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9日星期四

干邑岩鹽乾醃鹹蛋


 
 

干邑岩鹽乾醃鹹蛋

見人post 鹹蛋,而我啲鹹蛋咁啱又出生咗幾日,BB咁得意,做老竇就梗係要帶出嚟俾大家睇下啦……
但唔知點解個蛋黃咁奀,雖然係咁,但第一胎(隻)就係孖,又真係唔少嘢,係雙胞(黃)(冇影到)嚟㗎!

PS:我諗大家看圖片都知點做,唯一要講的係,呢啲蛋我醃咗四十日。
至於鹽,係粉紅色的岩鹽,初時我真想過都唔知得唔得?因嗰時屋企又冇晒啲白鹽呀!


2018年8月3日星期五

慢烤燒排骨




 慢烤燒排骨

今次這個排骨做得不錯,入味,夠腍,只是肉質仍覺得有點實。

所以,我已想好了怎樣改良的方法!

不再細說那些醃料,來去都不礙乎又是叉燒醬、生抽、老抽、蠔油、紹酒、南乳、糖、鹽、胡椒粉及水等等,但這次我卻別出心裁,加了一茶匙辣黃豆醬和少量的生粉……

再,我很少燒排骨,原因大家可能已猜到罷,就是這裏的排骨很「惜肉如金」,是活生生的骨感美媚(味)呀!

烤法:
預熱焗爐200度,置排骨於燒架上,架下放焗盤以避免汁液油污弄穢內壁,而盤內亦要注水。
先焗20∼30分鐘,然後轉120∼130度兩個小時(視乎排骨厚薄大小),期間若盤內水份乾涸便要加水,這是為了保持排骨的濕度性,然後再將爐溫升至180度20分鐘,拿出排骨,抹上稀釋了的麥芽糖,再用面火烤,直至兩面色澤亮麗則可!

PS:烤焗期間, 看情況而定,排骨最少要翻轉兩次。
下次我將會嘗試想好的水燜烤焗法,藉此,希望能取得更好的口感!



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

米糠油聯想

米糠油聯想

三公升的那罐昨天超市做大特價,真想不到只十塊紐元,OMG!

一款是泰國做,而另一款話係紐西蘭公司 own 但馬來西亞入樽,如果俾你揀,你會揀邊隻?

題外又題外的話……

以前,每每說到「糟糠之妻」,很多人都會想起「負心」這個言詞。其實,計我話是古人稱讚妻子的敬語。

漢語辭典中對“糟粨”的解釋是這麼說的,酒糟、豆渣之類的東西,是比喻粗劣和沒有價值。

棄其糟粕,取其精華,亦即是說善用廚餘,懂得珍惜。因此,連米糠都可榨出油,那便足證我上面的說法沒錯!

所以,稱妻子為賢內助,賢妻、內子、太座、拙荊、男人背後的等等都是貼心話。

但是,做丈夫又怕別人說肉麻,總難訴諸於口去直接稱讚太太就是那麼全能智慧賢淑(簡稱全智賢),原因?其內心是真不想遇到善喜金(金喜善)的女人……

由此,男人別要做李敏鎬(你咪搞)了,也就沒必要留下「糟粨」∼「太揚」的後裔!

註:
鎬,有“浩”與“稿”兩種讀法。

2018年7月20日星期五

戇男軼記之三十一【菲濟行之會餐】


戇男軼記之三十一【菲濟行之會餐

在菲濟旅行期間,認識一印度人,家境尚算小康,是做本土貿易,說穿了不外乎是駕部客貨車,帶備糧油雜貨、生活必需品等等,到各偏遠村落兜售叫賣,一去便多天,是個名副其實的流動小販。生意也一般,但卻可賺取別人尊重的生活。

他這天特別為我餞別,請我和留在當地的老表到他家作客,吃吃他們的住家菜。於是,買了瓶葡萄酒後我們便搭乘計程車前去。

他住的是一幢小平房,西方格局,屋外環境雅緻,是個頗不錯的地方。

剛踏進他家便覺屋內很是昏暗,只亮了盞小汽燈,就進餐時才把它移近少許,而汽燈發放出的氣味,好處是可驅趕蚊蠅。這次會餐雖說是印度菜,但卻沒有驚喜,是很平淡的一餐,有切了細粒的青瓜和蕃茄、炸得很香且脆的連殼蝦仔,一鍋只在骨縫裏才找到點肉的咖哩羊,數片Roti 酥油餅,及一大盆白米飯,就這麼多了!

