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卿峯作浪


卿峯作浪

看這個標題相信許多人定會想起「機峯」事件,其實卻是不然!

原來最近有齣戲的劇本外洩了,就此便給人偷了橋段。

劇本內容是:

話說,某次某地方之立法會開會,一名政府女行政人員為了「獲得」其工作所需資料,施展渾身解數向尊貴議員「書痴瘋」糾纒,以幾乎貼身方式強行搶其電話,更涉嫌伸手在他背後熊抱、拉扯、碰撞及追逐,而後更隱身廁格十多分鐘慢心細賞手機上內容

一石激起千重浪

就此事件該議員屬黨之主席,及其他社會各界人士,便隨即公開譴責政府過度濫用「權暴」(權力暴力之合稱),要求立刻提供真相,要向受虐尊貴作出道歉,要拘捕及辭退該女行政人員,而「涉其上司」亦要一拼受到問責懲處。

由於事情頗為吊詭,該黨主席要求事件主角交代細節。

該議員聲稱,沒想到女方會主動向他搭訕,他犯了男人最愚蠢的事,以為有美人青睞便缺乏防犯意識,原來笑騎騎放毒蛇是真的,真想不到該女行政人員突然向他發難,以至他手機幾乎被搶。他自知好男不與女鬥,能做的便只有「不立危牆」。他亦深明逃避不是懦弱,但女的卻又對他緊纏不放,心想這怎麼好呢?那就只有快快遠離她好了。在追趕過程中,那女的可能意識到最終會功虧一簣,便在這個當口,她竟使出決定一招,瞓地並說若得不到所需便會大叫非禮……

因此,炮轟之聲隆隆不絶!

……這根本就形同欺凌,是政府之恥。

那個「吳淑吳食」第一時間更明言會去信內務委員會要求討論事件。

而白鴿黨主席「無所偉」亦表明立法會應成立調查委員會,動議彈劾政府以此骯髒行政手段來干預立法會事務。很明顯就是趁火打劫,反得就反!

但在這個時候,人稱「煲呔針」之鄭大班便即時跳出來… 噢!不對,說錯了,其實是想說另一個「煲呔心」鄭大媽,她一向護短慣的,她說事件不一定如現實般看,也說要由政府成立「專責委員會」,要作為期五個月的民眾諮詢,要待法庭審理後才可決定如何處理,亦揚言事情有因必有果……

究竟為何會有「恩果」之說,是否暗示給予該黨前之三萬元就是恩,所以便想取回果報?

她續稱政府是有義務要令行政立法運作正常,是會因應環境而使用有限度之「權暴」,比如派狗仔隊跟進受嫌人士,這應是無容置疑之事。今次亦是因情報得悉該議員有可能做出某些「有色」舉措,會令大部分議員失職而陷議會癱瘓。是因緣自過往此政黨常「不務政業」,好似偉仔「裸體」指導「鳳姐」如何展開安全性行為,威哥求愛不遂怒炒美女助理,途少在東莞嫖妓被捉現行勞教半年,仁叔在議會大廳瀏覽性感美女照,申爺涉嫌詐騙公帑,銘伯自認漢奸,肥仔健又自編自導自演書釘釘大髀,觀乎此種種行為都莫教人不作遐想?

就在鄭大媽發話後不久

私隱專員公署恰其時亦跑出來作出聲明,說今次事件不涉個人私隱,正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給人看了便看了,是關每個人出世都是光禿禿的,那又何來隱私,不讓人看是你的權利,讓人「取得」便是你的不智,投訴也沒用,皆因這並非你個人私人公署!

跟住,該白鴿黨前主席亦發話,我瞓街都能瞓出未來,而堂堂男子漢竟然如此窩囊被一個弱女子「瞓低」,說他這又怎能代表選民發聲,應要引咎辭職並不能再在立法會留低。

之後,人稱正盲毛的也說看不到他有被環抱、臉貼臉等受侮辱行為,言下之意就是說他老屈老作。

至於另一個常說被人非禮的雲姨也沒有表態,亦即是說沒可能有這一回事

***************************************************


末了,於此時此刻我就送給尊貴這個,想應是他的心情寫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殘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聲聲慢》作者,李清照。


聲明:

劇本故事與人物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乃實屬巧合。
The story, all names, characters, and incidents portrayed in this production are fictitious.
若有冒犯,也敬祈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