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星期四

撞鬼你咩?


撞鬼你咩?

鬼佬嘅萬聖節又到,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去一去"老蘭"就會撞到好多好多妖魔鬼怪。不論係真鬼假鬼,衰鬼、冤鬼、嘩鬼、笑死鬼、醜死鬼、甚至攪乜鬼都有,所以不妨在那天同你身邊的人講,今晚你撞鬼,哈哈!相信唔使講都知道實被佢鬧死,都係個一句:「撞鬼你咩」!


諗起萬聖節,又剛好講到撞鬼,就很想寫篇關於鬼的故事,其實在上年時已經很想寫,只不過一直在拖,從去年 Halloween 到今年的盂蘭都因事忙而一一錯過。趁著今天得閒,終於能夠把二十多年前撞鬼的經歷寫出,相信也可以鬆一口氣了!

首先要敘述一下時間、背景、地點和人物,時間發生在 1983年嘅 4月,來新西蘭已經是第二次,我鍾意周圍去,更鍾意「尋找他鄉的路子」,所以當一有空時就揸車呢度去個度去。那陣子因私事要經常駕車往返 Wellington Gisbourne,從 82年尾到 83年的半年間,五百八十多公里一程的路段,都不知道來回的跑過多少遍。尤其是在之前一篇"新西蘭溫泉小記"中談述過,從 Gisbourne Napier 的二百公里路程是一段多麼難行的山路,可能年青記憶力好,行過的次數多了,就容易記得起一些道路,連要轉多少個彎才轉回大路的都能記得一清二楚,遑論是其它上坡或下坡路位置……這可否算是「野馬識途」呢?

在這裡順便介紹一下新西蘭的天氣,可能或會跟撞鬼事件牽上丁點兒關係。這裡的夏日與寒冬都只得兩個多月,而其餘時間的天氣都頗為寒涼,所以有人說這裡的氣候洽似美國的三藩市,一日兩季,早晚間如秋之寒涼,午間又似初夏酷熱中帶點涼快。至於秋冬季的日子裡,許多時候都霧氣深深,雲煙藹藹,若晨早在門前眺望山景,或在山野踏步,猶如登黃山的駕霧騰雲,也像處廬山而難見其真面目,煞是好看!

四月是這裡的深秋,晚上氣溫寒冷。今次與大姊同行,在回程時天已入黑,灰茫茫的天空,看不到月色,有霧。我們車行了個多小時,到了我説過的難行山徑,到了那要轉多少次彎都知道的山路;那原本只需轉三次大彎就可回到大路來的地方,今次卻好像沒完沒了,轉了一轉又一轉,彎彎的轉過不停,起初我還不以為意,還以為自己太倦糊塗了,想將車子停下稍作休息,但想到在這深秋夜晚,山深人渺,氣溫只有十來度之間,要"停車熄匙"將會是很危險的事,因此沒有停下而繼續前行,但前行的景物又似依稀的重現不斷。在不知轉了多少時候,赫然看到了一些詭異物事,看到一些如人形的白色身影,像西方漫話所繪畫的鬼魂一樣,身子穿起白袍而雙手彷彿向上張開,看不到雙腳但只見到袍尾飄揚。還有些怪誕之處,就是那些白影好有次序的一個跟一個,像小孩子橫過馬路,一排排的,似手拖手的在車前經過,撞也撞不開,衝也衡不散,就這樣飄飄盪盪的在我眼前,在檔風玻璃前出現。但不知為何?我心沒慌沒亂仍繼續駕駛,自己告訴自己這世界上是沒有鬼怪的,這些只不過是幻象,是空氣中的霧與車頭的燈光折射形成的「幢幢霧氣」。雖然這驚異過程只得數十秒鐘,但你可否知道?這一齣奇異事件在我的心裏,在我的腦子裏卻是一生一世。

過不多久,像霧散雲開的走出了「鬼迷路」,看到想見的路,不過愕運還未終止,之後接續還發生了兩次「被鬼迷」事件。

走出這個山頭後到了 Napier ,我姐問我有否看到了那些白影?原來她也一樣看到,只不過怕影響我駕車才沒有即時說出來。其後轉由她開車,行到還有兩三個鐘頭就到家的時候,再轉回由我去繼續駕駛,當然在這段時間內亦有停車作息過,所以應該不會太疲累,又行了兩個多小時,誰知道好地地的車子,不知怎樣突然間好像被甚麽力量推向路旁的山邊,轟的一聲,幸運地只是擦花了車身,車仍可以繼續行駛,心中不禁噓了一口氣!這時已離家不遠,還有半個多小時車程,好以為可以快點回家沖過熱水浴,再吃點東西就可以大覺瞓,誰知道倒楣事還未到此為止,命運往往是難以逆料,當車子將駛進家門時就感到有些不妥,下車一看,唉呀!才知道是爆呔。

真要爆番句"撞鬼你咩




以上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