我雖形容得有點刻薄,但這卻是事實,試讓想一想,一個這樣貧窮的國家,人民只賺取五六十菲元一個禮拜,能如此招待偶爾相識的外客,應屬難能可貴了,而我亦很深感榮幸。

菜餚擺放在一矮腳几上,我們三人坐地,而他家人則避席屋內。後來才知有些印度傳統,妻兒客人不同食是一種禮貌。所以,我亦不客氣的準備大快朵腹。

大家面前都放一塊蕉葉,這是用來盛食物的,沒見有任何餐具,但見主人家手搓揑著飯,添點咖哩汁,放上些青瓜、蕃茄和蝦乾,然後用酥油餅把所有餡料包住吃,很不錯啊,就似在吃Wrap

然而在進食不久,我腦子裏就突然想起了些疙瘩事,隨即就有種反胃感覺。我知這樣想法是很不該亦很不禮貌,但我卻實在控制不了思想上發酵,在忍無可忍之下便連忙跑出屋外,跟住便嘔吐聲大作!

箇中原因,是看到那印度人手揑食物當時,而我思維卻衝著印度人傳統習慣。

可明白我在說些甚麼嗎?那就是印度人傳統右手拿食物,而左手作的事想亦不須細說了罷!雖是聽來的,但心中仍不免有些突兀。

因在當其時,燈火亮到他雙手,我看到他手心的肌膚,紋裡坑縫中啡白相間,與之那食物顏色、恊調、很有種強烈對比,就這便使我想起了那回事來

由於此想法不斷在腦袋中縈繞,至令我做出那舉止失態動作,也幸好當時沒人知我這樣想,否則便很無地自容。在這裡我先自行招認出來,冀望大家明白,我不是看不起他們,只是思想上戰勝了理智,慚愧!

記於1989 年五月中 Nadi

PS: 這是參考之前的一篇日誌來重寫的

2018年6月29日星期五

燒牛肋骨

有吋多厚的肉,少少粉紅,血水不多,太好味了!

配白米飯,兩個人吃還剩了一塊呢!

烤佛手瓜

牛肋骨重1.2 公斤,特價NZ$17.99/kg。





燒牛肋骨

昨天同太太行超市,見到包很不錯的牛肋骨。以往,我不買這種牛肋骨,因為用相同價錢便可買到幾塊大大的肉眼牛扒,況且這貨還是有骨!

再說,很多肉類我都燒過,但唯獨這一款就未試過,所以在買之前都有點心大心細怕衰給老婆「驚喜」。

為此我沿用以往做法,並即時閉關冥想一些特別醃料,如此便三扒兩撥的搞定了!

牛肋骨在烤焗期間
我在房裏都聞到好香,香到簡直有點頂不順,似乎甚麼香水都不及這種香味?哈哈,是我餓嗎?或還是我有調弄香水天份?亦也許我懂得怎樣「偷香竊肉」!

PS:都說這是我頭一次,那麼醃料份量大多都是憑直覺斷估,是沒有確切數字的!


醃料:
鹽兩三茶匙與糖一湯匙就一定有,其它的
紅酒半杯,檸檬汁半個,皮削薄片留用同醃。
喼汁、生抽、蠔油,(感到味道不夠濃厚,磨豉醬和南乳是臨尾突然加進去的)全部都各一湯羹。
小茴、豆蔻、黑白胡椒、莞茜粉、芥末各兩茶匙,蒜片三粒。
一大羮蜜糖是留待完成前塗在牛肉上燒面用。

做法:
牛肋骨約一點二公斤,底面各用刀打横間隔輕切幾下,將汁料均勻搽擦全肉,抹上橄欖油,醃兩三小時便可入預熱二百度的爐子,燒三十分鐘,轉一百五十度燒四十分鐘,期間將肉反一反,之後也要反多一次(有骨的向下),後再調高爐溫至二百度,十分鐘。將肉取出並搽上蜜糖,開面火烤,約一兩分鐘便可出爐,跟手用錫紙蓋封,靜息十分鐘,拿出,切厚條便可上桌。

備註:因各人爐火不同,以上之時間只作參考性質,敬希垂注!