到的荷花照,擺在這裡相信也很合襯呢!



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戇男軼記之二十【迷迷護護】


  網絡圖片

戇男軼記之二十【迷迷護護】

記得好像是七三年,友人介紹我到銅鑼灣一牙醫診所脫牙,說服務好,拔牙完全不痛,但卻沒說那裡的費用很高。

而上一篇我說到的那間醫院,牙科服務包括杜牙和補牙,加上來都只是十五元正。再說,那時在我往之屋邨看醫生,一般也還是十至十五元之間,所以我帶了五十多元上去就以為已經很足夠。然而在看過收據後,我除滴汗外那就只有尷尬。原因收費是這樣的,檢查費二十元,脫牙及全身麻醉又是五十元!

或者,大家對收費多少沒興趣想知,但卻可能會覺得奇怪,又不是小孩子(個別情況下小孩子脫牙是會用上笑氣麻醉)脫牙怎會用上了全身麻醉?我朋友說的「完全不痛」,事後才知原是有這一番意思!

事隔多年,為何我仍惦念於懷?這除是收費特別與價昂之外,其實說出了還真有點好笑,知何解?且便聽我細說一二吧…

先來介紹一下這個牙醫,他姓董,頗年輕,為紐西蘭某大學牙科畢業,註冊麻醉師。而在他身旁的女護,可說是個美人兒,尤其她那嚦嚦鶯聲,柔揚悅耳得更令人「舒心著迷」。心想,這又何需麻醉,有一個活生生真人版的「迷暈師」不是更好嗎?難怪收費會如此之高。

坐在手術椅上,那種感覺好特別,像有些電影感,因那牙醫在我手臂注射了針藥後,跟住便對我說:「先生,請你從一數到十。」

這還未到十,我就甚麼都不知了!

醒來時候,就出現了一個這樣儍戇畫面。

那刻耳伴聽到一甜美聲音:「先生,你的牙齒已拔除了,請到那邊休憩室坐坐。」

我說:「怎麼可能,我完全不感到有牙齒被脫過?」

但她卻很溫軟,很嬌柔的對我說:「先生,你可用舌尖觸碰一下就知我沒有騙你。」

我:「哦!不好意思,真的很神奇,怎麼我全沒知覺?」

最後,艱難時刻終於到了,不夠錢付賬怎麼辦?


