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新西蘭點滴, 分享篇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發佈於2011年4月8日上午9:56
公開累積瀏覽 216

這是在互聯網下載


錢松喦作品之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我認識錢松喦作品始於1977年末,時閱金庸作品集之(書劍恩仇錄),在其插圖中赫然發現他的一篇作品(古塞駝鈴),然再參閱(射鵰英雄傳)時也有他另一作品(南湖曉霽),我想金庸作品集中的頭兩篇都選取此君作品,當非俗物 ,不其然便在我記憶中留下空間

誰知相隔30年,在一次Garage Sale 中竟給我找到另一幅他的作品(蒼山如海.殘陽如血)只付了很少的價錢便買到了,雖然不知是否贋品?不管如何,我像個尋寶人一樣的心情,沾沾自喜不在話下,而內心亦興奮了不知有多久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是出自毛澤東《憶秦娥.婁山關》那首詞中的一句激勵言詞,亦能讓婁山關這地方揚名海內外。

如今,手跡就刻在關口一側的大理石碑上,金箔貼字,耀眼輝煌:

西風烈, 長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馬蹄聲碎, 喇叭聲咽。
雄關漫道真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從頭越, 蒼山如海, 殘陽如血。


詞牌名稱出自李白,秦娥者,相傳為春秋時秦穆公的女兒,喜吹簫,結婚後與丈夫一道吹簫,引來鳳凰,便隨鳳而去,千年以後李白作《憶秦娥》:

蕭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 年年柳色, 霸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 漢家陵闕。


現擇錄錢松喦生平簡介:


  錢松喦 1899年9月——1985年9月,號芑廬主人。江蘇宜興人,著名畫家。他和傅抱石一起為創建“新金陵畫派”立下了汗馬功勞
  著名國畫家,江蘇省國畫院名譽院長。乳名松伢,上學後改名松岩,後改為松喦。出身于一個累代教書的清寒之家,自小酷愛學習,夜間還常點盞小油燈看書、習畫、作文至深夜不息。其父是清代秀才,擅長詩、書、畫,以教書為業。錢松喦8歲隨父入私塾讀書,兼學書畫及金石。
  1918年就讀于江蘇省立第三師範,該校教師胡汀鷺精詩、詞、書、畫 , 名震江南。錢松喦便隨師學畫,技藝日益提高。他一面博覽歷代名畫,廣交書畫朋友;一面刻意臨摹名畫。曾對一幅石溪真跡臨摹 3年,又臨摹唐寅、石濤等筆法,兼收宋、元、明、清各家之長,奠定了他的傳統繪畫基礎。後融會貫通,自成一格,學生時代已負盛名,曾創作《貫華閣圖》,得到了名畫家吳觀岱的賞識。 建國後,錢松喦工作積極,刻苦鑽研中國畫藝術。 
  1950年,他當選為無錫市第一屆文聯委員,1954年被選為無錫市人大代表和人民委員會委員。1957年,他從無錫師範調至江蘇國畫院任畫師,並定居南京。從此他的藝術創作進入了一個嶄新的發展時期。他滿懷著對社會主義祖國的熱愛,懷著對党的無限感激之情,深入生活,足跡遍及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用他的畫筆熱情謳歌祖國的壯麗河山、革命勝跡及社會主義建設的風貌。他對中國藝術事業的繼承發揚,推陳出新,作出了重要貢獻。1972年開始為中國駐聯合國大廈辦事處作大幅國畫《長城》。1973年創作《春滿石城》和《泰山頂上一青松》。1974年為廣州交易會工藝廳畫一大幅山水畫。1975年,當選為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乘興作畫《南京新貌》,並題詩 2首。在慶祝建國30周年期間,曾舉行大型個人畫展。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十指負傷,握筆困難,因之偶作指畫,別具神韻。錢松喦曾任第四、五、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江蘇省人大常務委員、中國文聯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和藝術顧問、江蘇美協名譽主席,1977年任江蘇國畫院院長,後任名譽院長。
  1983年,他在85歲高齡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實現他多年的宿願。特別令人感動的是他在1984年重病手術後,仍堅持創作,真正做到了生命不息,創作不止。他生前給江蘇省委寫信,把他的百余幅藝術珍品贈給無錫市人民,在他無錫市橋巷的舊居內建立“錢松喦藏畫室”。

這是在下購自Garage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