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8日星期二

菲濟行之4 . 遇險

菲濟行
菲濟行之4 . 遇險

發佈於2010年3月31日上午11:27
公開累積瀏覽 95



菲濟行之4 . 遇險

今天仍在市區內遊逛,晚間到了一廸斯科玩,這裡的廸斯科跟香港不同,沒有 DJ選歌,沒有雷射燈光照射,只提供飲品及可供跳舞的地方,有些像70年代開派對時的情景。


在回家途中發生一不愉快事件 << 遇襲 . 被劫 >>

事前Jacky 沒告知他家附近環境是黑點區,因口渴想買瓶汽水回他家處喝,走進一雜貨店買了瓶一公升Coca Cola,在付錢時已覺奇怪,收款的櫃台如銀行一樣裝上手指粗細的鐵條,像鳥籠;我沒有在意,因來菲濟之前,從電視上介紹這南太平洋島國,看到的是一個友善,熱情,人民多麼快樂的國家,沒想到只是好的一面。

走出雜貨店後,已看到一黑人(土人)尾隨著我,也沒有任何警覺,在跟表弟和Jacky 匯合時,那身高六呎三四,身材健碩的土人已急不及待追上了我,一開口就問我攞支香煙,我說沒有,那個時候Jacky已意會到事態非常,大聲叫我郁佢(意謂攻擊這土人),我當然沒有這樣做,及後這土人再進一步走近我身前,已到了差不多臉貼臉的距離,本能的我退後一步,他繼續向我面前迫近,而同一時間他用一隻手猛力义著我脖子,另一隻手揪住我頸下的金鏈子和連結著的十字架像,情勢到了如斯凶險關頭,想都沒想便把那一公升玻璃瓶裝汽水向他迎頭一擊,本想用盡全身力度,但正如之前所說,因與他距離太近發不出力,況且他比我高,以下向上只有橫向猛烈擊向他的頭部,因看戲看得多,這樣的情況下瓶子一定會被打破,誰知道那玻璃瓶竟沒破裂,當時給這意料不到的事嚇得為之一呆,繼著那土人在暈頭轉向,滿天星斗下連帶著我也彼他拉倒,與此同時,那土人已搶脫了我項上鏈子,在刻不容緩那霎眼間,我的左手很迅速,像蛇一樣閃進鑽入他手中把金項鏈耙奪出來 (是否蛇形刁手),初時還滿心歡喜以為已取回自己的東西,原來他的手很大,用緊餘的空間把十字架像拼命地握著,這時那玻璃瓶才碰撞到地上而碎開,右手拿著短短的瓶頸真的不知所措;這時表弟和Jacky 從兩旁攻擊那土人,才將他扯離我身上,從攻擊到倒地還不到一分鐘,已感受到難以形容的驚慄,正心有餘悸不到片刻,另一土人亦朝著我而來,這時才知道那土人還有同黨,可能獵獲物還未到手罷!

表弟,Jacky 跟受傷土人成品字對峙,我在那受傷土人後面,而那土人同黨亦向我跟前奔來,我當時衡量過,若走過去跟Jacky 他們會合,萬一那受傷的土人轉身也向我走來,我便前後受敵,唯一可行只有掉頭而走,那土人隨即也跑著追來,<< 奪命狂奔 >>,一時間那長手長腳的土人也跟不上,因追趕途中是一條下斜道,路旁有不少斜坡,並生長了很多蘆葦長草,那時心中又閃出一些電影情節,很想向斜坡跳下躲藏,但心中又很害怕,害怕會跌傷,最後還是向前繼續走,由於奔跑使我氣也透不過來,很想停下,剛好在山坡地轉彎處迎面來了一部計程車,我連忙向之揮手並想攔截,誰知那車子不立刻停下還馬上加速拐彎而去,失望之餘,也失去奔跑的意志,我心中在想,若繼續跑下去,始終會給他追上,加上氣喘不矣,那時看到身旁的屋子後面長滿長長野草,便走上去藏於其中,可能還是讓他看到罷,他一步步向我身後走來,我只有起身逃走,但他的手很快,對準了我的褲後袋,一手插入並連布也扯掉出來,慶幸地只取了錢包便走了;驚魂未定下在那裡逗留了一會,突然間不知從那處跑出了一些小孩,原來他們看到我被劫的經過,想幫手追賊,我根本沒存奢望,知道就算追到也對抗不了,最後亦會給逃脫,我唯有用手遮掩著穿了洞的褲子回去尋找他們,那時受傷的土人已經走了,事後聽Jacky 說通常歹人搶劫完後還會重重的打傷事主,今次事件只當破財擋災,逃過一刧罷!

後記:

在第二天早上,因受了點擦傷,去了醫院敷藥,注射了破傷風針,後來才知道那針筒只用火酒消毒,然後放回一殘舊鐵盒內,衛生與否便見仁見智!

去完醫院後便去警局報案,警員是印度藉,那時菲濟是菲濟人掌權,印度藉的警員沒有地位,只問了事發地點及經過,就叫我報保險,我問他找到賊匪的機會有多高,他說沒可能會找到,暗示我就算找到了也只會分贓而不會懲處,落後窮困,就是這般的無奈!

記於1989年4月21~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