但那牙醫卻說沒要緊,說有空時再把欠下的上來支付則可。




附記:
我這個朋友並非有錢人,但他光顧專業人士卻是從不計較,他曾也介紹過一醫生給我,收三十五元,這足足要比屋邨價貴上不少。

這醫生在尖沙咀星光行上設有診所,姓黃,而他更是兼任市政局民選議員,那麼,診金是否因此而值得?

~~~~~~~~~~~~~~~~~~~~~~~~~~~~~~~~~~~~~~~~~~~~~~~~~~~~

以下也有則在幾年前寫過的網絡笑話,覺得有少少連繫,那就一併的給大家開心下…

【抓癢】 有這麼一個笑話:三人睡在一起,一人覺得腿很癢,因睡得 迷迷糊糊,竟在第二人腿上抓來抓去,還是癢得厲害,就更拚命的抓,以致出血;第二人手摸濕處,認為是第三人遺尿,就催他快起來;第三人起來去小便了,可是隔壁是個造酒的酒坊,榨酒聲滴滴瀝瀝,一直不停,他以為自己的小便總是沒有溺完,竟站到天明。







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戇男軼記之十九【成功戒菸法】



網絡圖片

戇男軼記之十九【成功戒菸法】

不記得多少年了。那時候,我患了牙疾,在無意之間得悉荃灣角有間醫院有牙科服務,為了省卻私家牙醫的昂貴費用,我轉乘兩次搭車時間就是為了去那裡就診。

以上的都只是引文,而戒菸方法我是從那裡得來的,是因候診期間我閱讀了一篇名《五天戒煙法》文章,自此便一直記在心裏,直至有一天我認識到她……

雖然她不怎介意我抽煙,但我總覺得為所愛的人做點事,那必是美美的。

那時我煙癮不大,要切底戒掉其實也不容易,原因是那時的職場文化使然。

《五天戒煙法》其意旨是相當簡單的。因吸煙是一種心癮,能堅持在開頭的五日內不吸任何一口煙,那之後,對抽煙,在「思想」上的迷思便會容易記不起。

但我,卻將之加入一些個人內容。

在此段期間,凡極欲想吸煙時候,我便將心思投向女友,從心底出發,想著她並告訴自己,要為她做任何事情,茫然臉孔上便會不自覺的出現了喜悅;即管那時是在公車上,又或工作中,我敢信若有人注意到我當時的表情,相信必有人說我是個儍子。誰知這個方法真好,比甚麼靈丹妙藥都行,就這樣我便成功了!

之後與女朋友分手,慢慢的我又再一次和「它」沾上了關係。初時,我也像覺有些罪疚感,然而,我對自己說,我既能輕易戒得掉,那麼遲些再算吧!而且我亦認為,只要我願意,那就一定可以?

這回卻是想錯了,在往後的那些年,我就憑這份信念,信自己隨時能戒掉惡習,那便反反覆覆用上多少次的這樣藉口。心想,「作繭自縛」原來是有這一番意思?

直至到了20041014日,我用了一個很特別的方法戒煙。

因知道醫院內不得吸煙,而又因那時候我的心臟可能出了問題,為確保對家人盡責,我便作留院五天身體檢查決定。

期間,如若抽煙,我其實是可以行去離醫院較遠的地方。

但心中卻也即時的想著妻女……

這剛好又是五天!

之後,我常以自身方法鼓勵別人,但往往就沒一個能聽得入耳,甚至有人駁斥我,說戒煙的人多因患重病,而我卻淡淡的回應他一句,不戒煙的人會沒病嗎!



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豬手

 

豬手

首先我想以這幾句歌詞作為引子

情人究竟在那方
癡心空悵惘
不知她去向
天天等到令我癡望

在這裡,我也有很多像這樣的盼望,尤其是一些廣東人愛吃的食物
豬豬啊!你的手手去了哪裡?

初回紐西蘭時候,住處附近有間超市,常有兩種東西十分引人,那就是豬手和羊腩,而且,價錢更在相當長約八年多時間內都沒變動過,都是廉宜得令人難以置信!

其實,這些食物西人也會買的,但卻多是以中國人為主。原因不難明白,中國人就是愛這些東西。

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很多其它「愛不釋手」的特價貨品。

話說,此地有相當部份的亞洲人,尤以中國人和印度人,每當看到有價廉品出現時候,不誇張說,多少都會被迷倒到暈頭轉向,理智盡失,溫良恭儉讓也全股腦兒拋去九霄雲外,剩下來的就只惟乖乖勤勤地掃貨!

我心想,有便宜怎可使盡,若然見好就傾囊而出,前赴後繼,長此下去,日後定必也沒如此著數可享!

所以在閒話中,我常告誡別人不要一下子買那麼多,最好是分多次購入。

我曾見有人就一次過清空貨架上二十多包特價牛扒。當然,這些「強迫性購物」行為,被我看過的又何止一次,只是沒如以上的厲害吧!然而可有誰人明白?是關據我所知,經收銀數據分析,後系統會顯示出這些是否熱賣貨品?因而決定是否需提價?

