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戇男軼記之十三【桃花依舊笑春風】


網絡圖片
戇男軼記之十三【桃花依舊笑春風】

這次去見工我學乖了,知道自己是甚麼身份,攜帶的都是些適意、合度的裝束,心情亦因此輕鬆得多,只當是旅行而已。

去的地方是個小城市。

乘搭旅巴要六個多鐘頭車程,這另一個「戇豬豬」故事也就開始發生在這旅巴途中

早上八時確點開車,車內乘客不多,座位還佔不到一半,但在途中卻有不少乘客陸續登入,行車只一個多小時便差不多已客滿。這時,有兩個遲上車的人因找不到連號座次,其中一個便想我移向前排俾使他們能坐在一起,這對我來說當然沒有問題,反正我是單身跟誰對調都是一樣的。

之後在我身邊是個廿歲多的女生,紅紅臉龐,頭髮垂肩,樣貌很是秀麗可人。在剛移位時她很友善的向我微微點頭,並展露出許多人都做不到的禮貌嫣然,那笑靨、那優雅樣子,實在顯得很美!

途中,從窗口觀看車外物事,那畫般樣的田園景色,山巒湖泊,就如幅幅優美動人畫作,心境自然感到十分暢快開朗,但唯一不足處是我的外語能力,難以盡享司機在途中的講解。而在這段期間卻給我發現了一些物事,那是看到司機間會停車又或繞道去送遞一些信件、包裹之類物品,是要到那些獨處一隅偏遠的農莊民舍。

我就從這些新鮮物事中,便開始跟那個女生交談。原來旅巴司機除兼附導遊一職外,更要集郵差速遞於一身,心想那時的郵政竟可如此便利,更難得的是他們能如此刻苦耐勞!

然而,我那蹇足的英文,許多時要令對方明白實不容易,可是她卻不厭煩並很耐心地聽我講話,於是我們倆便說了許多許多的「畫語」?

車上,由於我個人的語文程度,若想和她好好交談,便得要用到另類的「手談」形式,這是用枝筆把表達的意思畫出來,再加上我認識的英文單字,就這樣的談談畫畫,時間就真的過得很快,而彼此間的溝通也算得上頭頭是道。她跟我說了很多她自己的事,她說是唸設計,讀美專的,以前在家或放長假時都會在家作畫,而今次回家是為了拿部份設計回校期考,並帶數張畫作參加校內的美術展。當她說到考試結束後便要離校,她表情有點兒緊張,好像有點迷惘,這時她不經意的突然握著我手,問我辦完事後可否探她,說是要幫她揀揀畫作。

這時心情有點兒變化,激動了,像這麼短時間的交往,我們就好像認識了很久,這真的嗎(我連溝通的語言能力都靠不上)?為何她這樣信任我?那時不知為了甚麼,我竟然有點心慌,我怕這樣下去會出現新的關係,始終我身份只是「過客」一名,我不想變成事實,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但不知怎解我還是拿了她住址並應承到她家一趟。

那份工見過了,仍和以前的許多次「黃了」。這段期間我租住一附設連餐廳的旅館,本來兩天已夠,但還是租多了一天,那是因我的猶豫,找與不找而被耽擱了,但最後我還是去了。

當她見到我時她很開心,我本想過去給她擁抱一下,但奈何我還沒放得下那份困惑,這一遲疑可能她也察覺得到,只是裝沒事兒仍拖著我到她工作室處。那裡有頗多畫作,我喜歡水彩畫,而她畫的多是油畫,人象素描也有一些。近在窗旁的畫架是空著的,她問我可否為她畫張像,這倒使我嚇了一跳,我沒學過畫,雖念書時也畫過不少,且多有貼堂之作,但真要為她畫像就知道不行,她也沒勉強,只說開開玩笑吧。但過了不久,她還是想我給她畫張素描,為免不令她失望,我只好用鉛筆在畫布上給她勾畫了輪廓,說以後著色便要靠她了。

在她家耽了一個下午,本想約她晚上出外吃飯,但始終都開不了口,於是無奈的也得說離去,臨行時她說待那畫畫好後會送給我,叫我有時間便多來找她。其實那時我感到前路不明,心中也沒底,知道很難確定可否和她見面,但我還是答應了。

回家後,今次果真找到份有工簽的工作,以後就一直忙著,想找她的心願也因不斷找藉口而丟淡了。至此過了一年多,那時因事要去某一地方,這次是自己駕車的,會經過她住的城市,因此在回程時經不起藏在心裡纏著很久的思緒,那遲來的承諾終於也得到實現!

待開門一看,陪伴在側的是她丈夫,這時我也知道甚麼叫做「不識時務」,只和她談了一會便說趕時間要走,臨行時她拿了那張畫給我,她笑說我把她年紀畫大了,她不喜歡!

這畫藏了三十多年,今天拿來看看,依稀還看到當年的情迷景像……

畫裡真真,桃花依舊笑春風!


後記:這篇日誌是雅虎時期寫的,而那幅畫作亦已在年多前不知丟到那裡,那不是很好嗎?一切都只藏在心裏,直到老人痴呆為止!

註:「桃花」音近「圖畫」,春風那個「春」字應為「蠢」之誤寫。
此篇取材自本人舊有日誌,重寫並輯録附於《戇男䡍記》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