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8日星期二

情尋飽 ……(六)忘年戀戀的甜品

 
 
 
 
 

情尋飽 ……(六)忘年戀戀的甜品

話要回說到七十年代。

那時候尖沙嘴有間頗負盛名的餐廳,中文名字土氣不說也罷,但她卻改了個很不俗的歌曲名稱,“La Bamba ”Restaurant ,雖則名字動聽,但始終是那個年代,restaurant 之後便也串連著一大堆字頭,cake shoppancake corner discotheque night club & bar Complex

除此之外,想亦最惹人注目的,是在店外貼示了聲稱可以做到 “one minute service”。亦即是說,客人坐下不到一分鐘便有待應來個招呼,又如落單叫了飲品,那送遞速度確也驚人,通常都可在一兩分鐘內到達。

其實要說的很多,為了不使其厭煩,我就只揀pankcake corner 說說。那時的我,認定西餐廳本是吃牛排的地方,至於甜品也僅限於甚麼甚麼忌廉蛋糕,又或是雪糕新地之類等等。所以當我第一次聽到,和見到這薄如布紗甜品時候,可想而知那印象是有多麼深刻!

這餐廳可算十分豪華,差不多全用上真皮疏化(座椅),嵌入的銅釘雖帶點俗氣,但閃閃亮的又似乎貴氣很多,然再在那厚厚綿綿地氈上行走,人的骨頭也像騷軟了的飄向另一個層次!

餐廳有三個入口,從尾門進來便是那pancake corners 地方,不怎麼大,位置就恰如在餐廳裏一角;看起來有點像日本的鐵板燒,一個“ L ”形的吧枱,食客可直接看到 pancake 的製作過程。

當年這甜品並不普及,一般而言,稱得上高級餐廳的基本沒一間懂得怎做,而剩下的就唯有那少數的幾間酒店。

然而,這老闆是從那裡學來這方面的食譜與製法?據知情人士說,他向外宣稱是旅歐途中得來,但實則卻是從隔不遠處的酒店重金收買了餅師,因而他視此配方如珍寶,並囑傳大內總管的妻舅只許在密室內包裝份量,所以那個甜品師都不過是製作工人而已。

在這裡要先打一個住,何解?因那時我只知有這樣的甜品,至於其它我便一無所知,直至到了1979……

那時我在旺角某職場任事,那裡的老闆本身是一名日本廚師,他收藏了許多飲食書藉,對我亦很信任,所以我可任意參看他的圖書。又因那時自身虛榮感作祟,不自量力偏喜好於繪畫雕刻……記得其中有本是記錄世界著名冰雕家作品,有幀像是叫奔行中的豹子,那冰刻功夫栩栩如生,精緻得猶如 Swarovski 水晶一樣的璨然奪目。與此同時,我亦看過些關於甜品的書,在無意間我找到了crepes ,圖片上顯示的便是我當年抄下來的份量製法。



之後我也是將它撂在一旁,又直至到了女兒三歲時候……

女兒保姆每年都會為她搞個生日會。而那次,我便拿出殘存於腦海裏的點滴記憶,做了頭一次的成品香蕉忌廉班㦸。


其實,我對此薄餅也認識不深,最為使我難忘的是一道叫美酒煮班㦸(Crepe Suzzette)甜品,聽說是法國有名的餐後甜食。雖然我未吃過,但卻有幸適逢在酒店內,觀看過部長在人客面前烹煮的過程。這正好,我亦想一併的在這裡說說。

首先預備兩至四塊的班㦸皮,將煮食車子推向客人面前,點火並燒燃青銅底不銹鋼鍋子,下牛油,稍熱便落橙青或檸檬青,略煮數秒便將君度橙酒加入,侍那酒氣升騰一會後便倒入鮮榨橙汁,及再煮至濃稠適中,最後將班㦸皮混在那淡淡酒香的汁液中微煮,直到橙汁滿滿的被吸取,那便算是完工了。而我亦有聽聞某些食肆為圖花巧,會在完成的甜品上面加些濃度較高的蘭姆酒,這便可燃起藍藍火焰侍客!

以上忘年戀戀的回憶並不會因火焰而結束。

反而又直至回說到紐西蘭了。

回紐後時間比較多,做這款美食也多了,只是吃得多大家都感到有點厭。

這是一年前的事,因牛油果大造,我忽然心血來潮,便想用牛油果來做個 pancake 𦉘

以下是2015129號我在 G+上發表過的帖文:

 
 
 
 
 

Mashed Avocado mixing with a lightly pancakes batter.

牛油果薄𦉘

早前我曾說過吃不得牛油果,若吃多了會立刻見功的肚子痛……

那次買了四個,吃了一個,兩個做了鬆餅和蛋糕,唉……剩下那個都不知怎打發?


我突然忽發奇想,用牛油果壓出果漿,用做 pancakes 的方法試試,想看看行不行?

哈哈……雖然不太理想,但總算成功了。那口感真像啖著牛油果,而且入口也會溶化在舌尖上呢!


Pancakes batter
份量
9 oz.        flour
1  oz.       castor sugar
1/2 tsp.    salt
2. oz.       butter
17 oz.      milk
3              eggs
1  tsp.      Vanilla ess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