正如上述所講,豬總有一天都會被教精的,超市最終也實行限購令!

但是,中國人總有辦法「逃避可恥」,這就是如我所說將之分批買進逃過規範。只是,已遲了,有見及此,超市便唯有隨機行使其權利,一句說:「已知道你買過了」,便拒售特價貨品予那些黑名單上客人。

再回轉本文主題罷

最近這兩三年,豬手就真像消失了?就算有,也只在別處地方看到,而且還十分「貴得狠」!

我猜想,這除給中國人吃貴?可能還更被人包銷運回強國圖利,否則又怎會去飲茶很多時候都吃不到,甚至連碟雞腳也愈來愈少呢!

最近我的渴望,終於出現了。是因我隅然多口一問,知有另一超市可幫訂貨,前提就是要整箱買下。雖則,價錢比前一間貴成倍,但若然要在哪裡以單隻購入,那便需付多五倍/兩倍半價錢,心想還是買多一些吧,一來可以慳,二來就真的怕會「蘇州過後」!


今次我用韓醬替代磨豉,感覺不如中式醬料好,但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後話:
以下是20052014年時的價格:

一袋裝,重七公斤左右的羊腩肉連骨,售價六元。現時也都是六元,但卻是以每公斤計算。

豬手或豬腳,二十五仙一隻,這價錢仍然不變,但總是給別人捷足先登,三年來我總共只買過十隻,而在另一些地方超市,就已老早賣到四至五元一公斤,而且亦不是常常有貨!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免費廣告



 網上圖片



免費廣告
 
早日看了套陸劇,是講述某些報紙雜誌,為了營銷增量而作假新聞,假秒拍等等方方面面。但卻有人狡稱,在商業行為上這只不過是一種策略,是一種另類宣傳?

其實,除商策外,亦有許多人,比如一些名嘴、藝人、政棍,為個人利益與知名度,也一樣會弄虛,來個「粉墨登場」,作有企劃的以訛事聽。以往,這些通稱為「煲水」新聞;雖如此,但很多時候事件還未算完全終結,隨著後續發酵,這仍可以把利益延伸下去。

就如此次事件,延續下來之利益便由那間𦘦事公司老闆承擔,藉機「抽水」而得到更多廣告效應!

另有一例,就是近日之娛樂炒作「霆菲狗屎簿」。

試看,到最後那一個才會是最大得益者?但我卻敢說這裏面一定沒有輸家!

而這樣的新聞亦一樣是免費廣告!

************************************************* 
以下便是那兩天,報章上所出現的兩個截然不同版本。

「二十五號:
一餐烤肉消夜二千二百元,兩名初次約會網友男女,竟為埋單「AA制」問題爭執,更反面動武同惹官非。一對在網上相識僅兩日男女,前晚相約在旺角見面,並在日式烤肉店吃消夜,期間,兩人豪食豪飲,當埋單結帳竟要二千二百元,男方提出「攤分」帳單,但遭女方拒絕,雙方反面動粗,終兩敗俱傷更同惹官非被捕。

二十六號:
針對一對男女周日晚在旺角烤肉店因「AA制」結帳問題涉嫌大打出手,連身在日本的老闆亦關注事件,越洋了解後,在網上社交平台發文,同時貼出逾二千元的帳單,指事發時提出「AA制」的是女方,更掏出鈔票給對方,但男方堅拒,並當場將錢撕爛,然後觸發事件。女事主則回應指掏出給對方被撕爛的是一千一百元,她對事件感「好瘀」及困擾,希望事件盡快平息。」


 網上圖片

*************************************************
附上另一則吃完霸王餐後兼可打包的網絡笑話


  網上圖片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戇男軼記之十八【吹下水先】

        網絡圖

戇男軼記之十八【吹下

小時候,運動對我來說可是一個禁區,尤其是游泳,更不能在母親面前宣之於口。

因此在這方面也帶給我一些難忘回憶。

記得九歲左右罷,那時我還未懂得游泳,就大膽的走去山邊,去一個由當地村民築建的小水壩(蓄水池)玩水。

有次,正當享受著那無比清涼山溪水時候,就聽到有孩子在叫「有大人來呀」,原來是鄉民為阻嚇孩子弄污水源,便將孩子放在池邊的衣物取走。

那時,我只剩得條短褲子,光赤赤兼裸著雙腳,心想,怎回家好呢?又不知怎向母親交代?

最後,迫不得已厚著面皮,捱罵罰站才能拿回上衣,亦因此回家晏了,雖母親不知,但依然一樣被責打!


*******************************************
再大一點,那次是在九龍仔游泳池。

若有人去過那泳池的話,就必然知道那裡的中童池與大人池是被一條石橋分隔。

那時候我仍未懂得游泳,但卻可以游得幾下,我與友人稱之為「搏命式」。

於是,在估計之下,我膽粗粗便跳落靠近橋邊的大人池,因全個泳池以這裡距離最短,只十多呎。我盤算過,當身子跳下水後便已抵三份一遠近,覺得再「搏命式」幾下就一定游到對面,假若真的不濟,亦可即時抓住橋邊石台穩住自己。

誰知,我一落水便偏離了方向,驚慌之下甚麼都做不到,在水中只見身旁很多身影和很多雙腳,那時根本不到我想就像猴子爬樹,三兩秒間就擒上一個大哥哥的膊頭……

自此之後我便懂得游泳!


*******************************************
再大多幾年,有一次與朋友去青山灣游泳。那天風浪頗大,本來是有點怕,但最終我們都很「勇」游到浮臺,然而當站上浮臺後就知道甚麼叫危險,那怎麼辦呢?又不想叫救命求救生員載我們回岸。那時浮臺上的人也不多,見到有一個像很健泳的洋人,於是和朋友商量,只要那個洋人下水我們便跟住他,相信有事他定會來幫的。

有風無險,終於游回岸邊,正坐著樹下喘口氣時候,突然就聽到那洋人用廣東話講:「你哋游得幾好,我一直都有睇實㗎!」

心諗,怎麼會這樣神,西人説粵語?後來一問,原來他是駐守青山警署的司級人馬!


*******************************************
又再大了一些……

我居然跟一班朋友從深水灣游去淺水灣,但也因年紀大了一些,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游到一半,望到身邊的熨波洲,我便獨個兒離隊自行攀爬上岸!


*******************************************
之後,也甚少游泳,而另一個游泳逗人畫面就已經在澳洲的墨爾本,那一年是1989

住在澳洲的表弟是手球運動健將,但凡較多人玩的手球,在他手中都能控運自如,他覺得我的運動量不夠,所以常常鼓勵我參與多些運動。

有一次他約人去打羽毛球,而我就在體育館之泳池游泳。

從上所述便知我不是甚麼游泳好手,但這一次就實在有點「意外」!

以往我游水最長距離都不過是直池來回次半,而那次我卻可以游了四次之多。

是否很神?這倒不是……

原來在泳池邊我認識了一個從哥倫比亞來的美少女,我伴著她游泳的時候就一路跟她閒扯,竟在不知不覺間便游了這麼多遠……

*******************************************
附録:
在這裡也想說說表弟那天打球時的一段小插曲。

在觀看他跟人打球的時候,隔旁另一場地也有一亞洲人在打,看來那個人很像專業運動員,球技扣殺得既狠且準,可能他看到我老表也很厲害,於是走過來說想和我老表切磋一下,只是他態度卻頗倨傲,似乎未打就知自己會贏!

下場後,那人虎視眈眈,步步為營,而老表就很輕鬆的談笑用兵,還細細聲跟我說他可稍勝,但表弟卻一直在裝,在差不多要失誤時候才險險的把球救回。本來老表認為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但若客氣下去那就只能膠著互有勝負,為了快些結朿挑戰,亦想挫一下那人的咄逼態勢,所以,最後便使了他那一向的激將法。

他說:「不要再打了,再打我要用左手讓你。」

最終,老表真的勝了,哈哈,知道嗎?原來我老表本身就是「左拗子」!

這是否很逗?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聯合航控」


   網絡圖片

「聯合航控」

美國聯合航空爆出超賣機票、強拖乘客下機事件震驚全球,一個付了錢買了機票、完成登機程序並已安坐機上的人,既不是罪犯,又不是甚麼暴徒,竟遭此侮辱的粗暴對待,簡直就是恃強凌弱、店大欺客!

以往,很多人都不清楚航空公司有超賣潛規矩,所以受影響的乘客,他們其實不知被蒙,反過來還要接受這「公/字俱輸」的無奈。有時甚或使人錯覺是乘客失誤致令無法得以登機(稍後我會講述一個自身的經歷)。

雖則乘客常有臨時取消機票又或根本沒有乘搭(No Show)。過往,我也曾有過四張機票沒有使用。其中一次,是我從香港回紐西蘭探望家人,本有回港機票的,但那時剛巧住紐的母親要返港,又因航空公司不同,我為陪她回港而取消原先機票,去買一張與母親搭的那家單程票;就這樣卻衍生了另一欺客行為,過程是:原本航空公司在退票機制上是有退費安排,但追討幾次之後我仍是不得要領,每次都著我耐心等待,總之我又怎有那多時間去耗,最後還不是不了了之!其實類似這樣事也曾在我身上多次發生,只不過「公義」,卻不知為何總會常出現在那些財閥手上?

曾記得有另一潛規則,就是乘客可以在機場作候補,若遇有乘客最終No Show,這空位便可補上。所以,一張機票兩頭收錢,按道理只賺不蝕並無損失,但事實恰好相反,航空公司依然可以一位多賣,甚至大條道理拒絕已付錢購票的乘客登機,難怪有人話,「究竟係咩邏輯乜嘢法律可以咁保障航空公司?」

那麼,是基於甚麼原因航空公司可以如此肆無忌憚?原來聯邦法例之「運輸合同」條款中是有列明的,航機執勤人員若具充分理由,是可利用最終決定權要求客人下機。即管是這樣,但也不能為此而作舔盡暴利所生的商機!

以下便是我那次的親身體驗與經歷

記得1995年我仍在港時,有次母親從紐西蘭回港度假,玩完後便依期返紐。那時我本想做個孝順仔,於是請了假,買張機票與母親同行,但當抵達機場check in 時,航空公司並沒說機票超賣,反而硬屈我母親之前沒有confirm 就不許我母親登機。其實這家航空公司早已宣佈過,承諾以後是無需confirm,只要持票準時到機場辦理手續則可。誰知這聲明卻如同一面空口,是個溝人陷阱,是專為欺負年紀大和一些單身旅客。試想想,一個年紀大加不懂英文的老年女人,她自己搭飛機可有多無助!

而且還有一激氣事,就是在登機後,坐我前面那個西人他並不肥胖卻投訴座位狹窄要更換座次。結果,二話不說航班人員便將那個西人轉去商務客艙,掉來的是個子和那西人身材大小差不多的年長亞洲女子,這還不是歧視嗎?

原來這航機上仍是有空置座位可以隨意調配?

是否她們又一次的計錯數?

那麼,就讓我們攜手來一次「聯合航控」吧!



後記:

中國人有句話叫「以牙還牙」,既然那聯航CEO不願面對事實,那麼便可用那「話語」針對性來去使他接受。

方法是:但凡他以後每次登機,機組人員都可如法泡製的「優侍」他,除非他搭的是私人飛機,不過,若依這些「潛規矩」聯邦法則,其實也一樣可以拒他其機門而入。

  網絡圖片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戇男軼記之十七【天體營記趣】


 
    網絡圖片

戇男軼記之十七【天體營記趣】

年輕時候,有朋友問我,信不信他敢走入運動場內之女更衣室?

他原先定義是,女性走錯男廁通常都沒有問題沒有人追究,但為何男性走錯了地方就喊拉喊鎖,甚至會被告到甩褲。

雖則我少時也頗為大膽,但這些「違法達義」的戇居事我當然不會去做,正所謂犯法即是犯法,明知故犯會有好結果嗎?

講到這裡,便想起一事。

有次我剛在商場洗手間時候,突見一女子急急腳的衝了進來,在當她看到我時她竟不理三七廿一,便連隨大叫:「有冇搞錯呀,你做乜走入女廁?」這時,可能她已看見那排排企廁,便即時改了口臉訕訕笑說:「吖我剛才明明見到有個女人走咗入嚟㗎,點解會……」。隨即連對不起也沒說便閃了。

真服了她的急智,所以話呢,男女又點有公平?

哈哈!原來類似事情也曾發生過我身上。

記得那是1985年夏天。

有同事告訴我,離我住處約大半個鐘頭車程,有一處隱密海灘,原是紐西蘭其一的天體營地。由於好奇心驅使,我便央請他帶我去長一見識。

未到之前,我滿腦子就已經想著,會有多少身材惹火、玲瓏浮凸如邦女郎般的美艷尤物?

抵步後,沿海邊走,很快便看到一巨型告示牌,那時也沒心思看寫些甚麼,便已見到一對年老夫婦赤身露體的呈現眼前,那男的態度優雅,並很禮貌的問我來這裡幹甚麼?

這叫我怎樣答好?難道告訴他我來這裡是為了偷窺。而且,這「景緻」亦打冷了我心情,因為從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如此的「雞皮疙瘩」?我完全想錯了,但他們卻又沒有任何尷尬,這倒令我難為情的不敢張望….…

於是,我急急說,我到這裡是找老闆來呀!

跟著,我也就很快的閃。

講到這裡,使我又記起一則網上笑話。

內容是帶點鹽花的,描述的剛巧又和我所講的有些相似……

《暮春點題》
倆老黃昏戀,親熱過後;
老頭嘆曰:『河水乾且枯,山丘變平原,只剩土溝數個。』
老太太回嘆道:『荒草疏亂落,蛋藏鳥在孵,洽似死蛇爛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